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216祁穆琛把面具摘了
    祁穆琛点了点头,再次拿出手机。

    打开荧幕,却没有一条未读短信。他好不容易平静的心,又不小心塌陷了一块,变得无限虚空,躁郁起来。

    他看过黎沫和言柒熙发短信的模样。黎沫几乎是秒回。

    可是,现在已经很多秒过去了。她还是没有回他短信。

    是不想理他,还是他的短信可有可无,不像言柒熙那么重要。

    有了这么一个想法,祁穆琛温淡的眉眼又显得阴翳起来。

    他把手机收回口袋里,直接把咖啡放到矮几上,“我走了。你早点休息。”

    说完,也没再看颖蓉一眼,就大步走出了房间。

    “……”,颖蓉甚至来不及说一句话,房门就被彻底的关上。

    她微微皱起眉头,看着矮几上只喝过一口的玛奇朵。

    他最爱的玛奇朵都还没喝完,就这样……走了。连带着所有温情,关心的氛围,也一并消失殆尽。

    ★★★★

    祁穆琛走出门外,屋外突然划过一道闪电。

    接着,是春雷滚动了一声,在漆黑的夜色里炸裂开。毫无预兆的春雨,就这样倾盆将至了。

    春天,雨水一直都是充沛的。但像今天这般,下的如此狂肆,是今年的头一遭。

    祁穆琛的眉心颦蹙了一下,随即拿出手机,拨下黎沫的号码。

    电话那头已经处于关机的状态。温和有礼的男声提示着即将转入语音留言。

    祁穆琛又下了楼,来到黎沫所在的房间。房间里黑漆漆的,洁白的床单上,只有那只穿着黑色燕尾服的小狐狸玩偶摆放在那里,显得孤孤单的样子。

    祁穆琛的脑海里划过今天下午看到森林深处的那一抹纯白衣袂,心沉了沉。

    他凝紧目光,二话不说的拉开门,又奔了出去。

    ★★★★

    外面的雨势很大,祁穆琛一头扎进雨里的时候,立马就被浇透了。

    白衬衣贴着他刚鸷的肌肤,隐约露出纹理分明的线条。

    当下,他觉得自己戴着的面具十分碍事。雨帘一直划过他的眼睛,让他看不清前方的路。

    他把面具摘下,胡乱放进口袋里。

    疯狂的雨水交织着,砸下来的雨滴很是生猛,带着沁凉的寒意。

    祁穆琛也顾不了那么多,只是朝着前方走去。

    出来之前,他已经下令,派了人手过来,一块搜山找人。自己走的匆忙,也没带什么装备,只是随手拿了一只应急手电筒。

    雨夜里,那一束光芒显得很微弱,就像即将要被大雨给吞没了似得。

    祁穆琛拿着手电筒四处晃着。皮鞋踏过杂草,他朝着森林深处走去……

    “黎沫——”

    “黎沫——”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底里有很强烈的预感,下午看见的那一抹白色的身影,就是某个不听话的蠢女人。

    走到越深处,那种不安的感觉,就越是强烈。

    祁穆琛一向不辨喜怒的眉眼,此刻也显出阴翳。

    这个森林看起来没什么危险,却存在山体滑坡的现象。

    祁穆琛行走的过程中,不时有泥土,石头滑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