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曾经
    其实关和友跳出的7米35的成绩,对于风全来说想要达到或是超过这个成绩并不是什么难事。可惜的是,对方的挑衅却让风全失去了应有的冷静。

    在前两次试跳都因犯规而没有成绩的情况下,比较稳妥的做法是在最后一次试跳当中,采取“逐渐加速”的助跑方式。逐渐加速方式一股是在加大步长或保持步长的基础上提高步频。这种加速时间较长,加速过程比较均匀平稳。因此,跑的动作比较轻松、自然。起跳的准确性较好,可以极大降低起跳犯规的发生率。

    虽然这样做会令跳远运动员失去理论上的最快加速度,但是对于前两次试跳没有成绩的风全来说,却是最要保险的选择。可惜,脾气火爆的风全,在对方的挑衅之下,选择了非常冒险的“积极加速”的助跑方式。

    测量好了自己的助跑距离之后,风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看到裁判员向自己示意,可以开始试跳之后。风全的两腿微曲、两足左右平行站立,在原地轻跳了两下之后,身体猛地向前加速,远远望去似乎他此时正在进行100米赛跑比赛似的。

    @@@

    看台上的岳文俊教练暗叫一声不好,心中嘀咕道:“坏了,这个臭小子,爱冲动的毛病怎么就是改不了呢。”

    早在本场比赛开始之前,岳文俊教练就告诉风全,即便他在铁饼、标枪等项目上存在着明显的短板,也不要在自己的强项跳远上面拼的太凶。如果采用激进的方式寻求最佳成绩的话,那么对于跳远这个充满了不确定因素的项目来说,一旦因为犯规而没有了成绩,那么便是彻底完蛋了。

    因此,哪怕在跳远项目上的成绩不是非常理想的话,还可以在其他一些跑跳项目上挽回一些分数,也总比某个单项因为犯规没有成绩,进而影响了整体得分来得划算。

    @@@

    转瞬之间,跑完了35米的助跑距离之后,风全的右脚猛的踏在了起跳板上之后,身体向前方高高跃起。

    风全的双腿,在空中做出了两次前后绕环摆动,迈步换腿的动作。与此同时双臂张开,来维持身体的平衡。就在即将落地的一瞬间,风全猛然收腹,小腿努力前伸,上体前倾,两臂同时向下后方摆动,尽量使自己的身体在落地之前,能够向前方移动。

    “噗”的一声,风全落在了布满细沙的沙坑之内。

    落入沙坑的一瞬间,风全的自我感觉非常不错。从自己的右脚踏在起跳板上开始,紧接着的起跳腾空高度,再到空中的迈步换腿,以及落地之前的结束动作。风全这一整套的走步式跳远的技术动作,完成的堪比教科书一般完美。

    对于一名已经进行了多年全能专项训练的运动员来说,自己每一次的试跳做出的成绩,已经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概念化印象。

    因此,即便是在裁判员没有测量跳跃距离之前,风全大概估计了一下,自己这一跳至少能够超过超过7米60。当他将头转向左侧,看到沙坑边的8米标尺,基本与自己的身体持平时,便更加确信了自己的判断。

    紧接着,风全迅速将头转向了右侧,朝着运动员等待区的方向望了过去。

    就在风全的视线,落在刚才向自己投来挑衅目光的关和友身上的时候,却发现对方的眼神中充斥着轻蔑与鄙夷的神色。

    “靠!老子的成绩比你高了一大块,你小子还不服气?这要不是在赛场上,老子现在就冲过去打得你爹没都认不出你是谁。”就在风全有些忿忿不平,怒视对方的时候,心中却有一丝不好的预感。因为他发现,运动员等待区内的队友刘友平,在与自己的目光相接的时候,眼神中满是遗憾的神色。

