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6章 他像极尽不安的少年
    ..,

    黎沫再一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

    她缓缓的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却有些熟悉的房间里。

    她的右手有点酸疼。挣了挣,发现曾郁趴在床边,右手被他紧紧的攥在手心里。

    看起来,他并没有休息的很好的样子。也有可能一整个晚上都没睡,白皙英俊的脸上透着一抹淡淡的疲惫。

    黎沫微愣,这个时候才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

    想到祁穆琛隔着车窗远远看着她的样子,她眸孔里的伤痛缓缓的浮现出来。

    还是很难过。她以为昨晚只是一场梦境,梦醒来以后,她虽然和祁穆琛冷战,但他从未想过杀她。

    可,她肩膀上的疼痛都在告诉她,昨晚的一切,不是梦。是真的。

    祁穆琛真的下令,开枪准备打死她。

    原来,她的命在他的眼里真的不值得一提。原来,他根本就没有他所说的那般,在乎她。

    “黎沫!”

    身旁的人突然低呼了一声。他似乎梦见不好的事情,整个人哪怕是在睡梦中,也呈现出不安的焦虑。

    黎沫试图摇醒他,却被男人攥着,越来越紧……

    “唰”的一声,曾郁蓦然睁开眸孔。他的黑瞳深处仍然残留着惊魂未定的不安神色。

    曾郁眉宇颦蹙着,似乎经历了一场可怖的梦境。他的视线涣散,许久之后才聚焦。

    看到黎沫就在他的面前,他突然伸出手,直接把人紧紧的搂进怀里。他说,“太好了,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

    他像极尽不安的少年,把下巴磕在黎沫的颈项位置。他的嗓音甚至带着明显的哽咽,他说,“我刚才以为你出了事。可我却没办法救你……”

    一瞬间,黎沫的心脏像被人抓揉着,缓缓的溢出一抹酸涩的疼。她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

    “但是你看,我现在已经没事了。所以别担心我了,嗯?”

    曾郁定定的看着她。似乎在确认,眼前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安然无恙。看到她除了脸色苍白了一点,样子却很精神,曾郁这才放松下来。

    他轻轻的松开她,用手背探了一下她的额头。他缓缓的松一口气,看起来她的体温恢复正常了。

    曾郁说,“你一定饿了,我去给你煮饭。”

    黎沫摇了摇头,“我现在不饿。你能够陪我坐一会儿吗?”

    “当然。”

    曾郁竖起枕头,让黎沫靠坐着。黎沫安静的打量了一圈四周,觉得房间的装修风格有些熟悉。可是她又不太记得在哪里见过。

    曾郁顺着她的目光,轻声解释道,“这里是我在郊区的一栋别墅。在山间,很隐秘。一般人不会找到这里。”

    曾郁又接着补充道,“这里之前没有人住过。你是第一个住进这间房里的。”

    他说这句话的原因,是想隐晦的告诉她,就连孙云溪都不可以住进这个房间,只有她才可以。

    但是他转念一想,又怕自己的暗示不够明显。于是他有些着急的补充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