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修佛(下)
    又是一个十年,南山禅师李星云重新回到扶疏镇清河前的庙宇。他的模样与七十多年前相比没有任何变化,仿佛是长生不老的那种人。

    不过扶疏小镇里的普通百姓就不同了,日升月落天道循环,躲得过战争灾难,也逃不脱生老病死。

    七十载光阴,世代更迭的小镇已无人再记得他模样,更加无人知晓原来荒废了几十年的庙宇竟是居住有人。

    南山禅师李星云推开庙门,将禅杖包袱放到记忆里的卧室后堂,然后便开始忙碌起来。如同七十年前他第一次来到破庙时一样,制作日常生活所需的工具,整修庙宇,最后煮饭烧饭。

    毕竟有了经验,李星云做起这些已经轻车熟路。他只用了十数日,便让庙宇恢复如初。

    又是三月初九,一个晴朗花开的日子,他斋戒沐浴,而后焚香。

    李星云双手合十站在翎儿的佛像前,静默地望着自己的佛,露出久违的笑容。

    他知道,翎儿也在笑。因为他行脚天下的这十年,想通了所有的事,他觉得与翎儿重逢的日子临近了。

    便是带着这份喜悦,脑海里又浮现翎儿生动的倩影与笑容,南山禅师李星云盘膝坐在蒲团上,一手握着刻刀,一手握着巴掌大的石头。

    他轻轻闭上双眼,开始回忆。

    从最开始的地方回忆,他想到了落秋村,想到村后独居在竹林药炉里的那位白发苍苍却身姿挺拔一派宗师模样的老人。

    他是曾亲手创立魔门令天下强者闻名而胆寒的上任门主,他名白知秋。

    在李星云的眼里,先生白知秋是位大家。无论琴棋书画四书五经,还是法行易术流修行者的五字门,先生无一不精。

    回想着与先生初识及后来拜师相处的种种,不知不觉间,李星云手中的刻刀已在石块上雕刻起来。

    石屑如粉末渐渐堆积了一层,李星云的刻刀在石块上划动愈发游刃有余。数个时辰过去,石块已粗略有了人形模样,变得光滑似镜。

    李星云觉得有些口渴,便去烧些热水,给自己斟了杯茶,稍作休息后又开始继续忙碌手中活儿起来。

    时间飞快的流逝,夕阳藏在西山后,然后夜尽又天明,一直到夜幕再次降临,李星云方才停下手中刀。

    面色虽有些疲惫,可看着手中成型的佛像,他的眼里却在闪烁着光芒。

    是的,耗费两天光景不眠不休,只饮了些清水的他修了第二尊佛,翎儿的佛。

    舒展舒展筋骨,他扶着香案起身,将巴掌大的佛像轻放在三米高的翎儿石像脚下,李星云取了扫帚,打扫着蒲团前的碎屑。

    然后便开始煮饭。

    ……

    夜深人静。

    鲜有人造访的庙宇藏在绿树丛林间,李星云躺在床上,隐约能听到清河的流水声。

    宁静的夜总容易让未眠的人勾起思念,想到与翎儿的重逢日渐渐来临,他甚至有些莫名的激动。

    再等些时日吧。

    他想着。

    再等些时日,等自己将佛于人间的万千相尽数修成翎儿的模样之后,他就能与翎儿相见了。

    是的,修佛并不仅仅是指修翎儿本相佛。

    佛在众生中。

    卖青菜的大婶可以是佛,庙前清河可以是佛,清河里青蛙可以是佛,周围绿树花丛可以是佛,就连李星云此刻躺着的床榻,都有可能是佛。

    或许说不准,连他自己也是佛之一相。

    佛于人间有万千相,他要修佛,就要修佛在人间的万千相,修翎儿的万千相。所以白天的时候,他想着先生白知秋的模样,修的却是翎儿的佛身。

    原以为这会很困难,比起依着翎儿模样修翎儿佛身要困难得多,没想到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完成万千相佛之一相。

    这让他更加坚定了信念。

    所以朝阳初升时,他早早地起了床。吃过早餐后,他盘膝坐在翎儿佛身前开始静思。

    佛于人间二三相,他想到的是自己的父母双亲。

    脑海里浮现父母样貌,手中刻刀又开始在石块上雕刻起来。

    ……

    转眼过了两年。

    与两年前相比,清河前的庙宇里佛像渐渐多了起来。李星云将翎儿的万千相摆放在那尊佛身脚下,看起来如同万佛朝宗一样。

    只不过眼下的佛像数量若称万佛朝宗还是过早了些,而且近些时间,李星云雕刻佛身愈发觉得艰难,似乎每每完成一尊佛像,耗费的时间都在隐约增长。

    就仿佛,佛在刻意隐藏。对此,李星云虽说比往常要更加劳累些,但却并不在意。

    还是那句话,他有的是时间。

    ……

    他又再凝神雕刻。

    他想起村子里儿时的玩伴,耗费两月完成一尊翎儿佛身。想起曾研读过的一部百家典籍,花了整整半年修出翎儿佛像。

    他想起鱼儿,修了一尊掌心佛。

    他想起雨滴,又修了一尊掌心佛。

    他想起书院明镜台,然后修佛。想起十子同袍,又再修佛。

    他修佛修了十年,百年,而后五百年。

    庙宇里已经记不清修了多少尊佛像,他没有刻意去数,因为他未曾见到翎儿,他知道,佛的万千相尚未曾修完。

    于是他继续修佛。

    一千年后,他想起此生三不负,修了一尊佛。

    一千一百年,想起红叶寺,修了一尊佛。

    一千两百年,想起少女阿狸,修了一尊佛。

    一千三百年,想起碧落黄泉十年路,修了一尊苦行佛。

    一千四百年,想起灵山大雄宝殿里的佛祖金身,他修了一尊金光闪闪的金身佛。

    一千五百年,他忽然想起石桥禅。于是他没有修佛,他握着刻刀与石块突然离开庙宇,找到当年练剑的那座石桥,楼外楼前的石桥。

    他站在石桥边,看着夕阳洒落,映照着石桥。想起楚禅心的模样,于是他修了一尊前世佛。

    他双手紧紧地握着最后一尊佛,迈步向那石桥走去。

    他喃喃道:“前世我是一个和尚,遇见了你,我便乞求佛祖将我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只求你从桥上走过。”

    李星云踏上石桥第一步,听到了一个声音。

    “你来了。”

    “我等了你一千五百年,你终于来了。”

    李星云豁然抬头。

    脚下石桥哪里还在,化作一片金光,然后金光里走出一个人。

    (ps:修佛终于写完了,长舒了一口气。钧天图到此,李星云这个角色,可以说塑造完了。这是书生最后一个单独的情节,以后会有他的描写,但不会太多了。因为他已经圆满。楼兰自认为关于修佛的情节写的还是不错的,这里或许会有将夜里修佛的一些影子。无可否认,我也确实想到猫腻大大的将夜,宁缺修佛的情景。不过庆幸的是,楼兰跳脱了将夜的修佛,在里面加了一些自己的理解,比如说将万千相都修成翎儿的像,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石桥禅的铺垫。不得不佩服自己,太有才了。咳咳,求月票。)钧天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