    风全迅速站起身来,望向起跳点方向的时候,整个人瞬间就像被“美杜莎射出的石化射线”击中一般,整个人呆立在原地……因为他看到了起点附近的司线裁判的手中,高高的举起了代表犯规的红旗。这样的结果,也就意味着风全在跳远这个项目上的三次试跳,全部被判为了犯规。在自己最为擅长的项目之一跳远上,拿到了0分的成绩。

    就在风全呆立在原地,显得不知所措的时候,不远处的运动员等待区域内却传出了不和谐的大声嘲笑:“哈哈哈,丫就是一傻叉,还想跟爷俩死磕,这下好了,犯规没有成绩……”

    听到了这个既熟悉,有令人厌恶的声音之后,原本还在强压着由于对方刚才的挑衅,而在心中熊熊燃起怒火的风全,此时此刻终于再也无法压抑住心中的怒火了。从沙坑中走出之后,风全并没有走回自己刚刚坐着的位置,而是径直的朝着关和友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看台上,当风全朝着身穿首都代表队比赛服的运动员走去的时候,对于爱徒脾气十分了解的岳文俊教练,心中顿时产生了一份不安。“这个混小子,不赶快回自己的位置去收拾东西,走到别的运动员面前去做什么……”就在岳文俊教练的心中满是狐疑的时候,却看到了令他瞠目结舌的一幕……

    @@@

    由于已经完成了全部的试跳,因此,在嘲笑完了风全之后,此刻的关和友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收拾着个人的物品,为下一项的铅球比赛做着准备。当关和友刚准备将自己的跳鞋塞进随身的背包时,发现刚刚遭到自己嘲笑的风全,竟然站在了自己的面前时,顿时满脸坏笑的调侃道:“怎么着啊,兄弟。还不去收拾自己的东西,难道后面的比赛要放弃了?”

    “弃你妹。”言毕,还不等关和友来得及反应,风全便挥起自己的右拳,重重的朝着对方的嘴巴打了过去……

    事后,好在首都田径队的十项全能专项教练张指导,曾经也是岳文俊教练的弟子。因此,看在老师的面子上,张指导强令自己的弟子关和友,不得再追究风全打人一事。

    但是,做为城运会田径项目的直接主管单位,田管中心却并没有放过风全的意思。对于在全国大型赛事当中出现了极其恶劣的打人行为的风全,田管中心对其做出了禁赛三年的处罚。

    三年的禁赛,无论对于任何一个项目的运动员来说,无异于宣判了运动生涯的终结。因此,对于遭到禁赛处罚的风全,岳文俊教练只得无奈的让他离开了ln省田径队,并且通过自己的人脉,将他送到了沈阳体育学院的运动训练专业读书。

    @@@@@@

    将自己的思绪从最后一场比赛拉回到现实之中的风全,洗漱了一番之后,脱掉了自己的t恤,光着膀子只穿着一条内裤,懒散的躺在自己的床铺上。苦笑了一声喃喃道:“如果当初没有给那混蛋来上一拳,说不定刚才我也会有机会跟那个美国佬较量一番吧。”

    随即,风全又摇了摇头,心中叹道:“哎,就算没有被禁赛,就我那投掷项目的水平,也根本不可能有参加世锦赛的机会啊。呵呵,自己还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

    就当风全在心中不断自嘲的时候,脑海之中却突然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小伙子,你并不是癞蛤蟆,至于天鹅肉嘛,也并不怎么好吃。”

    风全猛的一下从床铺上坐了起来,不断的东张西望道:“谁,是谁在说话?”当他环视了四周之后,发现宿舍内真的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有些慌张的喃喃道:“我……我不会是得了神经病了吧?宿舍里分明没人,我怎么会听到有人说话呢?难道是我幻听了……?”

    “呵呵,小伙子,你并没有幻听。好了,现在你也不需要多问,只需要回答我一个问题。”风全的脑海中再次传来了那个陌生的声音。

    “什……什么问题?”风全下意识的说道。

    “你想成为史上最强的运动员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