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是,陛下!
    没多久,穿着消毒服的罗非走进了房间内,和上村雪子见了面。

    先向逝者行了礼后,罗非便缓缓地割开了自己的手腕,将一缕鲜血顺着上村雪子的樱桃口中注入她的体内。

    片刻之后,上村雪子胸前的手术胶正在和肌体完美融合。

    这就是非凡集团的手术。开刀,但却不需要用线缝合,而是用百利无一害的生物胶。这种胶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和伤口融合在一起,无任何副作用。所以在非凡集团做大型手术,术后的恢复时间一般都很短。

    但是,罗非还是觉得太长,所以给雪子进行了加速治疗。

    果不其然,没有多久,雪子就睁开了眼睛,甚至自己一个人缓缓地坐了起来。

    这一刻,同在一旁的上村社长喜不自胜,流着泪握紧了罗非的手,激动的说道:“罗董事长,您真是奇术惊人啊!我和小女都十分感谢您的大恩大德!”

    “社长,如果真的想感谢我,就把集团赶紧做大吧,争取早日加入g6。”罗非微微一笑。

    “是!是!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上村社长今年四十二岁,正值一个男人事业的上升期,加上为人干练,身体又好,在短时间内让集团公司上一个台阶不是问题。更何况,得到了罗非的肯定后,也必然会得到罗非的帮助。

    此时,雪子望着罗非,一时间有些激动:“哥哥。”

    罗非微微一笑:“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单独对我说?”

    “嗯!爸爸,可以吗?”雪子问道。

    “可以,当然可以!”上村社长并没有攀高枝的意思,但如果女儿真的愿意和罗非走近一点,对他来说并不是坏事。毕竟,他也知道谁跟了罗非,谁就会走大运。

    所以,上村社长走了出去,还顺手关上了门。

    这时候,雪子连忙起身,在病床上给罗非跪下了:“哥哥,感谢你的大恩大德,雪女无以为报,愿意一生一世追随哥哥!”

    罗非微微点头:“雪子,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你修为不浅,但是之前因为修行不得法,所以一直没有修成大妖。现在你得到了我的血,修为应该提升了很多。希望你以后能够为咱们非凡集团和多做贡献。”

    “是!哥哥,我不会辜负你的!”

    这时候,罗非的目光笑着落在了一旁的杨玉藻身上,道:“丫头,你看这是谁?”

    雪子顿时愣住了,道:“刚才我就觉得这位姐姐不一般,身上有股特别熟悉的味道,但是这股味道很久不见了,难不成,姐姐是……”

    “没错,是我。”杨玉藻道,“沉睡了千年,我终于找到自己的有缘人了!”

    雪子一时间激动地扑到了杨玉藻的怀里:“姐姐!姐姐!”

    雪子哭了,哭得雨打梨花,让杨玉藻一阵心疼。许多年前,杨玉藻曾经和雪子有过一面之缘,曾经给过雪子最大的关怀,甚至还传授给了雪子一些绝技,这才让雪子在百鬼中能够位于比较靠前的位置,并不受人欺负。否则,她早就被某些恶鬼糟蹋了。

    杨玉藻也有些激动,不由紧紧地抱着雪子,道:“该结束的都结束了,以后咱们跟小非在一起,再也没有人敢欺负咱们了!”

    “是的,是的!”上村雪子连连说道。

    此时,杨玉藻打开了窗户,冲着窗外说道:“我知道你们都在,愿意投靠我们的,三天之内去去非哥家中找他。当然,只限忠心耿耿的。如果心怀叵测,还敢去浑水摸鱼,别怪我和他不客气!”

    窗外,风声缭绕……许久才慢慢散去。

    ……

    第二天清晨,阿九很早就来到了医院里看望上村雪子。

    刚一见面,雪子的气色让阿九吃惊不已:“你已经痊愈了?不,不只是痊愈这么简单!你的力量怎么提升了这么多?”

    “是哥哥给我的。”上村雪子的脸上挂着幸福,“姐姐,你也来吧!”

    阿九眉头一皱:“哼,死丫头,这么快就帮着我的敌人说话了?”

    “姐姐,我想你应该去找非哥一趟,有一个人非常想念你。可能你看到这个人之后,就会改变心意了。”

    “哦?这么说来,我非去不可了!”

    ……

    这一天,上村雪子出院了。但不管是院方还是上村社长一家人,都对此讳莫如深。

    而上村雪子也和阿九一起,以最快的速度开车前往了罗非的庄园。

    半路上,阿九说道:“大天狗并不知道你叛变了,他一直都以为你是我派去的。”

    “姐,谢谢你。”

    “不用客气了。其实,很多事我都明白,只是无力改变。”阿九说道,“就如我,当初也做过很多错事。但是现在,也幡然悔悟。”

    “姐,我觉得哥哥会原谅你的!”

    ……

    这个庄园,是罗非专门接待特殊客人用的。一般的客人根本不接待。

    而今天,罗非坐在了院子里,正在一个接着一个的核实新来者的身份。

    这些都是来投靠罗非的,里面也浑水摸鱼,混进了一些内奸。但是,罗非并没有在意,一一收容了,只是不允许所有人继续作奸犯科。

    阿九站在人群的最后方,心中不由对罗非暗暗赞叹:呵呵,你小子真有意思,这是故意的吧?就是为了不让雪子暴露?我该说你多情,还是该说你花心呢?

