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3章:大神之光
    “袁导,你说的的确没错。可是我认为这次在这次世锦赛上最让我感到惊喜的,却并不是风全再次刷新了世界纪录,而是孙冰天和郑培萌他们两个人也全都闯进了半决赛。”刘建军开口道。

    “没错,风全在去年的伦敦奥运会上拿到100米的冠军确实很让国人感到振奋,但实际上在整个世界范围内,别人更多只是认可风全的个人实力,却很少有人认可我们已经跻身‘短跑强国’的地位。”

    “而今天,当我们国家的三位参赛运动员全部闯入了半决赛,况且如果不是组委会方面的刻意刁难,我们甚至可能有两名以上的选手闯入最后的决赛的优异表现,就算别人想不认可我们国家的短跑实力已经真正跻身世界一流这个事实,恐怕也很难找到什么合理的借口了。”

    “所以,当我们已经具备了足够的实力,能够在某些条件下去‘藐视’对手的时候,我们为什么要放弃这个能够让更多年轻人展示才能的机会呢?”略微停顿了一下,刘建军继续说道:“况且,在去年的伦敦奥会上,风全也只是因为我们接力队的一位选手意外受伤之后,才以替补的身份参加决赛的。”

    刘建军把话说完之后,便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断左右扫视着领导,以及同僚们的表情变化。而他的这番话,也的确深深的触动了在场众人的心灵。

    事实上不止刘建军一个人希望更多的中国选手,能够获得在世界性的大舞台上展示自己的机会,只是碍于成绩上的压力,才使得在场的众人不敢轻易的拿自己的前途做为赌注,而只为能让更多的年轻人获得锻炼的机会。

    虽然放到十几二十年前的时候,某位运动员能够在奥运会或者世锦赛拿到任何一个项目的冠军,都能够让国内的十几亿老百姓感到深深的骄傲和自豪。

    然而今天,当我们的祖国已经再次重新崛起,就连美、德、法、英、俄这样的老牌强国都要忌惮三分,甚至某些领域必须依靠中国市场才能苟活的年代,虽然奥运冠军仍旧会激发起普通国人民族自豪感,但其所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却已经大不如前了。

    现如今,恐怕只有诸如足篮排这类,除非中国队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具备广泛影响力的集体项目上,能够取得突破性的成就才有可能引发普通老百姓的热捧了。

    正因如此,相比于风全凭借一己之力碾压竞争对手的戏码,恐怕国人更希望看到的是中国选手在某一项目上的整体爆发。而在刘建军看来,即将举行的4乘100米接力项目的预赛,便是向国人们展示中国短跑整体实力的最好时机。

    沉思良久的冯勇终于开口道:“小刘啊,你的想法确实不错,但是龙导和袁导的担心也是不如道理。一旦小解因为紧张而发挥不佳,导致我们无法闯进决赛的话,我们不单要承受来自媒体方面的强大压力,恐怕国内普通老百姓的唾沫星子就能把咱们给淹死了。”

    闻言,刘建军点了点头道:“冯导,我很理解您的担忧,不过我觉得国内老百姓现在的思想觉悟,相比过去已经有很大的提高了。所以,就算是我们非常倒霉的没能进入决赛,只要我们能够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想必他们也是能够理解的。”

    停顿了一下,刘建军挠了挠头道:“其实,我之所以会提出让谢震业代替风全参加4乘100米决赛,也是实属无奈。”

    “哦?到底怎么回事?。”冯勇疑惑的问道。

    “哎,其实就在半个多小时之前,龙导让我通知风全明天参加4乘100米项目的合练,并且做好准备参加后天上午的预赛的时候,却被他给当场拒绝了。”

    闻言,脾气火爆的龙执导当即暴怒道:“你说什么!?国家辛辛苦苦的培养了他,关键时刻他还想撂挑子不成?”

