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2章:配合工作
    “当然没有怀疑过。”风全毫不犹豫的说道。“如果连我这点自信都没有的话,我就干脆直接退赛好了。”

    闻言,夏日娜会心一笑继续道:“那么我可以将你在今天这场决赛之前的比赛中,所表现出来的‘糟糕’状态理解为故意隐藏实力的表现吗?”

    “嗯,虽然你的说法不够准确,但是也差不太多吧。”风全耸了耸肩膀道。

    “哦?那么能告诉我最准确的答案吗?”夏日娜追问道。

    风全:“实际上我倒不是故意要隐藏自己的实力,毕竟他们的实力都不如我。我之所以没有在决赛之前表现的很强势,不过就是想要制造出一种‘我的状态不是很好,他们有机会获胜’的假象罢了。”

    “呵呵,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会让很多关注你的成绩的国人而感到担心吗?”夏日娜掩嘴轻笑道。

    思索片刻后风全开口道:“这个我还真是没有想过。我之所以在之前的比赛有所保留,只不过是希望我的对手们在决赛开始之前不至于失去信心罢了,否则在毫无压力的状态下拿到的冠军也会让我觉得索然无味。”

    “至于国人因此而为我感到担忧的问题,就跟我没什么关系了。”风全摊开双手很无所谓的说道:“在我看来,那些会为我的夺冠前景感到担忧的人们,就是对我的实力持有怀疑心态的表现。”

    “虽然你的看法有着一定的道理,但是你就不担心刚才的话可能会让很多国人感到不爽,进而成为你的‘黑粉’吗?”夏日娜狡黠一笑道。

    “说实话,做为一名职业运动员我当然非常希望自己的粉丝越多越好,那样的话不但会让我很有成就感,同时也会让我获得更多的收入。但是那些对我的实力有所怀疑的人,我也根本没有必要去在乎他们的感受。”

    “我很清楚一件事,自己即便是在运动员的圈子里都根本算不上什么帅哥。所以我惟有在田径场上拿到一个又一个冠军;在足球场上踢进一个又一个进球,才能吸引、打动更多的国人成为我的粉丝。”

    “我相信,只要我能够在今后的日子里继续不断的拿到冠军,踢进更多的进球,那些相信我的粉丝们就永远都不会离我而去。”略微停顿片刻,风全继续说道:“至于那些仅仅因为我说了几句让他们觉得扎心的话,就要成为黑粉的家伙们,我只想对他们说一句话:你们爱咋咋地好了,我根本不在乎。”

    说罢,风全先是对夏日娜说了声再见,接着又婉言谢绝了其他几个国家电视台的采访请求之后,便直接朝着运动员出口的方向而去。

    …………

    北溪市假日酒店某行政套房内。

    由于央视体育对风全的采访是以现场直播的形式进行的,所以风全接受夏日娜采访时所说的每一句话,也全都在第一时间内被传回了国内。

    当风全在采访的最后对“黑粉”们说出那句:“你们爱咋咋地好了,我根本不在乎。”的时候,风卫国夫妇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会心的微笑。因为他们非常清楚,自己的儿子就是这样一个倔强的性格。

    而与此同时,因为风全成功夺冠而输掉了赌约的老崔,此刻的脸色却已经难看到了极点。毕竟被人当众打脸的滋味,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偏偏这个时候,许景心又给老崔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哈哈,让大家见笑了啊。我们家这个臭小子啊,一张破嘴也没个把门的总是乱说话,等他啥时候回家来,我一定得好好教育教育他。”

    话音刚落,许景心又看向老崔的方向继续说道:“老崔大哥,大全那孩子要是那句话让你不高兴了,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那小子一天就爱胡说八道的。”

    闻言,老崔差点没被气得直翻白眼,心说:“你儿子倒是没把我气到,反倒是你快把我气死了。”

    尽管心里十分不悦,但是输掉了赌约的老崔也实在不好意思直接反驳许景心,而只得“旁敲侧击”的说道:“没事,我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还能跟个孩子一般见识。”

