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2章 带着一缕哭腔的声音让男人的眼眸微醺
    ,!

    他问过她,她始终对此缄默。

    黎沫的睫毛颤了一下,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觉得这十年自己一事无成,有些凄惨而已。”

    她不会告诉他,孙云溪都对她做了什么。她不想要他对此增加负罪感。

    毕竟,她被孙家人诬陷又送走,从来都不是他造成的。

    “………………”,曾郁阖了阖眼,有些悲伤难过的笑了起来。连这十年究竟发生了什么都不愿告诉他么?没关系。他有手有脚,他自己会查。

    到了这一刻,他仍然抱着侥幸的心理。也许,当他查出真相,知道她口中所谓的**究竟是什么,她就会真的原谅他,重新回到他身边。

    心里的缠缠绕绕,终究是一条绵长的伤口。无法言说,无法开口。

    两个人,相隔着摄像头,彼此沉默着。

    也许,他们都明白再也回不到过去。所以,他们都不愿意轻易的开口,打破这样的僵局。

    黎沫原本打这个电话,是为了报平安。但她没想到报平安的目的没有达到,反而又让他伤心难过了。

    心里,不知名的有些难过。可是她又清楚的知道,自己对此一点办法都没有。

    曾郁说,“好了,现在很晚了。早点睡觉吧,晚安。”

    “晚安。”

    挂了电话,黎沫走出浴室。

    祁穆琛大概是累了,已经睡着了。

    他安静沉睡的模样,透出一抹好看的精致,散发出不谙世事的纯洁味道。

    黎沫摸了摸他的脸,就着他的唇瓣亲了一口。

    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一种类型的男孩子,她的抵抗力好像一直都很弱。

    小时候是为了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聋哑瞎小哥哥,跟曾郁吵架。

    长大以后,她又为了祁穆琛,再一次的伤害曾郁。伤害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

    可能这个世界上注定没有所谓的公平与能量守恒定律。

    因为,有些人遇见了,注定是劫难。可她仍旧控制不住自己,仍旧义无反顾的,想要爱上他。

    -

    第二天,雅诗在房门外敲门的时候,祁穆琛已经抓着黎沫,把人按在床上亲亲搂搂抱抱了好半天。

    king-size大床上,穿着纯白蕾丝睡裙的女人,肩头裸一露,裙衫半开,透着无限的旖旎和风一情。

    黎沫软绵绵的躺在床上,柔软的样子像是一滩水,透出任人施为的姿态。

    黎沫的一只腿搭在男人的肩头,另一只,被男人没有受伤的手牢牢的掌控着。

    祁穆琛只要侧过头,就能亲吻上她娇嫩如花瓣的细嫩肌肤。

    女人雪白的肌肤上,点缀着星星点点的痕迹。就像漫天白雪的严寒冬日,终于盛开了耀眼的红梅。

    黎沫的眼角湿润,乖巧而稚嫩的脸上透着被人过度疼一爱,有些无法承受的痕迹。

    她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泪珠。欲哭未哭的模样,像是含苞待放的花朵,只为了祁穆琛一个人而绽开。

    期间,她微咬的唇瓣不时的泻一出几声娇嫩的吟。

    淡淡的,带着一缕哭腔的声音让男人的眼眸微醺,透着疯狂而又浓烈惊心的占有欲。

    听着门外接连不断的敲门声,挂在女人睫毛上的泪珠,终于不堪忍受似的,滑落了下来。

    黎沫悬挂的腿,虚虚的在男人的背脊上晃动了一下。她的脚踝擦过男人,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的身体在一瞬间紧绷。就像一张即将断裂的弦。

    她说,“不…………不要了。祁穆琛,你快点停下来。”

    祁穆琛仍然很坚持的亲吻着她。

    终于,在他的唇齿之下,她达到了犹如灭顶一般,却令人蚀骨的极致体验。

    *

    「昨天太累了,回到家就睡着了。所以昨晚没更新,不好意思啊各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