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3章 :真相
    “君墨,你确定,你知道了所有的真相,你能承受得住,我们都是为了你好,才会选择隐瞒的。”凤澜夜说着,眼眶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该死的!

    凤澜夜在心里骂了一声。

    每次一提起这件事情,他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洛辰曦那个名字,是他们放在心里,永远都不想提起的名字。

    看着凤澜夜突然红了眼眶,萧君墨的心没由来的一紧。

    “你说说看,是什么事情,本君总觉得心里丢了很重要的东西,那应该就是你口中的真相了。”

    萧君墨想知道真相,也许真的真相以后,他的心里就不会这样难过了。

    他就可以睡得安稳了。

    “不错,你经常说,你心里空空的,你就像丢了天底下最重要的东西,你是丢了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凤澜夜俊颜上不知不觉的流下眼泪。

    他终于明白,有些痛,是忍不住的。

    这股莫名的悲伤,一直在他的心底,只要微微一碰触,他还是忍不住要伤心难过。

    只怪他是唯一知道所有内情的人吗?

    “你怎么又哭了?”萧君墨只觉得心里异常的烦躁,顿时变得有些不是滋味,他白皙如玉的大手中,依然握着那根羊脂玉簪。

    凤澜夜一个大男人,最近怎么总是哭哭啼啼的。

    “你以为我想呀,那是你的事情,凭什么要我来为你哭?可我忍不住呀,每次一提起洛辰曦那个名字,我这心就忍不住,这该死的眼泪,它就要往外溢,我能有什么办法?”凤澜夜也激动的吼着。

    他一个大男人,当着他流眼泪,他真的不想的。

    “你想知道,是吧,那我就完完全全的告诉你,免得你以后冷不丁的又问,你说的很对,就算我把全天下的人叫过来和我一起圆这个谎,可证据就摆在你面前。”

    萧君墨沉默着没有说话,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伤痛的凤澜夜。

    凤澜夜突然瞥见萧君墨手中的玉簪,那就从这根玉簪说起吧。

    “你知道你手中的羊脂玉簪是怎么来的吗?”

    萧君墨一听,缓缓摊开手心,看着被自己握得热乎乎的玉簪。

    这玉簪是怎么来的?

    他没有说话,而是目光询问的看着凤澜夜。

    “这玉簪,是你的妻子送给你的,你一直当宝一样的藏着,别人多看一眼,你都会生气。”

    “妻子?”萧君墨不可置信。

    “凤澜夜,说点靠谱的,你不是说本君这几个月一直沉睡吗?本君怎么可能会有妻子?”萧君墨觉得无比的荒唐。

    他萧君墨那样讨厌女人,怎么可能会有妻子?

    可澜夜不会拿这样的事来跟他开玩笑,他不由自主的问出口:“她现在在哪?”

    “死了!”猛地,萧君墨的手微微颤了颤!

    心突然疼得窒息!

    死了!

    他有妻子,居然死了?

    “为什么会死?”萧君墨感觉声音都是颤抖着的。

    心底一股莫名的悲伤涌上心头。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体内的魔煞去哪了吗?就是她杀了你体内的魔煞,然后掉下了雷光河,你们是在九月十五月圆之夜相遇的,……在灵山山脉里,那个时候,你逼着她和你成婚了……”

    凤澜夜足足讲了一个时辰,把所有的事情全部告诉了萧君墨。

    这样,君墨不会在疑惑。

    他也会记得那个叫洛辰曦的女人,是为了他而死的。

    这样对洛辰曦至少是公平的。

    萧君墨静静的坐在原地,凤澜夜说得泪流满面,可是他没有一点有关那个女人的记忆,他听完之后,也很痛苦。

    可和她有关的事情,他真的一点都记不得。

    萧君墨紧紧的握住手中的玉簪。

    他快速地消失在原地。

    凤澜夜一惊,快速的起身跟着出去。

    “萧君墨,你去哪?”凤澜夜跟着出去,只看见皑皑白雪以及雾蒙蒙的大雪天。

    凤澜夜有些急了,看君墨的样子,也不像是记起来了呀?

    对了!

    凤澜夜似乎知道萧君墨会去什么地方了。

    他快速的往崇山飞去。

    果然,看到萧君墨就站在崖边。

    “君墨。”凤澜夜有些害怕的喊道。

    这个祖宗,一天到晚让他提心吊胆的。

    他就不能消停一下吧。

    这一个月多来,他每天都小心翼翼地陪在他身边。

    “她就是从这里掉下去的吗?”萧君墨语气中带着一股淡淡的忧伤。

    他有妻子,可他却没有保护好。

    根据澜夜说的话,他很爱很爱他的妻子,他的妻子也很爱很爱他。

    为了他,宁愿去死!

    他萧君墨何德何能,能遇到这么一个女人。

    凤澜夜缓缓走进他几步,“君墨,回去吧!她不会在回来了,她死之前,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他希望你以后能够过得快乐,幸福!”

    快乐,幸福,这些好像从来都与他无关。

    失去了最爱的人,还会快乐吗?

    他一直认为,他萧君墨会一直孤老终生,没想到,还真的是这样。

    唯一爱他的妻子也离他而去了。

    萧君墨抬手,看着手中的羊脂玉簪,这个,是她唯一送给他的东西吗?

    难怪,他握在手心里会觉得很安心!

    “君墨,你上次看到的那个锦盒,是洛辰曦给你的,里边,装满了你对她的思念,你可以打开看看。”凤澜夜将锦盒递给萧君墨。

    这是属于他的。

    一个人若是没有过去,那就不叫人生。

    他选择了把真相告诉君墨,希望有一天他突然记起所有的事情,他不会这样痛。

    萧君墨缓缓接过来,如宝贝似的抱在怀里。

    他是爱她的,因为,他心里很痛!

    “澜夜,你回去吧!本君想在这里在呆一会。”萧君墨淡淡地开口。

    凤澜夜点了点头,缓缓往天空城飞身而去。

    萧君墨看着手中的锦盒,心里很紧张。

    锦盒依然上着一把漂亮的小金锁。

    萧君墨微微一用力,那小小的锁,就瞬间被打开了。

    里边出现了一张张折叠在一起的纸条。

    萧君墨拿出一张,快速的被风吹开。

    纸条上的字,是他苍劲有力的笔迹。

    曦曦,这是你离开我的第二天,想你,很想你!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