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你为何这么贱?
    当女人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翌日清晨。

    雪白的床单,雪白的墙壁,以及一个身穿雪白衣装的美丽小护士。

    “你醒过来了?身体好些了吗?”小护士问道。

    夏凰望着小护士,恍如隔世的感觉顿时生成,让她不由自主的为之一惊。

    醒了。但是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情绪,正在生成。血管里,有一种陌生的记忆,正在加深。

    突然间,夏凰热泪盈眶,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脸。

    “你、你别哭啊!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好不好?”小护士着急了。

    夏凰却没有说出口,但是她很清楚,昨天她毫无保护之下被罗非冲撞出的伤,已经完全好了。而那种伤那么严重,却在一夜之间好了,到底是为什么,她更清楚。

    又是罗非。

    以德报怨,他们杀了人家的兄弟,人家却用鲜血救了她。

    夏凰顿时闭上了眼睛,不由深深叹了口气:“我叫夏凰,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周月影。看你的年纪应该和我差不多。”

    夏凰在心中微微一笑:小丫头,你的年级还不如我的零头。

    不过,她并没有这么说,而是微微点头,“看着差不多。我今年24岁。”

    “嘿嘿,我23岁,果然你是我姐姐。”

    夏凰望着周月影,只觉对方纯洁无比,虽然会功夫,但是功夫完全没有iu那几个巅峰高手高。

    果然,罗非身边的女孩子都挺好的。更何况,这个周月影根本不是一般人,她可是非凡集团的核心成员,药业部门的主管啊!

    夏凰想到这,还是起身说道:“我已经好了,今天可以出院吗?”

    周月影深深点头:“可以,如果姐姐不嫌弃,可以去我家住。”

    夏凰顿时一愣……她思忖了许久之后,还是点了点头。

    ……

    周月影开着车,带着夏凰朝着自己家的方向开去。

    半路上,夏凰忍不住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哥哥说,你是来非凡集团面试的。而且,你精通药理,所以,我就要了你。”

    “……”夏凰发自内心的叹了口气,呵呵,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原来罗非这么傻。

    “那个,我能见非哥一面吗?”夏凰问道。

    周月影道:“恐怕有点悬。你知道吗?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两夜了,哥哥为了救你,现在才刚刚苏醒。”

    夏凰心头一沉:救我是一回事,恐怕也是伤心过度,急火攻心了。大哥,之前做出那样的决定,是不是太过分了了?

    看到夏凰没有说话,周月影道:“夏凰姐姐,我带你去见哥哥,不过你千万不能跟他说太多话。他现在的精神不太好。”

    “嗯。”

    ……

    很快,众人来到了白雪皑皑的非凡庄园。

    当夏凰被请进了别墅中的时候,来迎接她的是林若心和甘甜。

    对视一眼,夏凰微微低下了头。

    “去见非哥吧,他精神好多了。”林若心强挤出了一丝笑容。

    夏凰艰难的点了点头,心情很是糟糕。

    ……

    来到了罗非的房间里,房间里充斥着中药的味道。

    非凡集团最发达的就是医学,中药部门的科技含量也很高。给罗非的药,是采取了天然的中药材熬煮而成,对于通畅气血很有帮助。

    罗非看到了夏凰的时候,顿时微微一笑:“请坐吧!”

    这时候,林若心和甘甜关上了门。

    望着一脸笑容的罗非,夏凰却笑不出来,而是朝着罗非便要跪。

    “何必这样?”罗非道,“出主意杀他们的不是你,动手的也不是你,你甚至连帮凶都不是。何必为帝魔担责?”

    夏凰还是跪下了,恳求道:“求求你,不要和帝魔为难了,好不好?”

    罗非叹道:“我不会原谅他。但是恐怕,我已经来不及杀他了。”

    罗非的话顿时让夏凰吃惊不已:“你来不及杀他?这是什么意思?”

    “不出意外的话,帝魔已经在赴死的路上了。”罗非道,“前世的记忆告诉我,十二天枢的可怕程度已经超过了你们上古恶魔。前世的时候,神王洛炎根本没拿你们当回事,根本没有派出自己的绝对王牌。

    但是,罗青却因为体恤苍生而出战了。他刚一出手,你们就被集体封印了。不过,罗青也因为耗费了很大力气,从而被自己曾经的战友们杀死了。

    帝魔不算是坏人,只能算是我一个很好的敌人。他一开始就想杀我。之所以会对付龙云老哥,是因为他前世是我的心腹。”

    “……”夏凰汗流浃背,道,“你继续说。”

    “你起来说话吧,你现在跪着,我一点都不适应。”罗非深吸了一口气,道。

    “……”夏凰叹了口气,望着罗非发呆。

    “夏凰,帝魔已经我两位兄弟的死忏悔了,不过他更忏悔的,是觉醒了我。我一旦觉醒,意味着已经沉睡的十二天枢都尽数觉醒了。除了天蛇之外,其他人并不听我的话,甚至心怀鬼胎。这些,都是我根本无法避免。”

    夏凰道:“非哥,该怎么办?”