    虽然老崔的话听上去显得很“大气”,但许景心又怎么可能听不出他的话外之音呢。不过,就在许景心刚准备进行“反击”的时候,却被自己老公所在班组内年纪最小的沈刚给抢了个先。

    “哎呦!?我估计明天早上的太阳恐怕要从西边出来了吧?咱们老崔大哥啥时候变得这么大度了呢?”沈刚阴阳怪气的说道。

    如果是许景心这样挤兑自己老崔或许还能稍微忍忍,谁叫自己不但输掉了赌约,还吃了人家请的酒宴。但是换做平时就经常不给自己这个“老大哥”面子的沈刚,老崔却实在有些忍无可忍了。

    “姓沈的,你小子特么的啥意思?不跟我作对你心里就难受是咋滴?”老崔腾的一下从沙发上蹿了起来,满脸怒容的说道。

    尽管老崔对自己出言不逊,但是看到对方被自己气的火冒三丈的样子,沈刚非但没有发火反而满脸无辜的说道:“老崔啊,你一定是误会了。我刚才不是在‘夸你’进步了吗,哪有跟你作对的意思啊?”

    老崔:“你他么的,纯粹是在狡辩。我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好话赖话我还听不出来吗?我心里清楚,自己平时在单位的时候就不怎么受待见。可……”

    还没等老崔把话说完,便被沈刚打断道:“你自己知道就好。可是你怎么就不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为什么不受人待见呢?”

    “哼!你还好意思让我找原因?因为我的技术比你们都好你们就嫉妒我,所以在去年选班长的时候你们都故意不给我投票。”老崔忿忿不平的说道。

    闻言:之前一直没有说话的风卫国,终于忍不住开口道:“行了老崔。你当不上班长怪不到别人,要怪的话也得怪你自己。去年老班长退休之后,工段领导本来是准备让我接替班长职务的。可是我不想干,就向领导推荐了你。可惜,李段长一想到你那个臭脾气,当时就给否决了。”

    “哼!我早就知道那个姓李的看不上我。”老崔不服气的说道。

    “老崔,你错了。李段长那是在变相的保护你。他很清楚你在工作上是一把好手,但是你那臭脾气却连个最小的班长都当不好。”班组里年纪最大的老郑开口道。

    “就一个小小的班长,我有什么干不了的。”老崔依旧不服气的说道。

    老崔的话音刚落,沈刚随即大声道:“就凭你连个徒弟都带不好,你就根本不配当个班长。”停顿片刻,沈刚继续道:“如果你没老糊涂的话,沈建国这个名字你还记得吧?”

    “你认识沈建国?”老崔诧异的问道。

    “他曾经是你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徒弟,后来拜你所赐变成了一个左腿残疾的瘸子。”略微停顿了一下,沈刚继续说道:“他的另外一个身份就是我的三叔。”

    十六年前,刚过而立之年的老崔也算得上是其所在工段的一位“红人”,只不过他这个却有着极其鲜明的两面性,或者更准确的说他就是工段领导手中的一把双刃剑。

    一方面每当工段内维修某些机械遇到困难的时候,只要老崔到场问题基本便会迎刃而解。也正是因为老崔自身的维修技术高人一筹,才使得他身上逐渐产生了一种“谁也不如我”的傲气。再加上老崔这个人本来就没什么好脾气,所以每当工友们在配合其工作时出现失误,或者动作稍微慢些的时候,便会招来他言语上的奚落甚至是羞辱。时间长了,越来越多的工友们都不愿意和老崔一起配合工作了。

    然而,工厂内很多疑难的维修工作,都是至少需要两个工人一起相互配合才能完成的。于是,为了不让老崔这把“双刃剑”荒废,刚刚从北溪钢铁公司技工学校毕业分配到厂里沈建国,便成为了老崔的徒弟。

