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6章:世锦赛开始
    8月8日下午,载着中国田径代表团百余名运动员、教练、田管中心的相关领导以及工作人员的航班,顺利的抵达了莫斯科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 .更新最快

    经历了近十个小时的长途飞行之后,中国田径代表团的百余名成员,身心都已非常疲惫。因此,全体成员抵达组委会方面提供的指定酒店之后,甚至有相当一部分人都没来得及吃晚饭,只是简单的洗漱了一番之后,便直接进入了梦乡。

    尽管刚刚经历了长途飞行的风全,身体也同样有些疲惫。但是由于早已习惯了“空中飞人”生活的缘故,他的疲惫感却并没有达到难以克服的程度。

    而且,由于风全的“女神”王思楠,也同样获得了莫斯科世锦赛入场券的关系,他就更不愿意错过世锦赛开幕前的这段美好时光了。

    于是,在征得了王思楠本人的同样之后,风全便准备和她一起在酒店的周边区域进行了一番“游览”。

    虽说王思楠已经基本同意了,与风全之间的“男女朋友关系”。但实际上,由于风全一直以来很少回到省队训练的关系,使得两人除了在吴市的那次“约会”之后,竟然很长一段时间内都难以获得单独相处的机会。

    而跟随中国田径队抵达莫斯科之后,风全终于可以赶在世锦赛正式开幕之前的时间里,获得与“女神”独处的机会了。

    为了避免在外用餐时吃到某些“不该吃的东西”,从而导致自己在比赛后的药检中出现问题。所以,风全和王思楠便选择了在酒店内享用晚餐,而不是到酒店外去吃些当地的特色小吃。毕竟,在这家莫斯科世锦赛组委会所指定的酒店内,食品的“安全性”还是比较有保证。最起码,不会出现因为“误食瘦肉精”,而遭遇禁赛的状况发生。

    ………………

    尽管风全与王思楠都是标准的“90后”青年,不过因为很小的时候便开始从事专业田径训练的缘故,两个人的“恋爱经验”却全都几乎为零。毕竟,对于两人来说,这懵懂的爱情还是他们的“恋爱初体验”。

    王思楠还要比风全略微好些,毕竟身为一个女孩子,在闲暇时还是会观看一些“都市爱情偶像剧”的。所以,即便并没有什么“实践经验”,也多少会具备一些“理论性”的知识。

    至于大部分精力都放在训练和比赛上的风全,则基本相当于一个“爱情白痴”般的存在了。

    正常情况下,一对在晚上出来“逛街”的情侣,即便不是并排相拥前行,最起码也应该是男方主动牵起女方的手。可是风全倒好,不但没有与王思楠进行“任何形式”的身体接触,而且还始终与对方保持三米左右的“礼貌社交距离”。

    如果不是两人同样长着一副标准的华人面孔的话,同样在逛街的莫斯科“老毛子”们,恐怕会怀疑他们“根本不认识”对方了。

    要不是因为一个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小毛子”,主动上前与王思楠进行搭讪的话,恐怕直到两人结束“逛街”的时候,风全也依旧会与自己的“女神”保持三米左右的“礼貌社交距离”了。

    在向那名“小毛子”证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后,风全总算“借机”将自己与王思楠之间的距离,拉近到了05到1米的“朋友、熟人或亲戚”般的距离。

    看了一眼自己身旁不停“傻笑着的风全”,王思楠也不禁有些无语。

    虽然早就听说风全这个家伙,在男女感情方面的经验近乎于一张白纸。但王思楠却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会如此的木讷。

    最后,还是王思楠向风全进行了一点小小的“暗示”,这个木讷的家伙才终于“鼓起了勇气”,牵起了“女神”的手。

    尽管与“女神”牵手的感觉让风全的心情甚是激动,不过由于后天的世锦赛开幕式结束之后,自己所参加的十项全能比赛就将正式开始的缘故。

    两人最终只不过在莫斯科的大街上逛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便返回了他们所下榻的酒店。然后互道晚安之后,便各自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

