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满天的箭羽纷乱落在耳际
    /p>夕阳斜照。

    林间飞雪。

    片片雪花点缀着玉带挽起的青丝,剑眉星目里透露着刚毅气息的天刑将使出万钧之力,脚踏着雷芒电丝游走的巨大剑印镇压而下。

    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速度让骤缩的空间仿佛有种崩塌的迹象,剑印周围边缘莫名的气浪滚滚而开,掀起无数尘烟飞土。

    某一刻。

    有柄飞剑自下而上刺中镇压而落的剑印。飞剑以剧烈的速度颤吟震动,剑尖与剑印触及之处成片的零星火花电芒激射,然后便听到金裂的声响,那柄飞剑赫然间崩碎。

    剑印尚没有继续压落,第二柄飞剑紧随而至。

    第二柄飞剑崩碎。

    紧接着第三柄,第四柄……第十柄……第一百柄,数不清的飞剑崩碎,数不清的飞剑又蜂拥而至。

    对于元神受损的洛长风来说,以元神御剑,尤其是分散元神御剑千柄是及其耗损修为的一种手段。

    稍有恍惚则会被千剑反噬。

    他是在赌。

    与修为今次当世圣人的十天显圣交手,本身就是一种九死无生的赌博。

    当初三千尺剑壁,白衣骆冰借他身体斩杀本就负伤在身的大欢喜菩萨是一种侥幸。江都城外,若不是他误打误撞破开生死磨盘棋,以离落百年修为对敌棋剑双甲李太白也是胜负只在五五之数。

    如今的情况与前两次皆有不同。

    十天显圣之中,天刑将铁冷不及书山墨颜之才气,不及天刀断千劫之盛名,不及棋剑双甲李太白之洒脱,不及魔门青衣袁天罡之诡谲,不及井中月藏镜人之神秘,不及日不落摆渡者之传奇,不及酒招旗之淡然……可这位看起来不过正直盛年的天刑将,却无疑是十天显圣成名最早的那位。

    好似帝御天开创帝王盟之初,此人便早已率领颇有底蕴的世家跟随其右,而且修为深不可测。

    这位天刑将如此普通,却又如此不普通。仿佛他可以让自己一夜之间成名天下,又可在一夜之间默默无闻。在洛长风看来,这是极为可怕的地方。

    嘴角又有鲜血溢出。

    洛长风顾不得惋惜浣花洗剑图中古老藏剑的断送,凝聚元神再度御剑飞出。

    剑印镇压而落的速度终于缓慢了下来。

    上千柄飞剑怒吟,让那剑印浮现一道裂痕。

    眨眼间的功夫裂纹扩散,像是一面铜镜般崩开。于是剑雨流光般的飞剑穿透剑印,自天刑将身遭周围飞驰而过。

    身处剑雨之中,铁冷神色依旧平静如初。

    他居高临下俯视着面色微露苍白的洛长风一眼,剑指苍穹,赫然引下一阵风雷。

    宛如雷河倾泻,紫色的雷电让周遭大地顿时迎来灭顶之灾。

    雪儿与五位大流沙生死搏斗,察觉到危险,也毫不迟疑不得不纷纷撤退到数百丈之外。

    那一霎,雪儿瞧见尚在风雷之下的洛长风。

    风雷击落。

    只一念间而已,被大雪覆盖的数十株古树焦黑,雷火在燃烧着干枯的躯干。大地出现一片灼烧后黑烟缭绕的深坑,入眼处满是死寂毁灭的景象。

    “长风大哥!”