    尽管老崔在传授维修技艺方面毫不“藏私”的倾囊相授,但相对的,老崔对于自己徒弟的要求也是极其严格的。因此,哪怕沈建国在工作出现细小的失误,都会招来老崔的奚落甚至是谩骂。

    老崔的高标准严要求,的确让年轻的沈建国在维修技艺方面进步很快。但是在工作中经常遭遇“言语暴力”的经历,还是让沈建国身心受到了不小的摧残。而且,由于沈建国的父母也都是非常传统的工人出身,所以当他们得知自己的儿子在工厂内的痛快遭遇之后,非但没有能够站在沈建国的立场上帮他进行心理上的疏导,他的父亲反而还认为:“骂你几句有什么的?我当年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要是出了错,我的师傅还揍我呢。”

    沈建国在工作中本就不太顺心,再加上他的父母的不理解,终于导致他患上了严重的失眠症。而且,性格有些内向的沈建国又不太“敢”对父母提前,所以每天的工作对他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要知道,在维修机械的过程中可是存在各种各样危险的,所以在进行维修作业的时候必须格外小心才行,否则稍有不慎便可能危及到自己的生命。所以说,饱受失眠折磨的沈建国,每天的工作都相当于在和死神作斗争。

    就在沈建国参加工作的第二年冬天,当时他和老崔被安排去给一辆一百五十吨的天车更换车轮。

    因为长期处于失眠状态的关系,沈建国在工作中便会时不时的出现精神恍惚的状况。

    这一次,就在沈建国和老崔准备更换最后一个车轮而变更工位的时候,沈建国脚下一个没留神竟然从天车上摔了下去。虽然福大命大的沈建国从十多米高的天车上摔下之后,居然奇迹般的捡回了一条命,但是在医院躺了半年多之后的他,还是永远成为了一名瘸了左腿的残疾人。

    尽管事后沈建国并没有将责任“推到”老崔的头上,但是与他同期分配到厂里的同班同学却非常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并且在私下里传扬了出去。

    正因如此,当沈刚说出沈建国竟然是他的叔叔的时候,老崔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的没了脾气。

    半晌之后,纠结了许久的老崔艰难的走到了沈刚面前,然后缓缓低下了骄傲的头颅。

    “小沈,请带我向你的叔叔说一声对不起。”

    紧接着,面色极其尴尬的老崔又缓步来到风卫国的面前。

    “老风,我对今天下午所说的那些话向你道歉。还有,我们的赌约是我输了。”

    说罢,老崔便从自己的钱包中取出了1000块现金交到了风卫国的手中,然后快步走出了房间朝着电梯间而去。

    …………

    尽管此刻已是晚上十点多钟,但是中国田径队的几位负责短跑的教练,还是汇聚于总教练冯勇的房间内,商议4乘100米接力项目预赛的参赛名单。

    “冯导,我觉得为了保险起见,还是选择去年参加伦敦奥运会决赛的四个人出场比赛吧。”短跑教练组长龙飞说道。

    负责接力项目训练的袁指导接着说道:“我也同意龙导的意见。虽然这几年里我们男子短跑的整体实力提高很快,但是我们的实力与牙买加、美国这样的超级短跑强国相比,还是有着不小差距的。所以,我们还没强大到在预赛中随随便便派出4个人,便能顺利拿到决赛资格的地步。”

    “不过,我倒是认为应该在预赛中给小解(振业)一个展现实力的机会,毕竟他在今年的进步可是非常明显的。”刘建军发表了自己的不同看法。

    “小刘啊,多给年轻选手一些机会当然是无可厚非的。可是,如果第一次参加世锦赛的小解到了比赛场上出现了紧张的情绪,影响了全队的成绩怎么办?”略微停顿片刻,袁指导继续说道:“你要知道,风全今天下午可是以9秒36的恐怖成绩再次刷新了世界纪录的。如果我们不能确保进入4乘100米的决赛,恐怕全中国的老百姓都不会答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