    由于风全师兄弟三人所参加的十项全能项目的比赛,被安排在了本次世锦赛的前两天内进行。

    于是,经过了一晚上的休息,基本倒过了时差的风全师兄弟三人,在抵达莫斯科之后的第二天下午,只是到比赛场地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简单的适应性训练,活动了一下筋骨之后,便早早返回了下榻的酒店。

    在自助餐厅内吃过了晚饭之后,风全师兄弟三人又来到酒店的健身房,进行了一个小时的力量练习之后,便返回了各自的房间,以便为第二天即将开始的正式比赛积蓄充足的体能。

    虽然莫斯科组委会方面非常希望风全能够参加世锦赛的开幕仪式,并且还准备让其做为运动员代表,在开幕式的尾声阶段参加运动员宣誓的活动。

    不过,考虑到开幕式结束之后不久,风全所参加的十项全能项目的就将开始比赛的缘故。所以,中国田径代表团便替风全做主,谢绝了莫斯科组委会的“好意”。

    ………………

    尽管参加了去年伦敦奥运会的众多世界高手们,几乎全部聚集到了莫斯科卢日尼基体育场(zhnikistadiu),参加十项全能项目的角逐。

    但是还没等比赛正式开始,风全与阿什顿-伊顿这两位十项全能项目上的“绝代双雄”,便几乎已经提前锁定了领奖台上的前两个位置。至于其他三十余名参赛运动员,只要风全和伊顿不出现“某个项目没有成绩”的重大失误,恐怕他们也只有争夺第三名的份了。

    莫斯科当地时间上午8点40分,世锦赛十项全能的首个项目,男子100米的比赛正式开始了。

    由于共有35名运动员获得了该项目的参赛资格,所以组委会便按照参赛选手们的报名成绩高低,将众人平均分配到了4个小组当中。

    考虑到风全在本届世锦赛当中,不但要参加十项全能、男子100米、400米这三个单项的比赛,同时还要与其他几名队友参加4x100米接力的比赛。

    因此,早在世锦赛开幕前一个月,田管中心方面便向莫斯科组委会方面提出了请求。希望他们能够在安排运动员出场次序的时候,尽量将风全安排在较为靠前的小组当中。如此一来,便可以让风全在进行后面的比赛时,多少能够获得一些更多的休息时间。

    鉴于中俄两国的“良好合作关系”,莫斯科组委会方面便欣然接受了田管中心方面的请求。

    为了能够帮助风全在本届世锦赛上创造好成绩,组委会方面不仅在十项全能项目上为风全提供了一定的“方便”。而且,还专门为了风全修改了男子100米,以及400米这两个项目的比赛时间。

    如果按照组委会方面的最初计划,十项全能比赛结束的第二天,就将开始进行男子100米短跑的比赛。这样一来,风全的体能便将受到不小的考验。

    另外,由于还从未有人同时兼项参加100米和400米这两个项目的先例,所以在组委会原本的比赛日程安排上,400米与100米这两个项目的前两轮预赛,是穿插进行的。

    为了能够“方便”风全创造好成绩,组委会便将男子100米短跑的前两轮轮预赛,放到了第4个比赛日进行。而男子400米项目的前两轮预赛,便顺延到了第5个比赛日进行。

    至于这两个项目的决赛,则是分别放到了第6和第7两个比赛日进行。

    ………………

    由于早在抵达莫斯科之前,风全便已将参赛目标定为了“打破十项全能项目的世界纪录”的缘故。

    因此,已经很少在十项全能的百米项目中使用技能的风全,居然在最后40米阶段使用了的技能。

    于是,在十项全能100米短跑的第1小组比赛中,便出现了第一名与第二名之间,相差七八米的巨大差距。

    而风全则是凭借9秒70(1172分)的成绩,轻松的创造了十项全能项目的100米短跑“最佳成绩”。

    接下来进行的第2小组比赛中,风全的最大竞争对手阿什顿-伊顿,虽然以10秒21(10分)创造了个人在该项目上的最好成绩。但却仍然让他在首项比赛结束之后,便被“短跑之王”甩开了将近130个积分的差距。