    这一幕入眼,流眸里蕴含着泪水的雪儿悲痛欲绝。

    她一剑横扫,恐怖的霜寒气息遍地生冰凌。

    逼退五位大流沙之后,红袍朝着那焦黑寂灭的深坑翩然飞起。

    她在心底不停地呼唤。

    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看似没有任何生命迹象的大地深坑之内,骤然升起一团耀眼神圣的光芒。

    耳畔仿佛有无数的精灵发出悦耳的叮铃声响,那团圣辉光芒缓缓升起。

    雪儿止住身形,蹙眉望去,看到一朵圣洁开放的莲花。

    那莲花升起。

    三十六瓣花瓣翩然剥落,剥落的花瓣却又各自为莲。

    残阳下的天空里依旧有大雪纷落。

    然而此刻,无论大雪还是残阳,都在这三十六朵冉冉升起的莲花圣辉之下黯然失色。

    “三十六字莲生诀!”

    看着如灯笼般缓缓升起的三十六朵莲花似在结阵法困住自己,伫立虚空的天刑将铁冷面色终于有些凝重。

    黑烟缭绕的深坑之内,颇为狼狈的洛长风站起,手中提着一柄刀。

    书院护院刀。

    也是舍己刀。

    自书院毁于天东八百宗神像之手后,洛长风便不再使刀。

    不用护院刀,也不用屠刀。

    两把刀像是被他珍藏了起来。

    其实他并没有刻意珍藏,他只是在养刀。

    豢养刀之意。

    这种修刀之法并不是他开创先例,事实上早有前辈开先河。

    刀痴白羽刀断白楼门前,曾在书院养刀三年。三年不出刀,只为白楼门一战。

    洛长风刀道修为可以说传自刀痴前辈,此修刀之法便是仿效。

    书院刀入手的那刻,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磅礴刀意犹如决堤的碧水江翻山倒海倾泻如洪。

    刀吟入耳。

    焦黑的大地出现一道笔直的风痕。

    刀吟再入耳。

    燃烧的枯木树枝无声无息出现整齐的切痕断口,枯枝断落。

    刀吟声于耳畔不绝。

    天空里雪花被无形而无踪的风痕切碎。

    虚空之中凭空而现数之不尽的虚痕。

    被三十六朵圣洁莲花困住身形的天刑将铁冷再度剑引风雷,于身前结一片风雷光幕。

    刀意袭来,风雷光幕竟被撕开。

    绾着三千青丝的玉带被切断,天刑将披头散发。

    他横剑于身前。

    剑断。

    随风扬起的发丝被刀意切断,飘落眼前。

    这一刻,天刑将铁冷终于动怒。

    自位列十天显圣以来,从未有一战值得他动用真正的实力。哪怕当年随着帝御天征讨魔门,他也不过是中规中矩。

    因为无人堪胜他手中剑,无人能敌天上风雷。

    他未曾想忘却了一点。

    洛长风曾在书院死过一次,如今看似与凡胎肉身无异,事实上洛长风的体魄乃是由三十五片莲花花瓣与半颗玲珑心重新铸就。

    也就是说,洛长风并非寻常凡体,剑引风雷对其并无多大损害。

    想通此中关节之后,天刑将眯了眯眼。

    大手一伸,虚空破裂。

    有一杆古意盎然的大戟自虚空裂痕缓缓探出。

    **八荒戟入手!

    洛长风拔刀。

    残红的天空刹那被紫色雷河取代。

    三十六朵圣洁莲花被雷河湮没。

    洛长风出刀。

    天刑将自雷河走出,宛如审判世间罪恶的天外刑罚者。

    五大流沙面面相觑。

    雪儿如有所思。

    刀痕将雷河切成两半。

    然而下一刹,被恐怖刀痕分开的雷河再度融于一体。

    天刑将大戟遥指。

    他欲开口审判众生。

    他尚未开口,漫天箭雨自遥远处纷飞乱落而来。

    “乖乖!天之刑罚,代天审判……”

    远处,江满楼看着紫色的天空,心有余悸。

    想着终于是赶上了,否则待这位天刑将真的开了刑罚之口,那袍泽小子也好,大燕公主也罢,恐无命矣。

    (ps:天刑将来历不凡,嗯,只能透露这么多。本章节名字取自一首歌,春泥,谢谢。求月票。)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