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与师兄话别
    ,!

    皇甫毅的故事说完了。

    雪山巅又陷入长时间的沉默。

    洛长风看着师兄,心中滋味复杂,但更多是误解师兄的愧疚。

    时至今日他才明白,原来师兄所做的一切是在为自己除魔,剔除屠刀残留体内的魔性,方有他现在彻底驾驭屠刀的能力。

    而要完成这一点,需要经历最残酷的背叛,死中求生。所以师兄才会趁着自己重伤落井下石,取走三十五瓣莲花。

    这是及其危险的过程,也是一种赌博。

    只是洛长风不知道,师兄为何会如此成竹在胸,说道:“我若没有重铸心境,就此一蹶不振,或者命丧别处呢?”

    皇甫毅背对着他,那双愈发暗淡的眼睛已经看不清面前风雪里的墓碑,只好盯着虚无,用尽量平静的语气说道:“做鬼总比留在世间为魔要强。书院数千年声誉,不能毁在你一个人的手中。”

    皇甫毅的话听着冰冷无情,可却是洛长风最满意的回答。

    因为这才是师兄。

    书院有书院的骄傲,即使它不复存在,它的骄傲依然会流传世间,依然会有人守护。

    按照师兄的脾性,或者会痛苦自己崩溃的死去,但也绝不允许入魔的师弟为祸人间。

    皇甫毅顿了顿又道:“你既是棋开大世的天命之人,就不该如此轻易被击溃,更何况,你是我皇甫毅的师弟,也是老师最后一个学生。”

    皇甫毅的道理总是如此没有道理,总是如此简单。

    由始至终他相信洛长风能够重铸心境驾驭屠刀成为真正的书院执刀人,别无他由。只因洛长风是他的师弟,是老师的学生。

    这个解释何其骄狂。

    洛长风听着却笑了。

    心想师兄果然还是师兄,如往常一样,一点儿也没有变。

    眼前已是无沮暗的皇甫毅隐约听到师弟的轻笑,他甚至有些不确定是否出现了幻觉错听,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哪怕他什么也听不到。

    “你怨恨师兄吗?”他问洛长风。

    这是洛长风曾问他的问题。

    昔年在书院里,洛长风不止一次问过他。现如今他也很想知道,那日亲手取走三十五瓣莲花,师弟是否怨恨自己。

    洛长风不愿欺瞒:“怨过。”

    皇甫毅点了点头笑道:“这样师兄就放心了。”

    洛长风觉得奇怪。

    正想开口询问,却又听师兄说道:“我要死了。”

    四个字眼犹如五雷轰顶震荡着洛长风脑海。他极为不解地看着师兄,好端端的,怎么会死?

    风雪撩动皇甫毅的衣衫,洛长风恍惚发觉师兄的背影不知何时已不再那么挺拔。

    他知道师兄不会无缘无故与自己说笑,顿时一股恐惧感遍袭全身:“师兄!”

    眼耳已彻底与世界隔离的皇甫毅说道:“每个人都会死,何况我已死过一次了。”

    洛长风走到皇甫毅身前,愕然发现师兄的眼睛已彻底空洞。

    霎时间心沉了下来。

    皇甫毅双腿瘫软,元神将耗损殆尽的他临倒之际开口:“扶着我。”

    脑海遭受重击已不能思考的洛长风连忙搀扶着师兄缓缓坐了下来,坐在雪山之巅墓碑前。

    洛长风焦急的握着师兄手腕,欲输送修为,却被皇甫毅反手推掉,摇了摇头:“没用的。我的元神耗尽,已是药石无灵。”

    洛长风不解:“为什么会这样?你的元神不是与这副躯体彻底融合了吗?怎么会,怎么会耗尽?”

    皇甫毅的气息开始变得薄弱,声音也开始沙哑:“师兄已听不到你说什么了。你也莫要悲伤,因为师兄早知道这一天会来。只唯恐来的太早,担心你无法重铸心境,担心没能完成书院的重建。”

    “好在一切都来得及。”

    “能见你最后一面,能将崭新的书院交到你手中,这已是最完美不过的结局,师兄九泉之下也有颜面去见老师了。”

    皇甫毅从月牙坠取出舍己刀,交到悲痛的洛长风手中。他气息细若游丝,已彻底没了声音,只剩下口型:“将护院刀给柳十三那孩子吧,告诉他,书院的骄傲不能丢!”

    洛长风紧紧握着舍己刀,看着奄奄一息的师兄,用力的点了点头,热泪盈眶。

    皇甫毅伸出手,凭空摸索着:“师弟,师弟……”

    洛长风慌忙握住:“我在!我在这儿,师兄……”

    仅存的一丝触感传入掌心,皇甫毅咧开嘴笑着:“将书院传承下去!来世,我可还是会登山拜师的。”

    洛长风眼眸里,师兄罕见的一抹笑容彻底定格。

    他微蹙眉头,鼻尖酸楚。

    他轻轻眨了眨眼,两行热泪滚落脸颊……

    忘情川里的风雪顿时紧骤了起来,尤其在院落后的那座雪山之巅,风雪狂暴,卷起一道长约百丈的龙卷,直通天际。

    在那龙卷之中,有成千上万道刀光剑影。

    那是屠刀的血煞刀光,是浣花洗剑图中无数柄剑的剑光。

    那是洛长风的长啸!也是他无尽的悲痛!

    四座墓碑前,风雪龙卷里他站起了身。

    他起身的一刻,龙卷爆开,于是刀光剑影与天地之间所有的风雪刹那静止在虚空之中。

    洛长风看着躺在墓碑前的师兄,掀起前襟,双膝跪倒。

    “师兄好走!”

    洛长风叩别师兄。

    忘情川里静止的一切随着他叩首而尽数低头。

    ……

    晚间。

    菩提书院如火如荼的招生考核终于结束了小半。

    那些来自天下四方的年轻学子与同行的家人或山上露宿扎营,或回到城中客栈。繁星满天的夜幕里,热闹整日的书院难得迎来短暂的清静。

    安红豆上了山。

    事实上洛长风进入忘情川后到现在,便再也没有出来过,这让江满楼等人极为担心。

    在对应天的追问下,江满楼与李星云一众十子同袍方才了解到,原来师叔祖皇甫毅已为时不多!

    可能曾身为书院学子,出于对无相道宗的敬重,他们不敢擅自闯入忘情川中。

    这才将消息告知天香阁里的安红豆。

    于是满心担忧的红衣提剑来到紫竹林。

    乘着竹筏入了风雪不绝的忘情川,安红豆朝那幽静的院落走去。将每个房间都寻找了一遍,点亮灯烛后,依然不见洛长风的身影。

    有些焦急的她释放元神感知,终在院落后的雪山之巅,察觉到洛长风的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