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4章 板寸头,狭长的眼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几轮下来,孙奇的额上渗出冷汗。

    今晚赢的所有筹码在一点一点减少,被荷官拨至黎沫面前。

    他不懂为什么好运气在遇上眼前女人以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直到——

    所剩无几的筹码全归黎沫所有,孙奇从容不迫的脸色消失的荡然无存。

    黎沫双手交叠的撑着下颌,露出妩媚风情的笑,“先生,还要赌么?”

    她太了解孙奇的性格——

    此刻他已经被失败彻底的冲昏头脑。

    “赌!”孙奇面色扭曲,眼神盯着不再属于他的筹码,心痛难忍。

    “可是,你拿什么跟我赌?”黎沫漫不经心的微笑,眼神里露出赤果的轻蔑。

    “你可以先借我几个筹码……”

    黎沫却摇摇头,“筹码我不会借你。除非拿你的人,跟我赌。”

    众人哗然。难道这个风情妖娆的女人看上了这个年过半百的中年大叔?

    孙奇也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黎沫。

    黎沫在心里不屑的冷嗤,这个猥一琐自恋的老男人。

    她淡声道,“输一次,脱一件,敢赌么?”

    “那你呢?你如何保证自己不会输?”孙奇总觉得这个女人赢得过分诡谲。她握牌的姿势明明生疏不已,究竟是从何而来的自信?

    黎沫耸了耸肩,“我有这么多筹码,不着急。”

    “好!”孙奇重重的咬牙,“就赌脱衣服!”

    结果,几轮下来——

    他已经输的只剩下一条内裤。

    黎沫撑着脸微笑,“先生,你还赌么?再赌下去恐怕今晚要光着屁|股离开这儿了。”

    孙奇刚想说继续赌,就听到黎沫继续道,“当然了,最后一局我们也可以有其他玩法。”

    “什么玩法?”孙奇凶狠看着她。

    “我突然不怎么想要你的那条内一裤了,毕竟,你要是真的脱下来,恐怕你的那里也不怎么好看,会吓到大家的。”黎沫不管男人突然阴鸷下来的脸色,淡声道,“你可以拿你的家产跟我玩,而我的堵住就是今晚所有的筹码。”

    “你到底是谁?”孙奇目眦欲裂的看着她。

    如果,她不认得他,为何他总觉得她是专门针对他的有备而来?

    如果,她认得他,她又是谁?!

    “很抱歉,我并不认识你。我只是觉得,这样玩牌可能会更加有意思一点。”黎沫微笑道。

    “好,我跟你赌——”

    “等等。”一道清淡冷冽的男音倏然响起,打破了牌桌上火热紧绷的气氛。

    高大欣长的男人,宛若俊美的阿修罗,带着与生俱来的邪,自人群后走出。

    男人穿着绛蓝色的军官制服,肩章是鲜艳的红,上面的六芒星是用金线刺绣而成,彰显着他与生俱来的尊贵,与不凡的地位。

    男人的胸前缠绕着蔷薇花图腾的巴洛特锁链,戴着白手套的双手自然垂立,显得笔挺而英气。

    板寸头,狭长的眼。

    哪怕戴着邪恶的海盗面具,也依然能够认出他是谁。

    黎沫蹙起眉头,冷眼看着他。

    曾郁,他为什么会来。

    孙奇显然也认出了面具下的人是谁。一时间,他感到战战兢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