    “龙导你先别激动,先让小刘把话说完。”冯勇连忙劝道。

    “风全说他这几天参加了三项个人比赛实在有些太累了,所以想要好好休息两天。不过,只要4乘100米接力队能够拿到闯进决赛,他还是很愿意在决赛中出场比赛的。”

    刘建军的话音刚落,龙执导随即气哼哼的说道:“哼!这个小子出了点成绩就长能耐了是吧?还学会跟我们讨价还价了。冯导,这样下去可不行啊,你可得跟杜主任商量商量想办法敲打敲打这小子才行啊。”

    闻言,冯勇不禁连连摇头苦笑道:“龙导啊,现在已经不是十几年前,组织上随便想点办法敲打敲打,下面的运动员就会乖乖听话的年代了。”

    “更何况,风全这次在世锦赛参加三个项目的比赛全部夺冠,还捎带手打破了两项世界纪录的上佳表现,我们还能找到什么理由来‘敲打’他呢?”停顿片刻,冯勇继续说道:“你别忘了,这小子现在还是个跨界运动员,而且还在5月份的时候拿到了德甲联赛的最佳新人奖项。如果真把他给逼急了,直接宣布退出田坛专心去踢职业足球的话,到头来倒霉的不还是我们田管中心?”

    略微思索了片刻,冯勇扭头看向刘建军说道:“这样吧小刘,风全不想参加4乘100米的预赛我们也不逼他了。不过,为了避免一旦我们无法闯入决赛而出现的麻烦,我希望你能让他给我们帮个忙……”

    …………

    尽管有着系统的帮助,风全可以让自己的身体随时处于良好的竞技状态,但是连续5天不停参赛的经历还是让风全的“精神”颇感疲惫。而在拿到了100米的冠军,完成了自己赛前定下的“个人项目全部夺冠”的目标之后,属于风全自己的“莫斯科战役”也总算是大功告成了。

    另外,由于风全在一周之内连续打破了两个不同项目的世界纪录,因此系统除了奖励他相应的技能点数之外,又在系统商场内开放了大量之前所无法购买的商品。

    不仅如此,为了“表彰”在本次莫斯科世锦赛上大放异彩的风全,系统还附赠给他一张系统商城的5折优惠卡。不过,稍微有些让风全感到有些遗憾的是,这张5折优惠卡属于一次性的消耗类物品,而并非永久有效的那种“vip”卡。

    但即便如此,风全也还是非常高兴的。要知道,风全在系统商城内看中的几件非常实用的商品,最便宜的一个也是需要20个技能点的。

    于是,得到了5折优惠卡的风全便准备舒舒服服的躺倒床上,然后再到系统商城中“挥霍”一番。

    不过,就在风全刚刚开启系统,还没来得及进入系统商城界面的时候,房间外却传来了一阵“刺耳”的敲门声。

    “谁啊!?这么晚了还来敲门,还让不让人睡觉了?”风全很不耐烦的说道。

    “大全,是我,刘建军。”

    尽管风全有些不太情愿这个时候被人打扰,但听到来人是刘建军,他还是快速的翻身下床将刘建军给让进了房间。

    把刘建军让进房间之后,风全便故作一脸疲惫的样子,斜靠在舒适的真皮沙发上开口道:“刘指导,这么晚了你找我有啥事吗?”

    “龙执导让我来通知你明天下午跟接力队的队友们一起进行训练,以便为后天上午举行的4乘100米接力的预赛做准备。”刘建军微笑道。

    风全:“哦,就这事啊?”

    刘建军:“对啊,就这事。”

    风全:“哦,明天的训练我不去。”

    闻言,刘建军顿时大惊道:“这怎么行!?来莫斯科之前你不是已经答应了要参加4乘100米接力的比赛吗?现在怎么可以反悔呢?”

    “我没反悔啊,我刚才说的是‘明天的训练我不去’。因为连续参加了5天的比赛我实在太累了,所以我想好好的休息休息了。”停顿片刻,风全继续说道:“对了,还有后天上午的预赛我也不想参加,如果他们几个能够顺利闯入决赛的话,我倒是可以去帮他们一把。而且,在我看来,就算没有我他们几个也还是足够的能力闯进决赛吧?”

