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书院里不成文的规矩(上)
    ,!

    依旧是菩提书院阳光明媚的那个清晨,书院里新一届学子在那菩提树下,接受洗礼。

    那存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菩提树,垂赐菩提子,自此佩戴在学子们的腰间,成为新一届菩提书院学生身份的象征。

    这种象征适用于整个天下。

    “腰前挂的东西越来越多了,除了同袍血玉珠外,现在又多了个菩提子。好在它们都比较轻盈,否则就走不动路了。”雪儿把玩着入手一片温暖如玉的菩提子,也不知是在高兴还是在抱怨说道。

    江满楼大少瞥了她一眼指了指自己腰间:“你那也叫多?看见这儿没有?这儿……天西产的月牙坠,你们带在手腕,我挂在腰间。这一块,南海的蓝田暖玉,冬暖夏凉,有静心养气凝神洗髓的神效。还有这一块儿,百花岛的珊瑚琉璃雨,这一块儿……大沙漠的水晶沙……”

    江满楼走起路来叮叮当当,腰前那一块块配饰可是清脆悦耳的紧。

    看的洛长风等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长风的菩提子,与我们所有人都不一样?”李星云眼望着洛长风腰前的烟色菩提子,露出不解的神色。

    这或许也是同行这一届学生之中,所有人心中都有的疑问。

    菩提树下,他们都问过青衣教习,然而青衣教习却闭口不言,只说这是规矩。历来书院六字门中,川门弟子都是如此。

    这话当然是搪塞。

    虽然蒙过了部分学生,可像李星云这般耿直的书生,凡事就像是求学问道,不弄个清楚明白,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于是众人都停了下来。

    所有学子纷纷围了过来,将洛长风等人围在中间。

    一双双眼睛,炙热的看着君泽玉。如果说在今届学生之中还有人知道这其中区别的话,那么这个人非君泽玉莫属。

    “我可以说说吗?”君泽玉看了看洛长风一眼,请求后者的意见说道。

    “如果你知道,还是说清楚吧,刚好,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洛长风虽然心中隐隐有着猜测,这身上的烟菩提可能与师尊无相道宗有关联,毕竟如果论起辈分,这书院所有学生,可都是他的后辈该唤他师叔祖!

    这身份地位在菩提书院之中,多少还是有那么些特殊的。就像是菩提子用来区别书院学生的身份,而烟菩提是用来代表着川门无相道宗弟子的身份一样。

    他是这般想着,自然也想得到验证。

    君泽玉是天东经天十二星天机星嫡传弟子,就是一部行走的百科全书,有他在,似乎没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

    君泽玉首先说了一句简单的概括:“其实这不是菩提子,与我们大家都有所不同,这是一颗菩提心!”

    这句话瞬间引起一片哗然!

    “据说菩提树三年开花结果,每三年都会结出一颗菩提心,是为三千菩提子之首之意,难道说今届书院入学学生之中,长风学友被当选成为了我们所有人之首?”

    无数道目光带着质疑与欣羡,敌对与震撼,一时间都落在了洛长风身上。

    这世上除了一种叫做骂杀的杀人方式之外,还有一种叫做看杀。

    雪儿那看着洛长风的琉璃般的眼睛,流露出崇敬之色。

    翎儿开始有些担心自家公主起来,生怕公主这连书院第一课还不曾上过,就会坠入爱河。

    身为同袍十子,重阳、离落、月氏兄弟虽然不知这其中因由,却也为洛长风感到高兴。

    李星云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

    江满楼有些不满,当然也有些嫉妒。按理说,菩提书院六字门中考试,他的综合成绩第一,在那天香居,所有人也见识过了,这颗菩提心如果代表着新一届书院学生之首的象征话,该是给予自己才对。

    怎么会落到了长风的手中?

    不过想想,书院应该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唯一能够解释的通的,就是洛长风川字门弟子的身份。他可是唯一一位被川字门招收的学生。

    所以江满楼继续问道:“这是当选,还是理所应当?又或许是菩提书院里,不成文的规矩?”

    君泽玉笑道:“理所应当。”

    “哇喔……长风大哥好厉害!”雪儿几乎跳了起来。

    洛长风笑了笑,看着君泽玉说道:“还是别卖关子了。”

    君泽玉点了点头:“菩提书院自成建以来,有一从不为外人知晓的定律。那就是,凡每一届招收的学子之中,若有学子被纳入书院川门,则必当会在日后的修行之路中,成为那一届学生之中的翘楚,或者说第一人!”

    “这个定律一直延续到三届之前,也就是川门最后一次招收学生的那一届,从无例外!”

    洛长风一字一句听得很是清楚。

    原来自己身上的,不是菩提子,而是菩提心。

    代表着自己未来将会是这届书院新生之中,最强的一人。

    他不知道书院这么安排是有怎样的用意,是用来自于同窗学子的威慑来给自己施加压力吗?

    哪怕无法成为书院新一届学生之中第一人,也要拔苗助长?

    不过这终归是一件好事情。

    最起码,那些能够看得到未来的老家伙们,对自己的期许不错。最起码,自己知道这一生,不会太过于平凡。最起码,为洛河洛家报仇有望。

    可这些学子们就不这么想。

    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哪有年少不痴狂的人?

    虽不是争着吵着要向洛长风宣战,斗个你死我活,看看书院新生第一人到底谁属。可那一道道不善的目光,早就反映出他们的心理活动。

    他们不服!

    最起码,现在不服!

    如果说川字门中每招一人,都会成为同届学生之中第一人,那川门之道还会沦落为现在门可罗雀的模样吗?早就应该是门庭若市,桃李遍天下了啊?

    “哼,天道都无常,就算是定律,也该有例外的时候。”说话的人名叫关山,入学考试流门甲上的成绩,来自于牧云州。

    “说的不错。间接客观的评论,所得出的结论,总归是要经过实践来证明,才具有说服力。”接话的人名叫牧千野,入学考试流门甲上的成绩,同样来自于牧云州。

    他们都是彭九的十子同袍。

    洛长风素来对于挑衅,都不会纵容。

    洛门仅存他一人,不是为了活着受这些挑衅而无动于衷的。

    “你如果想要实践来证明,随时恭候。”他看着那关山和牧千野两人,笑了笑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