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6章:回家探亲(过渡章节)
    早在加盟马德里竞技俱乐部之前,迭戈-西蒙尼便已经同意放行风全回国参加全运会,于是就在球队客场战胜皇家社会队第二天上午,风全便登上了返回国内的航班。

    由于风全所要参加的比赛将于9月8日才会开始,他的老家又紧邻本次全运会田径项目的主办地沈阳,因此风全返回国内之后并没有立即入驻全运会的运动员村,而是向自己的老恩师岳文俊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径直返回了自己的老家探望父母去了。

    尽管风全回家当天并不是休息日,但是他的父母所在单位的领导听说风全“回家探亲”的消息之后,竟然直接给他们放假了。

    当然,这个假也不是白给他们的,风卫国的领导希望得到一件风全亲笔签名的马德里竞技队的球衣;而许景心的领导则是希望得到一个风全亲笔签名的足球。

    回到家里以后,风全先是简单的冲了个澡,然后便开始享用母亲为自己准备的丰盛大餐。

    一边喝着自己最爱的鸡汤,风全一边对父亲说道:“对了,爸,我那个发小张鑫你还记得吧。”

    风卫国:“嗯,记得啊,他大爷跟我还是一个工段的呢。”

    “刚才你们还没回来之前,我本想先去张鑫家里坐坐的。可是当我去找他的时候,出来给我开门的居然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奶奶,而且还说张鑫已经把房子卖给她了。”略微停顿了一下,风全继续说道:“爸,你知道张鑫他们一家搬到哪里去了吗?”

    风卫国:“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自从你被选入省队之后张鑫这孩子就再也没有来过我们家了。对了,你没有他的手机号码?”

    “我去省队那会儿张鑫还没有手机呢,所以我也没有他的号码。”风全摊开双手道。

    “那你们俩这几年一直都没联系过?”许景心插言道。

    风全:“那倒不是。之前我和张鑫一直都是通过qq联系的,可是自从8月初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看到他上线了。”

    许景心道:“会不会是他们学校最近太忙了呢?”

    闻言,风全翻了个白眼道:“妈,哪个学校8月份不放假啊?”

    “也对,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呢。”

    “爸,张鑫他大爷不是跟你在一个工段上班吗,你帮我问问他的手机号码呗?”风全说道。

    “行,等我明天到单位给你问问。”

    …………

    近段时间以来,风全便一直处于训练和比赛的状态,几乎没有任何的休息时间。因此,回到家中的风全便准备睡两天懒觉,好好地恢复一下体力。

    不过,早上8点半刚过,风全便被一阵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风全随手抓过手机,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是自己的父亲便按下了接听键。

    “爸,昨天晚上不是跟你说了我要好好睡个懒觉的吗,你怎么还这么早给我打电话啊?”风全语带不满的说道。

    “大全,我刚才碰到你那个发小张鑫的大爷了,顺便还向他要了张鑫的手机号码。”风卫国道。

    “我亲爱的爸爸,我真是服了你了。你晚一点再告诉我不是也可以吗?”风全颇为无奈的说道。

    “大全啊,你明天下午是不是就要回省队那边准备比赛了。”

    “是啊,怎么了?”风全被父亲的答非所问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风卫国叹了口气道:“唉,刚才张鑫的大爷告诉我,他的弟弟也就是张鑫的父亲在上个月体检的时候被查出了直肠癌。虽然张鑫的父亲参加了医保,但是手术治疗以及后续的放化疗费用,却依旧需要自己负担十五万左右的费用。”

    “为什么参加了医保还要自己负担这么多费用?”风全颇为不解的问道。

    风卫国再次叹了口气道:“虽然国家规定的医保报销比例是80%,但实际上,只有那些价格不高,效果一般的药物可以报销。那些效果很好,价格却很贵的药物却都被列入了c类药品当中,全都无法享受医保的报销。”

    “像张鑫父亲这种需要手术的重病患者就更是雪上加霜了。手术时需要使用的绝大多数医疗器械,以及手术过程中输血的费用都是不享受报销的。而且,这部分不享受报销的费用,还要占到所有医疗费用的9成左右。”

    闻言,风全的脸上顿时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

    由于风全的身体素质非常出色从小就很少生病,所以对于医疗费用相关的事情了解的非常有限。

    而且,从风全被选进省队以后,即便是某些队友们生病住院了,也几乎不需要自己负担医疗费用。正因如此,当父亲向他讲述了医保的“真面目”之后,才会感到非常惊讶。

    短暂的惊讶过后,风全重新开口道:“爸,你把张鑫的手机号码告诉我吧。”

    …………

    北溪市,北溪钢铁公司总医院。

    看到张鑫的父亲正在闭目休息,风全便把自己的发小叫出了病房。

    “张鑫,你是不是不把我当兄弟了?”风全锤了一下对方的胸口说道。

    “我看你最近实在太忙了,而且我这一个月以来也一直在医院护理我爸,所以就没跟你联系。”张鑫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

    “是不是因为没有手术的钱,你才把家里的房子给卖了?”风全一脸正色的问道。

    闻言,张鑫叹了口气道:“唉,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

    虽然张鑫的父亲每个月两千多块的收入,在北溪市来说还算过得去,但是张鑫母亲所在的单位由于经营不善,每个月只能领到不足一千块的最低生活保障金。在张鑫还没有毕业工作的情况下,全家每个月三千多块的收入虽然还能勉强度日,但却很难攒下任何的积蓄。

    也正因如此,张鑫还会为了给父亲治病卖掉自己家的房子。

    “你啊,就是太要面子了。去年你刚上大学的时候,我要给你汇点生活费过去,你就说什么都不要。这回,张叔出了这么大的事你都不说,你说咱俩还是不是哥们了?”风全有些生气的说道。

    “大全,咱们两个确实是好哥们,而且我也知道你现在确实不差钱,但那都是你付出无数汗水换回来的钱。有句话说得好,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我们两个认识这么多年,你也清楚我是个啥样的人,你觉得我可能开口向你要钱吗?”略微停顿了一下,张鑫继续说道:“话说回来,如果我真的是那种能够拉下脸来向你要钱的家伙,恐怕我们早就做不成朋友了。”

    虽然风全很想帮自己的发小一把,但是张鑫的一席话却也让他明白一个道理,他们两人终究只是“朋友”而不是亲兄弟。即便自己真心想要帮助对方,也要考虑到对方的自尊心才行。

    于是,略微思索了片刻之后,风全一脸正色的说道:“兄弟,我知道你是个要强的人,就算我们两个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你也不会白白接受我的帮助。这样吧,这张卡里有30万算是我借你的,你先拿去买个房子,总不能让张叔出院之后连个家都没有吧。”

    张鑫一脸苦笑道:“大全,我知道你是真心想要帮我,可我现在还没毕业呢,什么时候才能还上你的钱啊?”

    闻言,风全微微一笑道:“那可不一定,没准还没等你毕业就有钱还给我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