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180,黎沫的心脏被捏起
    男性的大掌箍住她的细腰,有力地支撑住她的身体。

    有谁能够想到,在门板背后,正如火如荼的上演着成年人纵一情一声一色的缠一吻。

    门外的人还没有离开,哒哒的高跟鞋声仍然轻微扣击在地面上。这让黎沫极其没有安全感。

    好像所有的感官都在无限放大,变得清晰,她竟然颤一抖到兴奋,却又害怕到颤一栗。矛盾得很。

    黎沫很生涩,身体软到受不住。她像猫一样发抖害怕着,睁圆着眼睛。

    要是真的被人发现了,她以后该怎么办?别人又会怎么看她?

    哒哒哒——

    高跟鞋的声音仍然在靠近着。

    黎沫的心脏被捏起,感觉自己最不堪的一面立马就要被人发现了。

    颖蓉的心里浮起极为怪异的不安感,空气中残存的暧一昧味道让她很不安的蹙起了眉头……

    那味道里,带着只有祁穆琛身上才有的幽冷香味。她呆在他身边那么久,不可能认不出来的。

    颖蓉带着有些试探的声音,唤了一声,“穆琛,是你吗?”

    说完,她敲了敲门面。

    黎沫浑身是汗,粉嫩的唇瓣都被吻肿了,带着水泽光亮。

    祁穆琛的眼神很浓郁,盯着女孩娇小的脸,忍不住一下又一下,细碎地啄吻着她,缠一缠一绵绵……

    黎沫的两片唇瓣都是抖的,她时不时想要溢出嘤一咛,那种过分羞一耻的声音。

    “嗯~”,男人突然吻住她的耳垂,使坏的磨了一下。

    黎沫几乎是不受控制,溢出一声娇一软。可是很快,男人又覆上她的嫩唇,吞没了她所有的吟。

    颖蓉的心愈发的下坠,瞳孔都紧缩了起来,真的有人在洗手间里缠一绵!

    她的面上闪过一丝鄙夷。随即又摇了摇头,安慰自己道,怎么可能是祁穆琛的味道?一定是她闻错了。

    祁穆琛那么清冷禁一欲,不把任何美色放进眼里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委身在一个小小的隔间里,做出那样苟一且不堪的事情?

    一定是她出现了幻觉。

    颖蓉失去了探究门后究竟藏着谁的好奇心。她有些厌恶的再看了门板一眼,这才踩着高跟鞋,走了出去。

    直到洗手间的门终于被关上,黎沫才松下一口气。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小没用的东西,有这么害怕?嗯?”男人含一着女孩的耳垂,低低的嘲笑着她。

    她连握着他的那儿,狂扇他脆弱的男性一部位十几下的混账事都做得出。还会怕这种事?

    真不懂她的脑回路究竟怎么长。

    她的心思,好像总是跟别的女人不一样。

    至少在情一事方面,她从来都不会像那些妄图勾引他的女人一样,花尽心思,绞尽脑汁的想要取一悦他。

    在某些方面,她真的是木讷的半死。

    “……”,黎沫很没好气的瞪了祁穆琛一眼。

    她软的不像话,所有羞一耻的感觉全都拜他所赐。

    这个全世界脸皮最厚的臭男人,节一操都掉到地上了。当然一丁点的羞愧之意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