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五章:她是他的妻子,有何不可
    “啊!”商映雪失声叫了出来。

    被抓过来的时候,她就知道会这样,可就这样死了,她真的不甘心,她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活到了现在。

    “君上,求你饶过映雪一命吧,映雪以后在也不敢了。”商映雪说完,不断的磕头,那脑门磕在青石板上,瞬间变得一片红肿。

    可她这样的做法,并没有让三个男人对她产生一丝的同情心。

    “无咎,无影!”萧君墨声音一落,无咎和无影就走了进来。

    “带出去杀了!”萧君墨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感情。

    他的仁慈,换来的是对曦曦更大的伤害。

    “是,君上。”两人架着商映雪就往外走。

    “不要,君上,饶命呀!”商映雪明知道没有任何作用,可是她还是忍不住要喊出来,也没有任何事情能救自己一名。

    她在五年前就应该死了,她苟活于世,就是为了报仇,可是她刚刚开始,就结束了。

    “天逸,暗中搜查一下她的住处,不要让虎族捷足先登。”

    只有死人的嘴,才能守得住秘密。

    五年前本就该死的人,让她活到现在,她就应该惜命,安分守己一些,她咎由自取,他也只能成全她。

    “君上,天逸这就去。”善天逸从容的对着凤澜夜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他似乎永远都是那样的风轻云淡,那波澜不惊的眼底,就是丢一块巨石下去,也掀不起一丝波澜。

    只剩下凤澜夜和萧君墨,凤澜夜快速走到他身边。

    笑得一脸别有深意地问道:“君墨,看你这样子,是不是把洛辰曦吃干抹净了,你这个样子分明就是相当……”

    “凤澜夜,闭嘴!”萧君墨目光警告的看着他。

    他是把曦曦吃干抹净了,那是他的妻子,有何不可?

    凤澜夜撇了撇,不解气地说道:“君墨,你呀!也只有洛辰曦受得了你,你连天都不会聊,大家兄弟一场,聊点私密一点的事情也是可以的,你一句话就说死了,你呀!就是一个闷葫芦,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你到底是如何把洛辰曦骗到手的?”

    “你可以回去了?”萧君墨低头,没有看到凤澜夜。

    这个世界上,只有她包容他,理解她。

    她就是他的全世界。

    “我走,我当然要走了,我还得去蓝洲城呢?”凤澜夜一脸苦闷,这和他幻想中的生活有太大出入了。

    萧君墨微微瞟了一眼他,语气中带着几分关怀:“你和雨凝闹矛盾了?”

    “唉!”凤澜夜叹了一口气,坐到萧君墨旁边,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我怎么舍得得罪她呢,是我娘亲和大嫂,大嫂和娘亲以前见面就像仇人一样,现在两人见到凝儿就像见到仇人一样。”

    “凝儿一直没有孩子,你也是知道的,今天早上,大嫂当着凝儿的面提出让我纳她妹妹为妾,凝儿一听,就气得回了娘家去了。”

    凤澜夜摇了摇头,清官难断家务事。

    他可以把外边的事情理的清清楚楚的,家里的事,简直是要了他的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