    “你老大去做的事情,是牺牲自己形成一层结界,把他们和两界分离,这也是他千年前曾经想要对付我的方法。不出意外,他已经做到了,而且已经把自己的神魂都融入到结界之中了。但是能抵抗十二天枢多久,就不清楚了。”

    “可是,十二天枢沉睡了那么多年,他们的实力……”

    “呵呵,你真的以为他们只是在沉睡吗?”罗非道,“他们从未停止修炼过。”

    夏凰听到这,急切的起身,转身就要走。

    “来不及了。”罗非道,“其实,自从你们都被帝魔支走的那一天,你们已经追不上他了。他本来功力就比你们高,脚程比你们快,你们哪怕比他快一个小时,都追不上他,更何况慢了这么久。”

    夏凰心急如非,连忙问道:“非哥,我有什么办法拯救他吗?”

    “没有了,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为他报仇了。”罗非闭上了眼睛,不由叹道,“我不恨他了。因为他作为主谋,其实已经死去了。而且,不管他怎么想的,他终究拖延了苍生被危害的时间。”

    此时,夏凰又一次侧过了脸,痛哭不止。

    罗非没有劝,只是拿起了一碗还冒着热气的中药,缓缓地喝了下去。

    ……

    许久之后,夏凰的情绪才收敛起来,哽咽道:“非哥,他是我大哥,虽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是我们有几千年的交情了。非哥……你不会因为自己是十二天枢,你就……”

    “放心吧。我对十二天枢的态度很简单。敢欺负老百姓,我六亲不认。如果对老百姓好,那是最好。当然,你们的态度,也很重要。”

    夏凰闭上了眼睛:“大哥临走之前,让我们来投靠你。全部都投靠你。我们,要为你工作,希望你摒弃前嫌,也希望我们能借此机会来赎罪。”

    罗非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对你们几个没有什么仇恨。毕竟,我是罗非,不再是罗青。你们前世做过的孽,今生如果愿意为非凡集团效力,为老百姓服务的话,我可以既往不咎。

    还有一层关系是,咱们其实应该更近一点,毕竟,我也是妖族。”

    “是啊,你是狼皇,狼族的至尊。”夏凰道,“非哥,能不能原谅一个将死之人?”

    夏凰说的,还是帝魔。

    罗非摇了摇头,道:“很难原谅。我承认,我心眼很大,有的时候没心没肺。但是他杀得是我兄弟。这一点没的说。”

    “可是……”

    “没什么可是。记住,他是侵略者,我们是被侵略的。”罗非起身,缓缓地走到了窗前,道,“好好修炼吧。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也许只有不到半年时间了。毕竟,十二天枢的脚力非常惊人。”

    “……”

    ……

    从这一天开始,夏凰留在了非凡集团,在药业部工作。而剑心则成为了非凡直播平台的吃播。至于狂天,也进入了药业部门,成为了一名药剂师,专门配制各种救人的药物。

    其他人,几乎也是各司其职。

    上古恶魔,正在积极地适应着人类的生活。

    只是,很多人心怀惴惴,总觉得罗非心结难开。

    终于在桃花盛开的一天,罗非请他们吃了顿饭,表明了心迹。

    席间,罗非说了一句重点:我对你们没有什么仇恨,只对帝魔耿耿于怀。但是现在,帝魔已死,我心再无死结。

    ……

    吃过饭,罗非先走了一步,倒是几个上古恶魔,一个个心情沉闷。

    大哥已死的事情,他们很早就知道了,都难过了许久。但是人死不能复生,他们不想让自己继续活在伤感中。

    但是他们发现,活在伤感中的其实不是他们,而是罗非。

    狂天道:“姐姐,非哥的心情一直这样吗?”

    夏凰点了点头:“外表看上去没什么,但是心情一直不好。这几个月,他很少来公司,一直在不停的修炼。他不像咱们,咱们可以神魂出窍,在夜间修炼,他,几乎整日修炼,肉身快吃不消了。”

    兽帝叹道:“非哥虽然之前杀了老八,但我恨不起来他。我是个粗人,但是我也讲理。毕竟是咱们害人家的兄弟在前。现在非哥对咱们都很好,还把自己总结的武学秘笈分享给了咱们,让咱们受益匪浅,我觉得咱们应该做些什么。”

    长得最“美”的老七比了个兰花指,道:“我觉得,时不时需要给非哥提供一些感情上的抚慰,比如说……嘿嘿嘿。”

    “滚!李杰斯,你欠揍是吧?”夏凰气呼呼的骂道。

    “姐,我就这么一说。其实,非哥人多好啊!如果我是女人或者他喜欢搞基,我早就勾搭他了!”

    这一刻,群魔都被石化了。

    狂天道:“杰斯,你为何这么贱?”

    “哦哈哈哈,贱吗?不啊!我觉得我的想法很正常啊!而且我觉得,如果咱们之中的某个女孩子愿意做出牺牲,应该会让他心中彻底冰释。”李杰斯煞有介事的说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