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坦白的机会
    “曦曦,水境九阶,你是怎么让他在你手上吃亏的?”

    萧君墨很是惊讶!

    曦曦是怎么做到的。

    “总之是让他吃亏了,君墨,我想去你的空间里沐浴,我打了一架,现在全身都是汗。”

    洛辰曦感觉头上都是油腻腻的,很难受。

    “好!”萧君墨带着她闪身进入了他的空间里。

    泡过温泉以后,洛辰曦才觉得身上舒服了很多。

    可还有些困了。

    出来的时候,看到君墨在看书。

    他上身穿着洁白的衣袍,显得干净利落,轻盈的布料,柔软垂顺,令他优雅的气质中透出温和之意,她从来没有见过他穿过其他颜色的衣服,钟爱白色。

    洛辰曦的心底,突然划过那个带着面具的萧君墨。

    那个张狂邪魅的男子,也喜欢穿一身白袍。

    只是那个男人,没有她的君墨温柔。

    洛辰曦心里想起了娘亲说的话。

    突然想到了君墨的真身。

    她微微思索了一会,坐到萧君墨的身边。

    “君墨,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萧君墨放下手中的书。

    轻柔的揽过她。

    “曦曦想知道什么尽管问。”

    “君墨,你能化身龙身,你是不是不是这八大陆的人?”其实他对他的身份很好奇,但她不知道他有什么顾虑,一直没有对她说起过。

    “哦!”萧君墨心里微微震惊。

    曦曦怎么会对他的身份感兴趣了。

    萧君墨摇了摇头。

    “曦曦,我是这八大陆的人,曦曦,怎么会觉得我不是这个大陆的人呢?”

    “君墨,我娘亲……”洛辰曦突然停下。

    算了,这些事情还是不要告诉君墨,免得君墨忧心。

    “没什么,君墨,我明天还有丹药考核,我们早一点休息吧!”

    洛辰曦说着就要起身。

    萧君墨突然拉住她。

    目光认真的看着她,“曦曦,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的身份?”

    洛辰曦大眼眨了眨,“若是你方便也可以告诉我,毕竟你是我的夫君。”

    萧君墨咬了咬唇,曦曦已经给他坦白的机会了。

    “曦曦,你说过,不管我是什么身份?你都不会生我的气的,是不是?”

    萧君墨在这刻,真的想告诉她事实。

    可是他心里非常的紧张,他怕曦曦生气。

    “是呀!我和你成婚的时候,不就是对你一无所知吗?我嫁给你的时候,你还是一条蛇呢。”洛辰曦突然开玩笑似的说道。

    “曦曦……。”萧君墨欲言又止。

    曦曦对她是萧君墨的身份,似乎也不是那么的抗拒。

    “曦曦,我是……”

    “君墨,算了,看着你这样犹豫,你还是不要告诉我好了,还没有心理准备,我困了。”

    洛辰曦微微一笑,往他温暖的怀里靠了靠。

    “君墨,我嫁给你,是因为你对我好,你的其他身份,我并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的心里只有我一个人。”

    洛辰曦突然不想去探究他的真是身份,她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是欺骗自己也好,是敷衍自己也好。

    她的感觉都是跟着心走的,君墨对她很好!很好!

    洛辰曦微微闭上眼睛,嘴角还洋溢着一抹笑意。

    萧君墨低头凝视着她。

    他性感的双唇,微微勾勒出一抹笑容,牙齿雪白如玉。

    他白皙的大手,轻轻触摸她柔软的秀发。

    他今晚有要告诉曦曦的打算,可是曦曦却睡着了。

    看着他嘴角幸福的笑意,他唇角牵扯出优美的弧度,那笑容光华潋滟。

    “曦曦,我若是只是你的君墨,该有多好!”

    萧君墨轻柔的抱起她,往一旁的床榻走去。

    拉过被子盖好彼此!

    萧君墨将怀里的人儿往怀里紧了紧!

    “曦曦,不管我是什么身份,你都是我这一生最爱的女人。”

    说完,萧君墨轻柔的在洛辰曦白皙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

    当他缓缓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洛辰曦的眼睛,又缓缓睁开。

    她的眼底,浮现出一抹幸福的笑意。

    这样的君墨,叫她如何能生气呢?

    每个人,都有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秘密,君墨对自己的身份难以启齿,那她就不问。

    一夜无梦!

    第二日一大早,洛辰曦起了一个大早。

    今日是丹药考核的日子,她心里也很激动,迫不及待的想试一试天地玄火的力量。

    梳妆台前。

    萧君墨轻柔的为她梳着及腰的长发。

    洛辰曦脸上的笑容愈发的多。

    萧君墨看着铜镜里笑容不断的曦曦,他柔声问:“曦曦,今日要考核,你还笑得这样开心。”

    “那是一方面,更多的是因为这是君墨第一次给我梳头呀!”洛辰曦从铜镜里温柔的看着一身风华绝代的君墨。

    这个年代的男子都很大男子主义。

    为自己的妻子梳头,天下只怕没有几个人。

    君墨人长得又俊,又痴情,又温柔,时而霸道,时而温暖,对爱情专一,最重要的是是她喜欢的类型。

    在古代,王公贵族都是三妻四妾,君墨承诺只娶她一人。

    她心里却很相信他的话,那是一种毫无条件的信任。

    洛辰曦越看越觉得是自己赚到了。

    “曦曦,你若是喜欢,我便日日为你梳头。”

    他从来没为任何一个女人梳过头发,就连他母后的头发,他也未曾碰过一下。

    曦曦的秀发又黑又柔软,就像绸缎一般丝滑。

    替她梳发,他心里也会有一种难以言明的幸福。

    “不用,君墨,你偶尔替我梳一两次就可以,你是男人,哪能让你天天为我梳头。”洛辰曦心里很感动。

    “曦曦,我虽然是男人,但我也是你的夫君,我为自己的妻子梳头,天经地义。”

    霸道又温暖的话从那性感的唇瓣里吐出。

    听在洛辰曦的耳朵里,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声音。

    我为自己的妻子梳头,天经地义。

    从一个现代男子的口中,也不见得会听到这样动情又暖心的话语。

    “君墨,有你真好!”

    洛辰曦转身,抱着他。

    心里被一股幸福填的满满的。

    萧君墨顺势将她拉起,拥在怀里。

    “君墨有了曦曦,才会幸福。”

    他宠溺的语气让人心里甜甜的。

    “君墨,真好!真幸福,不过我要走了,这一次考核,我一定能通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