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2章 “就这么着急的想要和我摆脱关系?”
    ..,

    ,

    她说的轻而易举,就好像真的下定了决心要和他一拍两散了似的。

    祁穆琛想起了不久之前,黎沫让人送到公司的钥匙,和她单方面的解约书。

    她的解约书写的很简单。一张a4纸大小的文件,只写着一句话——

    下面还附上黎沫的亲笔签名。

    她的字体很秀气,可是不难猜想出,她握着钢笔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一定透着迫不及待和一抹决绝。

    似乎知道了她和曾郁的关系以后,她的行为就开始变得不受掌控。她肆意妄为的和别的男人待在一块,是觉得他已经开始碍事了么?所以才会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和他撇清关系。

    现在,就连生病的时候都不忘提醒他,他们之间再也没有关系了。

    祁穆琛虽然觉得对一个生病的女人生气显得很没有风度。但是,骨子里透出的占有欲已经让他顾忌不了太多的东西了。

    他眉眼之间的温柔,在一瞬之间,悉数褪去。眸孔里矜凉的寒意都昭显着他有多么生气。

    黎沫看着这一张生动好看的脸。他的确长得很漂亮,也很英俊。雪一般白皙细腻的肌肤,就连女人都要黯淡失色的容颜。祁穆琛的男色,的确很有迷惑人心的资本。

    也正是这一张漂亮精致的皮囊,才会让黎沫忽略了一个事实——

    他是食物链最顶端的掌控者。他要操控起一个人来的时候,简直是轻而易举。而卑微弱小如她,又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就逃离他的掌控。

    可能是他真的披着温柔面皮太久的时间了,才会让黎沫忽略了他一直都是残酷的这个事实。

    祁穆琛眸孔里的暗沉,阴寒的不见深度。

    他说,“就这么着急的想要和我摆脱关系?”

    黎沫虽然有些害怕祁穆琛此刻的样子,但仍然坚持的道,“是。”

    “为什么?难道我满足不了你?”

    黎沫,“…………”

    他说的没有满足,是指床上的那一方面???

    黎沫有些气闷的想,按照他在床上的凶狠程度,明明就是她一直都满足不了他!

    他……他太索一求无度了。在这个方面上,她的确招架不住他。他们之间的确存在不和谐。

    黎沫撇过头,轻声道,“并不是满不满足的问题。而是,我们之间从来都不适合。祁穆琛,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们各不相关,我也永远不会纠缠于你,这样难道不好么?”

    “不好。”男人站在一片阴沉的暗影里,浑身都透着难以克制的戾气。

    黎沫的每一句话,都在严重挑战着的他的底线。

    说什么各不相关,她都已经夺走他的身心了,她凭什么跟他一刀两断?把他吃抹干净了,就毫不犹豫的想要落跑,这个冷血又冷酷无情的女人。

    黎沫还想说些什么,祁穆琛却冷冷的打断她。他说,“够了。我不想再听你说这些。刚才的那些话,我就当做没听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