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7章 疯狂炙热的连自己都感到害怕
    ..,

    但是他转念一想,又怕自己的暗示不够明显。于是他有些着急的补充道,“这个房间不是随随便便的人都可以住进来的。我不太喜欢别人进我的家,甚至就连溪儿,我都没有邀请她来过。”

    黎沫的嘴角一抽,突然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曾郁的这个问题。她说,“那我能够得到你的许可,睡在这个房间,真的是莫大的荣幸了。”

    “嗯。”男人低低的应了一声。很莫名的,他的两只耳朵突然漫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翼。密长的睫毛也扑闪的厉害,看起来有些不太自在的样子。

    黎沫并不懂男人此刻正在害羞。或者说,比起曾郁的小心思,她的心里其实更加在意另一个人。

    虽然那个人差一点就要杀了她。可她还是情不自禁的,想要知道关于他的消息。

    黎沫说,“现在外面怎么样了?”

    “形势并不是很明朗。祁穆琛让人封锁了所有的出入口,盘查的很厉害。他似乎下定决心了,一定要找到你。但是你放心,这里很安全,他不可能会找到这里。”

    曾郁摸了摸黎沫的脑袋,说,“我会保护你,一定不会让你有事。这一段时间,你就安心待在这里养伤。等伤好了,风头过了以后,我再带你出国,我们永远的离开这里。”

    黎沫愣了一下。她抬起头,神色显得有些怔忪。她说,“离开这儿吗?”

    可是,她从未想过离开。哪怕祁穆琛现在准备杀了她,她也没想过离开。

    可能是她骨子里的骄傲让她没有办法做出逃跑的事情。她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也没有对不起祁穆琛,她为什么要心虚的逃跑?

    而且,就算要离开,该走的人也应该是他,而非她。

    曾郁说,“是,离开这儿。去一个再也没有祁穆琛的地方。还是说,你舍不得?”

    是很舍不得。可是再怎么舍不得,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也不得不结束。黎沫说,“让我想一想吧,我还没有想到这么远的事情。”

    曾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伸手揉了揉黎沫的脑袋。他说,“继续留在a市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往后的日子,恐怕会过的很辛苦。祁穆琛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你。”

    黎沫的脸上划过淡淡的迷惘。她轻声道,“你能告诉我,祁穆琛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是我真的妨碍到他了吗?”

    他都已经准备结婚了,可他却仍旧不准备放过她。她都已经准备逃得远远的了,可他却仍旧想要杀了她。这究竟,是为什么?

    这个问题,就算在昏睡中她也想了无数遍。可是每一遍,她都想不明白问题的答案。

    她不懂,就算做不到分手后还能是朋友,但至少,也应该好聚好散。

    站在情敌的立场,曾郁一点都不想替祁穆琛说话。可站在男人的角度,他又有些明白祁穆琛之所以死死不放手的原因。

    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呢?深陷于一段感情,疯狂炙热的连自己都感到害怕。恐怕,祁穆琛跟他有着一样的原因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