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剑二十四
    离落抬起头望了望星空。

    星空之中有一条望不到边际的银河。

    那是约莫半年前,在一个平静的夜晚出现在星空之中的银河。

    他很清楚的记得当那条银河突兀地出现在星空之中时,整座昆仑山七十二峰所受到的无法言喻的震动!

    那条切开星空彼岸的银河来自于某人的一剑!

    某人抬一瞬,一剑划出了一条银河!

    对于整个天下来说,无论是星空里的银河还是划出银河的剑亦或者人,早已不是什么鲜为人知的秘密!可是对整个天下来说,却没有人知道那夜于菩提书院斩出这惊天一剑的人消失之后的踪迹。

    没有人能够掌握得到一名圣人的踪迹。

    天阁天老人也不行!

    离落从未曾想过,菩提书院放榜时,那位曾与自己在天香阁里喝过酒的疯癫老道,竟会是剑阁老祖之徒,竟会是掌门摘星老人的师弟。

    他更未曾想过,那种修为境界已达圣人级别的至强者,会出现在自己眼前。

    易行川或者说观星客就在离落的面前,而且还问了一个问题。

    “没有趁的剑,倒不如不用剑。”离落压抑着内心的震荡,强作镇定说道。

    他看了看柳烧天一眼。

    当初凝聚出元神之后的柳烧天意气风发地找到了书院,在八百宗论道之际要与皇甫毅争个高下长短。可还未曾有出的会,便被揭开封印的观星客吞了元神,变成了如今这副不知生死傀儡的模样。

    而离落也是在杀掉那名外门弟子之时才凝聚元神,破境进入元神境界。面对这么一尊至高无上却不明所以吞人元神的圣人,离落又岂能平静!

    “你似乎在恐惧?”

    这世上没有人能够逃得过圣人的观察,离落的恐惧自然也不例外。

    观星客捋了捋胡须说道。

    “是敬畏!不是恐惧!”离落否认说道。

    “哦?你倒是说说这二者之间的区别。”

    “敬畏不见得会在师叔祖吞噬我元神的时候等死,恐惧却只有等死!”

    “你唤我师叔祖?”

    “观星老人与摘星老人同出老祖门下,按照辈分来说,我唤你声师叔祖也不为过。”

    “呵呵呵……”观星客忽然笑道,“原来你是在恐惧本座吞你元神。”

    “师叔祖身边的傀儡是我剑阁弟子柳师兄,如今的地玄新榜榜首。他如今的模样,可并不像元神附体。”离落说道。

    “本座确实亏欠于他!”观星客说道,“说起来,如若不是他的燎原之火助了本座一臂之力,真正的观星客也不会重回到这世间。”

    “所以这就是师叔祖对待柳师兄报答的态度?”离落挑了挑眉。

    “你说错了。”观星客摇了摇头。

    “哪里错了?”离落说道。

    “其一,燎原之火虽然助了本座冲破封印,但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的效用。没有燎原之火与他的元神,本座冲破封印也只是早与晚的问题。其二,柳上原虽无元神,可他现如今的实力绝对要在书院小儿皇甫毅之上。哪怕是当今剑阁铜剑门门主遇上了他,也要忌惮三分!这种云泥般的实力差距,不算报答么?”观星客辩解说道。

    “我很庆幸不是我的元神助了师叔祖一臂之力。”离落说道。

    “那么你是不愿拥有这般实力了?”观星客说道。

    “一具没有痛楚没有七情六欲的傀儡,哪怕足以比肩人世间的圣人,于我而言也不会有任何的吸引。”离落目光坚定地说道。

    他很清楚与这位观星客彻底失去谈判的筹码,结局会是怎样。

    在圣人的面前,别说他只有元神境界的修为,就是换做菩提书院院长大人,也改变不了注定的结局。

    此余生尽,他心中虽有万般的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你在决心求死?”观星客说道。

    离落沉默。

    刚破境进入元神境界的他,毋庸置疑实力已经在地玄新榜之上。换句话说,无论是菩提书院的十子同袍还是天东八百宗那些自诩的三代奇才,在他的面前都会黯然失色。

    他离落才是名副其实的天骄!

    他领悟了自己的剑道,他精彩与辉煌的人生才踏上征程。

    未来似乎在向着他招,然而他还没有迈出半步,一切便又突兀地宣告结束。

    他觉得今夜,无情天和他开了个玩笑。

    一个并不好笑的玩笑。

    离落苦笑:“我似乎别无他选。”

    除了认命之外,除了变成一具唯命是从的剑傀之外,他真的别无他选。

    离落几近绝望。

    他知道自己要死了。

    他想在临死之前燃烧自己的修为,哪怕伤不了眼前人分毫也要穷尽生命之光与元神之火。

    他的气息逐渐升腾,一道道金黄色的元神之力缭绕在他周身。

    他长发飞舞,他紧紧地握了握拳,眼中充斥着死亡般的灰暗之色。

    他打算拼命。

    然而却听到观星客再度开了口:“其实,你还有另一个选择。”

    离落有些惊讶地望着观星客。

    虽然心中极为的不解观星客今夜的出现究竟意欲何为,可他隐隐觉得这句话不像是欺骗。

    圣人欺骗元神境界的凡夫俗子?这是天方夜谭!

    如果真的另有目的,那么他的另一个选择会是什么?

    离落周身的元神之力渐渐地黯淡了下来,他那攀升的气息也是缓缓趋于稳定,他松开了紧握的。

    观星客伸出了。

    枯皱如柴的掌之中闪现而出一把剑。

    一把通体冰凉,寒光隐隐如月的长剑。

    离落看到那剑的第一眼,脑海中便涌现而出一副副挥抹不去的画面。

    那些画面尽是剑招!伴随着这剑共生的玄妙剑招!

    那些剑招犹如烙印在离落的元神之上,他只看了一眼,便再也忘却不了。

    他甚至刹那间沉浸在了其中。

    离落惊慌地摇了摇头。

    他试图让自己清醒。

    他的脸上带着不可思议,他心有余悸地看着观星客中那把剑。

    他发现那长剑剑鞘之上刻着四个字眼。

    那应该是此剑的名字。

    “剑二十四!”

    他确认这就是此剑之名。

    因为他听过此剑之名。

    天阁所铸神兵榜之上有两把及其特殊的剑,传闻那两剑的共通之性在于与生俱来的两部完整的玄奥剑法。

    剑随剑法而生,剑法应剑而用。

    如今在大燕帝国尊皇燕白楼中的雪霁,神兵榜排名二十一位次的雪霁,便是其中一剑。

    另一剑就在眼前。

    剑二十四,于神兵榜中排行二十四。

    它是一把剑,也是一部剑法。

    剑名二十四,同样剑招二十四!

    (ps:最近订阅好惨呐,求支持,求鼓励。再忍忍,没有几章了,咱们男主就要上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