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二章:龙木崖
    倾城带着萧君墨来到龙族圣地,龙木崖!

    龙木崖,古老的山脉,巍峨壮观,地势险峻,矗立的山峰,气势恢宏,高耸入云。

    龙木崖的中断,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即使是漆黑如墨的夜晚,依然看得出,气势磅礴。

    倾城带着萧君墨走进一处山洞里,山洞越走越宽,石壁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各种形状的龙腾图。

    巨大的夜明珠,嵌在洞顶上,将石洞里照得如白昼一样。

    慢慢往里走,一股寒气逼人,让人透心透肺的冷。

    石洞的中央,放置这一张白色的千年寒冰床。

    在缭绕的冷雾里,躺着一名白衣女子,女子五官精致,瓷白的肌肤上白璧无瑕,长长的睫毛卷翘如蝶翼般漂亮,玲珑的琼鼻下,一张嫣红的唇瓣,唇线绝美,丽质天成,女子如静静睡着,很安详,即使是天塌下来,也与她无关。

    看上去也只不过是二十五六岁的模样,和倾城口中的老太婆,完全不沾边。

    萧君墨静静的看着千年寒冰床上的母亲,心底居然平生第一次为了除洛辰曦以外的女人抽痛着。

    倾城俊逸的容颜上,带着一股强烈的思念。

    他们从相爱到分离,短短数年的时间,她在这一躺就是几十年,真正无情的就是她。

    “龙倾城,我告诉你,你要是找不回儿子,永远都不要来见我。”女子嚣张跋扈的样子娇俏可人,记忆犹新。

    “龙梦舒,你想干什么?”

    “哈哈……”女子笑得悲痛欲绝。

    “龙倾城,都是你的错,依素缠着你,你杀了她呀,你为什么要等伤害了我们母子,你才肯觉悟,我的儿子,那是我的命,我要睡了,没有带回儿子来,你不要来见我,没有儿子,我一天都活不了。”女子绝情的陷入了沉睡,是他毕生难忘的痛苦。

    没有了儿子,还有他,她却依然无情的选择了沉睡。

    男人不是不会心痛,只是痛在心里。

    倾城微微闭眼,敛起眼底所有的悲痛。

    他冲着冰榻上的女子怒声吼道:“龙梦舒,儿子来看你了,你若是在不醒过来,我龙倾城发誓,回去就休了你。”

    只是,女子依然静静的躺着。

    连睫毛都没有动一下。

    萧君墨缓缓跪地,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

    他抬眸,目光静静的凝视着娘亲。

    他语气平缓地开口:“娘亲,醒过来吧,墨儿回来了。”

    渐渐的,冰榻上的女子,睫毛缓缓动了动。

    身子突然坐了起来,在她睁开眼眸的那一刻,那双灵动与韵味并存的眼底,划过一抹顽皮。

    倾城就那样怔怔的看着突然坐起来的女子,有些不敢相信,她真的醒过来了。

    女子怒视着倾城,就像一只发怒的小野猫:“龙倾城,你想休了我,你敢!”

    “臭丫头,我叫了你几十年,你就跟死了一样,有本事,你睡呀,我有儿子,儿媳妇,孙子,孙女,就够了!”倾城憋屈了多年的怒气也瞬间释放出来。

    在她的心里,儿子永远比他重要,这也不奇怪,可是她得活着陪着他一起找儿子呀!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