    一开始,对于风全的“拒绝”刘建军还是颇有些不爽的。不过细想一下,风全“拒绝”自己的理由也算得上足够充分。

    而且,考虑到风全对于中国田径的重要性,即便是杜主任和冯指导那种级别的领导都要给他几分薄面,刘建军就更加不愿意跟这位“大神”之间产生矛盾了。

    于是,刘建军只得微笑着“吩咐”风全早点休息之后,便悻悻然的走出了房间。

    其实,风全之所以不愿意参加4乘100米的预赛,除了连续参加比赛导致自己“精神”上的疲劳始终无法得到缓解之外,在该项目上争冠希望极其渺茫,才是风全不愿参赛的最根本原因。

    对于目前的风全来说,无论参加任何一项田径比赛他的目标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冠军。而且,以他目前所具备的实力,他所参加的每项比赛都有9成以上的夺冠把握。

    然而,对于4乘100米接力这个项目来说,即便是在去年的伦敦奥运会的决赛上,包括风全自己在内的整支中国接力队,都将个人实力发挥到极致的情况下,却依旧只能落后牙买加队将近0.7秒的时间而屈居第三。

    即便如今的风全在参加4乘100米接力比赛的时候,打出自己所有的“底牌”最多也就是把百米成绩勉强提升到9秒20左右。

    如果简单的按照成绩对比的话,风全在伦敦奥运会上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大概在9秒60左右。那么按照最理想的状况计算的话,中国接力队的成绩也将会比伦敦奥运会时提升0.4秒左右。

    但即便如此,中国队的与牙买加队之间也至少还存在0.3秒左右的差距,而这样的差距对于4乘100米接力这个项目来说已经不小了。更何况,如今的牙买加队还有着重返巅峰,并且改进了起跑技术的博尔特压阵。

    因此,在风全看来除非自己能够突破人类的极限,也就是说在百米项目上具备突破9秒大关的实力,才有可能带领中国队站到4乘100米接力项目的最高领奖台上。

    如果换做是两年前,即便是能够站在国内比赛的最高领奖台上,风全都会感到莫大的满足。而现在,当风全得到了系统之后,无论参加任何等级的比赛也惟有冠军才是他所追求的目标。

    …………

    8月17日上午9点多钟。

    好不容易捞到个机会睡个懒觉的风全,却被门外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惊醒了。

    于是,被人惊醒美梦的风全便颇有些恼怒的对门外喊道:“谁啊!?这么早就来敲门,还能不能让我好好睡个觉了。”

    闻言,站在房间外的刘建军抬腕看了眼手表之后,眼皮不禁一阵狂跳,心道:“你小子都睡到这个时间了,居然还好意思说别人打搅你休息?”

    不过,一想到自己毕竟是“有求而来”,所以刘建军还是强作笑颜道:“大全,你先给我开一下门,有点事情需要你帮忙。”

    由于在国家队这些短跑教练当中,与风全私人关系最好的就是刘建军,所以听道来找自己的是他,风全的态度也稍微缓和了几分。

    “是刘指导啊,你稍等一会儿我穿件衣服就去给你开门。”

    一分钟后,穿好一套睡衣之后,风全便将刘建军让了进来。

    “刘指导,你找我有啥事啊?”风全开门见山的说道。

    刘建军:“哦,冯指导希望你能帮我们一个小忙。”

    风全:“啥事,你说吧。”

    刘建军:“大概十一点左右的时候,央视体育会派一位记者来对你进行一个简单的采访,到时候希望你能对他们说,是因为连续5天参加比赛导致你的身心非常疲惫的关系,需要时间恢复状态才能够在4乘100米接力的决赛中发挥出全部实力。”

    停顿片刻,刘建军又继续补充道:“因此,你才会选择放弃参加4乘100米接力预赛的机会,并且你也相信即便没有你来压阵,你的队友们也能够顺利的晋级决赛。”

    “就这事!?”风全有些莫名其妙的道。

    刘建军:“对啊,就这事。”

    “哎呀我的妈呀,这不都是我昨天对你说过的话吗?就为这个,还值得你大早上的特意跑一趟?”风全颇为不解的道。

    刘建军略显尴尬的笑道:“哎,大全啊,不管怎么说你也算是一名体制内的运动员了。有些事就算我不明说,你心里也应该清楚是怎么回事了。所以说,为了能让咱们大家都还能继续愉快的……”停顿片刻才找的一个合适词语“相处。待会采访的时候,你就把昨天对我说的话再说一遍吧。”

    闻言,风全也不禁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尽管风全很不喜欢国内体育圈内的官僚作风,都是身为一名体制内的运动员,在某些特定的时刻,对于上级领导的某些“合理”要求也只能硬着头皮的配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