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176,“祁穆琛,你干嘛?!”
    干嘛还要还要用一副很阴沉,很阴郁的眼光看着她,就好像真正做错事的人其实是她。

    他的这种行为,很明显就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他明明已经有了颖蓉,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她追击不放?难道所有的男人都这样?可以把性与爱如此清楚明白的分开。

    她无非是他床上的玩物,而颖蓉才是他想要温柔守护,真心对待的人。

    黎沫等心跳稍稍缓和了之后,准备到门边,偷听一下外面的动静。

    结果,她才刚猫着腰,准备去门边看看,洗手间的门就这样毫无预兆的被人打开了——

    她偷摸又鬼祟的小动作,被推门的祁穆琛撞个正着。

    “啊——”,做了这么丢脸的举动还被人当场抓包,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尖叫,转身就想跑进小隔间。

    这男人,怎么可以乱开女洗手间的门呢?太猥琐了。

    祁穆琛幽深的眸,危险的眯了眯。几乎只是一瞬间,他就快速的上前,从身后把黎沫拦腰一抱,给压在了冰冷的墙面上。

    黎沫真的吓坏了,尤其是这样背抵着祁穆琛,让她连一丝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她只能侧过头,看着高出她一个脑袋的男人,着急道,“祁穆琛,你先放开我。”

    男人的身形与她紧密无间的相贴着,他身上烫铁一般的热度,熨烫着她,充满着极致的危险。

    祁穆琛深凝着女孩像蝶翅般扑闪的睫羽,沉声道,“看来黎小姐的腿变长了。想躲着我,嗯?”

    看见他就跑,还偷摸的躲进洗手间里。这女人,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

    “没有,你先放开我。”黎沫害怕有人突然进来,要是她和祁穆琛的关系被人看了去,那可就糟了。

    黎沫挣了挣反剪在身后的胳膊。她不敢太大声,只能刻意的压低嗓音道,“你误会我了,我只是单纯来上洗手间的。”

    “呵。”男人低冷地笑了一声,危险的眸眯了眯眼。

    这女人,现在连撒谎都不带眨一下眼睛。真是好样的。

    祁穆琛向来不喜欢失控的感觉。偏偏,黎沫就像他人生中的唯一一枚不可控炸弹。

    他不知道她究竟什么时候会爆炸。

    她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底线和权威。把他平寂、死灰一样的人生搞得天翻地覆,战火连连。

    这种无法掌控,甚至一次次脱离既定人生轨迹的感觉,令祁穆琛极其的不喜欢。

    似是为了夺回这场博弈的主导,男人有些气闷的低下头,含住女孩柔嫩的耳垂,放在濡一湿的口一腔里磨了磨。

    黎沫立马就僵直了身子。清澈的眼眸微微放大,带着湿朦朦的雾气,“祁穆琛,你干嘛?!”

    “我干嘛。”男人低沉沉的冷笑了一下,悠悠的反问道,“你觉得呢——”

    那尾音,说不出的低沉、性感,引人无限的遐想。

    黎沫都快哭了。她一直知道祁穆琛虽然面上清冷,但私底下其实并不是一个禁一欲的人。

    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时是怎样,她不太清楚。

    ★

    ★

    ★

    ★

    奋力求票票~

    当日票票满150就奋力,马不停蹄的努力加更呀。

    肥猪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