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十章 滚!你说谁是蛇精!
    此时,躲在了角落中的阿九,一时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不可能吧,男人都是酒色之徒,怎么他,不是这样?或者说,他是故意装出来的?

    阿九默默的走下了楼。她感觉自己有些失败,没想到罗非居然是这样的人格。

    而此时,罗非也下了楼,冲着她微微一笑,又把杨玉藻抱到了一旁的沙发上,给她盖好了被子。

    此时,杨玉藻已经完全睡熟了。

    罗非望着阿九,不由淡淡一笑:“还能喝吗?”

    “还行。”阿九道。

    “咱们慢慢喝,聊聊吧!”

    “好。不过聊什么呢?”阿九问道。

    “聊聊你的故事吧!”罗非说道。

    “好!”

    剑煮酒无味,饮一杯为谁。

    ……

    一边喝酒,阿九一边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我,原本是神明之子,因为在侍奉神明的时候,放走了一个犯了小罪的孝子,所以被神明惩罚,贬入人界。成为了一座寺庙里的小和尚。

    因为我长得很漂亮,当时住持很欣赏我,加上所在城市的城主也很欣赏我,所以遭到了其他和尚的嫉妒和陷害。他们在我的饭菜饮食中下毒,毒哑了我的嗓子。后来又有人在黑夜中用含有强酸的水泼我,让我毁了容。但是因为我体内有神明之血护体,所以我最终还是挺过了这一关。

    不过,被毁了容貌的我,后来有多惨,很多人都不知道。

    曾经爱慕我的女孩子们唾弃我,甚至用很恶毒的语言来伤害我。曾经欣赏我的城主视为我怪物。唯一对我很好的住持,却因病去世了。新的住持是坑害我的师兄。更加变本加厉的伤害我了。”

    罗非顿时叹了口气:“我能理解。”

    “我,产生了邪念,或者说我迫不得已,产生了邪念。而这时候,我又被住持轰出了寺庙。所以,我的邪念膨胀,变成了恶鬼。

    当时,有很多鬼怪都因为我的力量强大,而依附我,让我做了大王。那些年,为了报复曾经伤害过我的人,我烧杀抢掠,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情。”

    “那后来呢?我感觉,你的故事应该和目前流传的版本不一样吧?”

    “后来,我厌倦了做男儿的生活,更厌倦了和恶鬼为伍,所以,我故意被人杀掉了。也因为我被杀了,所以,杀掉我的那把刀出了名,那就是大名鼎鼎的童子切了。

    其实,我根本没死,而是转世投胎,成为了女人。说真的,有的时候,做男人很痛苦,需要担当,需要责任。可是当你有担当有责任,还有颜值的时候,总会有一群狗贼羡慕你,甚至嫉妒你,甚至想要杀你。这些事,你避无可避!你知道吗?自从我变成了女人之后,我觉得自己永远也不想做男人了。

    那一年,我结识了玉藻姐姐,我觉得我是最幸福的。我和姐姐一起,去了盛唐年代,并作为姐姐的侍女,一直生活在姐姐身边,见证了姐姐的幸福……当时,我觉得自己很幸福。

    可是你知道吗?盛唐不长久,没多久,安史之乱爆发了。一直爱着姐姐的那个男人,居然在马嵬驿杀了姐姐。而且,是让他的心腹,亲手勒死了姐姐的肉身。那一年,姐姐伤心欲绝,想要灰飞烟灭,再不转世。如果不是因为我苦苦相求,姐姐早就死了。

    但也是那一年,姐姐失踪了。”

    “你姐姐去了死神墓地。”罗非道,“和很多同样饱受冤屈的灵魂们在一起,孤寂了千年。”

    “唉,罗非,你别负了姐姐。”

    “不会的。”罗非道,“天狼不会辜负任何女人,天狼甚至会用自己的命去拯救自己的女人。我想,我不是在吹嘘。”

    此时,阿九笑了,可是笑过之后,却在哭。

    然而,阿九看到,罗非也在流泪,不停地流泪。

    阿九没忍住,她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帮罗非擦拭泪水。

    此时,罗非也伸出手来……

    就在触碰到阿九的脸蛋的一瞬间,阿九的体内,一股淡淡的浊气,慢慢地飞升出去……很快在空气中慢慢消弭了。

    这一刻,罗非更是泪流不止。

    “从此之后,阿九是个纯粹的女人了。”阿九哽咽道,“哥哥是知己,几千年了,阿九终于遇到知己了,终于遇到了!”

    “你以后还会遇到很多知己的,我向你保证!”

    ……

    不知多久之后,罗非终于苏醒了过来。此时,他的头微微有点晕,酒还没有完全醒过来。

    不过,两只手臂抬不起来,因为两个小脑瓜,都躺在了他的手臂上。

    罗非顿时汗流浃背了:“我会说,我就知道会这样吗?”

    此时,玉藻望着罗非,意味深长的说道:“陛下,我不介意的。”

    阿九也用柔软的身躯贴着罗非,道:“我也不介意。”

    “我能介意一下吗?”罗非泪流满面,“还好只有你们……俩?”