    ……

    就这样,罗非忙活了整整一个上午,光是茶就喝了三泡,终于快忙完了。

    这些人带着各自的想法和念头,都开心的离开了,唯有阿九和上村雪子还在。

    看到上村雪子,罗非顿时起身走过去,摸了摸小美女的脸蛋:“小丫头,你来了?说吧,想做点什么?”

    “做什么都行,只要能留在哥哥身边!”

    “那回头去找你小五姐姐吧,她那边应该需要你帮忙。而且,她拥有和你相似的力量。”

    “嗯嗯!我愿意去!哥哥,我把阿九姐姐带来了!”

    这时候,罗非和阿九四目相对,他顿时微微一笑,又冲着阿九点了点头:“你好!”

    “你好!”阿九说道,“我是来见另一人的。”

    “我明白。我也等你很久了,请进!”罗非很客气的把阿九请到了别墅中。

    这个别墅很大,也很雅致,别墅里也有大片的绿地,还有一个偌大的鱼池,很有水榭的既视感。

    此时,饭香扑鼻,有人在烧菜。

    “稍等一会儿,她马上就好,都坐吧,咱们中午一起吃饭!”

    罗非刚走进厨房,阿九就环顾四下,不由深深吸了一口气,道:“这里很不错,很有情调。让我隐隐约约想起了盛唐。那也是我第一次来华夏大陆。那时候,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盛唐可真是一个好地方。”

    “可惜,我以前没来过。那个时代真的很好吗?”

    “是啊,直到今日,都有很多文人墨客怀念那个时代。这也是为什么国外会有唐人街的原因了。而且很多外国人,现在都还用tang dynasty来形容华夏。那是华夏古代最繁荣,也是最和平,更是最开放的时代。”

    “是啊,我也很喜欢那个时代,罗郎也很喜欢。”这时候,杨玉藻已经俏生生的出现在了她们的面前,一副颠倒众生的相貌,令人叹为观止。

    望着杨玉藻,阿九不由深深叹道:“真好看,可真好看。你和当年一样美丽。只不过,没有当年的凄惨命运跟随你了。”

    杨玉藻望着罗非,不由抿嘴笑道:“对啊,因为独具慧眼吧。罗郎是最好的男人,没有之一。”

    阿九耸耸肩:“也许吧,或者相对于你来说,是最好的男人。”

    “来吧,一起吃饭吧,玉藻的手艺很好的。”罗非说道。

    阿九道:“你既然知道了她是谁,为什么不嫌弃她?”

    罗非轻笑道;“怎么会嫌弃?爱还来不及呢!自古多少帝王都拜倒在了狐狸精的罗裙下,也不在乎多我一个了。”

    “呵呵,爱江山更爱美人的昏君!”

    “你错了,我根本不想当什么帝王,我只想做一个人生的玩家。一辈子把自己想玩的,喜欢玩的,都玩够了。”

    “那么说,玉藻是你的玩物咯?”

    “你又错了,她是我的女人,不是玩物。”

    一番唇枪舌战,让阿九瞬间败下阵来。

    此时,罗非哈哈一笑,便给阿九倒满了酒:“来,喝酒吧,这是玉藻按照古法酿造的杏花村,十分可口。”

    嗅到了这股美妙的味道,阿九不由叹道;“我让想起了在长乐坊一带的生活了。那些年,的确是最安逸的年代。”

    “后来你我都不应该去霓虹国。”杨玉藻说道。

    “呵,不去又能如何?那个负心汉为了军心,要杀死你的肉身,我也只能跟着你一起回去了。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后来对你万念俱灰,居然不辞而别,抛下了我和大天狗。”阿九苦笑道,“你呀,你这人羁绊太深,心思太细了!”

    “不过,我遇到了好人。”杨玉藻望着罗非,道,“罗郎是最好的,没有人能够取代他。他也让我忘记了过去所有的一切,可以转身投胎转世,只做他的女人。”

    “醉卧君王怀啊!”阿九说着就端起了酒杯,但是怎么看,怎么不爽,“罗非,你怎么这么抠门?你家的酒杯也太小了!”

    罗非笑了:“好,爱妃啊,去取几个大碗来!今天我要和大家一醉方休!”

    “是,陛下!”

    ……

    美酒香醇,美人易醉。

    一大坛美酒下肚,别说美人,罗非都醉了。

    古法酿造的发酵酒,前劲不大后劲大。

    此时,罗非望着已经醉到不省人事的雪子,顿时起身,把她抱了起来。

    阿九一时间心跳加速了:这家伙,该不会现在就把她给……

    想到这,阿九连忙屏住了气息,跟着罗非一起上楼了。

    罗非带着雪子来到了客房里,把她放在上面,帮她脱掉了鞋子和袜子,一时间,雪腿横陈,十分诱人。

    罗非淡淡一笑,随手拿起了一条毛巾被,披在了她的身上,还将一杯凉白开放在了她的床边,继而转身……走了出去,还把门关上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