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4章 恐怕,曾郁是她的劫难。一辈子都无法逃开的结。
    外套上残存的味道让她的脑海里浮现出男人英俊刚鸷的脸。

    板寸头,狭长的眼。深邃的五官刀凿着凌厉的线条,全身都透着一股尊贵凛然的气息。

    不得不说,这些年来,雅诗看过的好看的男人很多。她的每一个哥哥都英俊不凡。但是,宛如天神一般,拯救她于水火之中的男人,却像踏着祥云而来,浑身都散发着迷人的光辉。

    让她这辈子都无法忘怀。

    雅诗想起男人坚硬却令人心安的怀抱,以及菲薄的令人心动的薄唇。

    她能够感知到,自己的心脏,因为这个男人的出现而逐渐加快了起来。

    那个英俊而又好看的男人,究竟叫什么名字呢?雅诗忍不住想。

    也只是分开了一两个小时而已,可她却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想念了。

    雅诗轻轻的吸了一口气。看着镜子里氤氲着一抹粉色的自己。

    她宛若珍宝一般,郑重捧着手里的西装。她要把衣服清理干净。等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她要郑重的向他道谢,并且好好的询问他的名字。

    然后,向他解释,她之所以会忍不住亲吻他的原因。

    雅诗已经把下一次见面的一连串活动都想了过去。她没有意识到的是,她此刻的行为已经是对一个男人,彻底的沦陷了。

    恐怕,曾郁是她的劫难。一辈子都无法逃开的结。

    -

    第二天。雅诗和祁穆琛相携着,一块从卧房里出来。

    虽然祁穆琛面上的神色极其冷淡,但,落在波蒂尔眼里,却透着另一番意思。

    两个人,终于圆房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的关系也算是确定了。

    看来,他们俩的婚礼也应该尽快提上日程了。

    雅诗挽着祁穆琛的手,用气音说,“喂,祁穆琛。为什么大清早要我陪你演这一出。”

    先是粗鲁的把她从沙发上拉起不说,还用某些过分情一色的工具(不是用手)在她的锁骨、颈项处,制造出类似吻痕咬痕的东西。

    雅诗痛的嗷嗷直叫,祁穆琛却仍然不置一词的在她的身上施虐。

    他甚至把床铺弄得一团糟,还从抽屉里拿出一只装着红色试剂的试管,把液体倾倒在洁白的鹅绒被上。

    雅诗好奇的问他为什么要把自己的被子弄脏,祁穆琛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说她这么蠢,怎么不去死。

    雅诗大清早的就被祁穆琛的毒舌给气到了。

    她有些不满的继续道,“你什么都不说,却要我一味配合。你知不知道我也是有脾气的,你再这样,我就把你的阴谋诡计都告诉奶妈。”

    男人的唇角,勾勒出极为温柔的弧度。他的眸色极深,好像十分深情又有点无奈的转头看着身旁女人。

    他停下脚步,替她整了整衣领,故意让“吻痕”更加赤一裸的暴露在众人眼中。

    祁穆琛低下头,说,“如果你真的想嫁给我,你随时都可以向那个老女人坦白。我不拦着你。”

    雅诗瞳孔缩了一下。

    是啊。她当初之所以会答应祁穆琛,是因为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她不要嫁给祁穆琛。如果,她真的嫁给他的话,她恐怕一辈子都会彻底毁掉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