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戏精总裁太欠揍(26)
    “你摔我,我也抱,我不要撒手。”

    无赖的话语从他口中传出,肖白满头黑线:“哥,您老已经二十八了,不是八岁。”

    又不是没断奶的孩子,在妈妈怀里不下来。

    “几岁能抱你,我就是几岁。”

    她身上有他喜欢的味道,有他熟悉的气味。

    见风言之死活不撒手,肖白也就随他去了,只是思绪渐渐飘远。

    二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绑架案,能够让一个孩子,分裂出多重人格。

    一般都是两个人格,而他却是三个。

    “风言之,你八岁被绑架过,对吗?”

    “你想说什么?”

    肖白的声音一落下,他埋在她颈间的表情就变了,眸色也染上了几分嗜血。

    气息也变得十分危险。

    “我知道你不想多谈,我只是询问一下。”

    “沁沁,不该插手的事情,不要插手,会受伤。”

    他的语气很轻,语调更有些奇怪。

    肖白眯了眯眼。

    这句话,是提醒她不要擅自调查他吗?

    受伤?

    是绑架的人,还是他来伤害她?

    “风言之,你会伤害我吗?”

    “我不想。”

    他没说不会,只说了不想。

    肖白幽幽笑开:“风言之,你只要记住,就算插手了一些不能插手的事情,也只是因为人对我来说,很特别。”

    她推开他,看着他晦涩不明的面色,她轻轻一笑:“我今天,回以前的房子住。”

    他不想她掺和,而她偏要掺和。

    既然道不同,就不相为谋。

    “你是要离开我吗?”

    他的声音一下子森冷下来,连带着室内的气温也降低了很多。

    肖白回眸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被血色染红的眸子,她轻扯唇角:“风言之,你真无聊。”

    她的话对风言之来说,相当于默认,他伸出双手掐住她的后颈,俊脸满是森冷的占有欲:“沁沁,你该知道,我是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风言之的手很用力,仿佛要掐断她的脖子一样。

    “风言之,你就不怕我死吗?”

    “你死了,尸体就离不开我了。”

    他突然笑开,唇角带着嗜血的邪佞,若是旁人看到,定会吓得晕过去。

    但,肖白不是旁人。

    她蹙眉,扯起唇角道:“你打不过我。”

    “打不过,也不会放任你离开。”

    她只能是他的,只能在他身边。

    囚禁也好,尸体也好,都可以。

    病态的心情让肖白有些无语,这才是真正的蛇精病。

    “风言之,我话放在这里,我离开是因为你不让我调查你当年被绑架的事情。而你,刚刚威胁我,如果我调查,你就会伤害我,所以我离开。我离开,怨你自己。”

    她的话非但没有让风言之松手,反而抓的更紧:“我不是告诉你,不该你掺和的事情,不要掺和进来吗?这里的事情,你又知道多少?”

    当年的事情……

    想起当年,他眸中的血色更加浓郁,满脑子只有三个: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就不会有人知道当年的事情;也不会有人去调查当年的事情了。

    见风言之失去了理智,肖白反手一扣,拽着他的衣领将他甩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