    另外,首次参加世界大赛的赵峰,经过埃尔-卡瑞斯的“点拨”之后,在短跑项目上的进步,也很快便体现了出来。

    在第3小组的比赛中,首次在正式比赛中突破10秒60大关的赵峰,竟然以10秒52(970分)的成绩,与加拿大著名运动员达米安-沃纳,并列该小组的头名。

    而被分配到最后一个小组当中的戚海峰,虽然因为年龄的关系,导致他的竞技状态相比去年奥运会时有了一定的下降。

    不过,同样也是因为埃尔-卡瑞斯的关系,戚海峰在100米短跑的比赛中,居然也跑出了近三年以来的最好成绩10秒69(931分)。

    最终,凭借100米短跑比赛中的优异表现,风全师兄弟三人竟然在首项比赛结束之后,全部暂时排进了前八名。尤其是在短跑项目上进步明显的赵峰,更是与达米安-沃纳并列排在了第三名的位置上。

    与风全师兄弟三人的优异表现相比,代表美国队参赛的三名运动员,除了阿什顿-伊顿的发挥还算出色之外,其他两人的表现则有些差强人意了。

    尤其是原本在100米项目上拥有不错实力的特雷-哈尔迪,居然因为起跑时的失误,仅仅跑出了10秒85(894分)的成绩。从而在首项比赛结束之后,跌出了排名榜的前8名。

    要知道,这位去年伦敦奥运会时的季军获得者,在当时的100米短跑项目中,可是跑出了10秒42(994分)这一仅次于风全,以及阿什顿-伊顿的成绩。

    ………………

    尽管第一项比赛结束之后的成绩,与整场比赛最终排名的关系并不是很大。但是当坐在卢日尼基体育场看台上的岳文俊,看到自己的三位弟子的名字,分别排在积分榜的第一、第三,以及第七的位置上时,竟然激动的不停挥舞着自己的双拳。

    如果非要让岳文俊选出,在首项比赛结束之后最让自己感到惊讶的弟子是谁的话,恐怕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自己的大徒弟戚海峰。

    对于年过而立的戚海峰来说,本次前来参加莫斯科世锦赛,恐怕是他最后一次参加世界大赛的机会了。相比于去年的“顺风顺水”,今年的戚海峰则有些“流年不利”的意味。

    虽然在上半年国内的几次比赛当中,戚海峰都是较为顺利的拿到了十项全能项目的冠军,并且还在4月下旬进行的全国田径大奖赛的首站比赛中,便轻松的达到了莫斯科世锦赛的a标。

    但是在5月末6月初举行的全国田径锦标赛上输给了风全之后,戚海峰便开始不断的遭遇各种麻烦。

    先是在全国田径锦标赛结束之后返回省队的路上,便患上了重感冒。而且,由于那段时间内全国多地出现了“h7n9病毒”的关系,戚海峰险些因此而被怀疑患上了禽流感。

    排除了禽流感的威胁之后,戚海峰又被“腹泻”折磨了近半个月的时间。

    紧接着,进入7月之后,刚刚战胜了“腹泻”病魔不久的戚海峰,又在进行一次跳远训练的时候,不慎扭伤了自己的右脚脚踝。

    尽管与前几年的伤病相比,今年的这些病痛只不过是些“毛毛雨”而已。但是在一个月中的连续“不顺”,还是让戚海峰险些做出了“放弃参加莫斯科世锦赛”的决定。

    也正因如此,戚海峰终于克服了心理上的障碍,并且在埃尔-卡瑞斯的指点下,跑出了近年来的百米最好成绩之后,岳文俊才会为他的优异表现而激动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