    话音刚落,罗非就感觉自己的脚下还有人。

    这一刻,他彻底凌乱了:“雪子,你们不要啊!这样对待我必遭天谴!”

    “我才不管呢!”杨玉藻说道,“陛下哥哥,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了,其实整个房间,已经变成了一个结界,你,被困在里面了。”

    “没错!而且,我们三个人的最强绝招是什么,你应该知道的!”

    罗非当然很清楚。杨玉藻是九尾妖狐,和姚月分出同门,最强大的,就是魅惑之术。而酒吞童子化身的阿九,在拥有非常强大的战斗力的同时,魅惑之术的力量比谁都要可怕。至于雪女,也得到了杨玉藻的真传。

    现在,罗非怀里等于有三只狐狸精!

    此时,罗非完全承受不住了,一时间站起身来,动用了真气,但就在下一秒,他却轻飘飘的躺在了床上,动弹不得了。

    这一刻,雪子吓坏了:“怎么回事?九姐姐,玉藻姐姐!哥哥怎么了?”

    阿九也吃惊不已:“我明白了!是不是之前给雪子献血的原因?”

    罗非微微点头:“献血后不该喝酒,我把这道禁令给忘了。那个我有点累……睁不开眼。”

    就在此时,阿九等人都感觉到了周围摇摇欲坠,什么东西似乎在龟裂。

    “有人在破坏结界!”杨玉藻道。

    此时,罗非艰难起身,连忙朝着外面走去,但是,刚走到门口,他就看到了几个熟人,这一刻,罗非连忙摆手道:“别打架,自己人……”

    罗非刚说完,就倒在了地上。

    ……

    此时,杨玉藻等人走过去的时候,发现眼前赫然出现了三个美女。

    这三人,一个比一个漂亮,一个比一个冷艳,一个比一个愤怒。

    杨玉藻微微一愣:“雪儿?冰冰?你们怎么在这里?这位是……是不是魔天集团的佘雅儿董事长?”

    佘雅儿凝视着阿九,不由攥紧了拳头:“玉藻,我给你一个说话的机会,你说完之后,这个女人和那个小姑娘,都得死!”

    杨玉藻艰难的摇了摇头,道:“如果她们必须死,那我愿意陪葬!可是,等非哥醒过来,你们又将何去何从?”

    佘雅儿一时间愣住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

    许久之后,误会终于化解了。

    此时,佘雅儿等人都坐在了一起。

    两伙美女对视了几眼后,一时间都叹了口气,苦笑了起来。

    佘雅儿道:“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我们没想到,你们会在大是大非面前,选择了罗非。”

    “理由很简单,因为玉藻是我姐姐。我们有上千年的交情了。”阿九说道,“姐姐对我恩重如山,我不可能和姐姐为敌。而罗非哥哥对姐姐恩重如山,又是我的知己,我更不可能和他们为敌。还有,雪子也是如此!”

    姚冰冰叹道:“有点乱,不过,我还是懂了。你们,虽然来自霓虹国,但是你们……还是投靠了非哥,对吧?”

    “切,就允许花田杏放火,不允许我阿九点灯吗?”阿九理直气壮的说道。

    “要是这样,咱们之间的矛盾可以化解了。”

    杨玉藻道:“我澄清一下,我是华夏人,我是亲善大使!”

    “明白了。”姚冰冰不由叹了口气,“我们几个今天路过这里,感觉气息特别重,所以就闯进来了。可是没想到,暴露了。”

    佘雅儿握住了姚冰冰的手,道:“你我姐妹之情上千年,我们之间何必算计?我不妨告诉你。我和非哥之间,有不解之缘,我……真心希望和非哥在一起。”

    姚冰冰望着冰雪儿,不由郁闷的说道:“我只是嫉妒雪儿被非哥宠爱,我也想得到这种宠爱!”

    冰雪儿抿嘴一笑;“我很介意,但谁让你是我姐姐呢!”

    佘雅儿道;“还是好好的调理非哥,让他醒过来吧,今天的信息量可真大。对了,他到底怎么回事?”

    “酒色财气……”杨玉藻不解思索道,“加上他之前又献了血,急火攻心了。呃,介绍一下,没有色。他这人,也有柳下惠的时候!”

    “彻底明白了!”姚冰冰道,“你们就胡来吧!现在赶紧想办法把他救起来!”

    几个美女一对眼神,顿时都明白了,她们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得,什么都不用说了!开始吧!”佘雅儿道。

    ……

    几分钟之后,罗非就感觉到了身体有些异样,一股又一股特殊的血流,在身体内涌动。

    作为绝强之人,罗非的身体是极好的,拥有可怕的包容能力,这一股股血流不但没有伤害他的身体,反而加速了内伤的愈合。

    没多久,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而此时,面前的六个美女都松了一口气。

    看到这一幕,罗非完全明白了,他微微一笑后,便起身说道:“我觉得,我们七个人可以拜把子了,然后一起去山里打败蛇精,救爷爷!”

    佘雅儿气呼呼的说道:“滚!你说谁是蛇精?”

    罗非愣了片刻之后,突然间大笑起来:“哈哈哈,我错了!雅儿姐,我真的错了!”

    佘雅儿望着罗非,许久之后,终于忍不住,紧紧地搂住了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