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章 天枢到来
    “别这样!”罗非眉头一皱,起身就要走。但走了还没两步,就硬生生的驻足了。

    晕,特别晕,似乎整个人都已经不属于自己了,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处于眩晕状态,几乎完全无法自拔。

    夏凰走过去,一把搀住了罗非,柔声道:“别挣扎了,这种毒你根本无法解除,不论是今生,还是前世,跟修为一点关系都没有。”

    “凰妹,别这样对我,这样太过分了。”罗非的呼吸都感觉到了急促。但是,他仍旧在运功,想要将体内那股特别不舒服的感觉逼出,甚至,想要神魂出窍。

    “神魂出窍别想了,因为我已经封住了你的神魂。”夏凰的嘴角微微勾起,“我喜欢非哥这样的男人,我愿意把自己送给非哥,我也希望非哥日后能够释怀一切。”

    “原来是这个目的,其实你、你这样做多余了,我已经释怀了,我……”

    罗非还没说完,就已经被夏凰推倒在地。

    夏凰的媚眼凝视着罗非,痴笑道:“非哥,如果你已经释怀了,那就当我喜欢你好了,我对自己喜欢的人做点什么,不过分吧?”

    “可我……”罗非的话都到嘴边了,还是没有说出来。毕竟,他不想伤害夏凰的感情。

    “我知道,非哥对我还没什么感觉了。是啊,非哥身边那么多漂亮的女孩子,怎么会在意我呢。不过非哥,你在不在意,都无所谓了,关键是,我喜欢你。”夏凰说完,便将柔和的身躯不停地肆虐罗非。

    不得不说,夏凰极美,身段又好看,声音也是柔柔的,这些东西都已经被下了药的罗非来说,构成的刺激简直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他一时间喘息都变得沉重和粗糙,甚至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

    “凰妹,别、别、我、我也是正常男人!”

    “哥,那你就用最正常的方式对待我吧!”夏凰说完,就把嘴唇贴在了罗非的耳边,柔声道,“哥,你知道吗?前世被你封印的时候,我就一直对你耿耿于怀,今天我终于报仇了,嘿嘿嘿!我今天要用那天你对我一百倍的坏来报复你!”

    “别!别!啊!”

    罗非刚说完,夏凰就慢慢地沉身了……

    “凰妹,你为什么这样啊!”

    “喜欢你!”

    ……

    不眠不休,深醉不醒,大梦初醒。

    清晨,朝露在窗外的树枝上凝结的时候,罗非终于醒来。他那双眼睛望着周围的一切,不由露出了一丝尬笑。

    怀中,夏凰仍旧在熟睡,一张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那笑容如此绝美,如此可人。

    唉,男人真的是口是心非的动物。昨天明明说着不要,但完全忍不住,凰妹,我对不起你了。

    虽然说修行之人的身体要比常人强大很多倍,但也要看修行的强度有多大,昨天那长达五个小时的修行,早已经超出了夏凰的承受范围。

    ……

    几分钟后,罗非起身,走出了门廊。

    但没多久,夏凰就醒了,她不动声色的去了厨房。

    没多久,罗非就嗅到了厨房里飘出的美妙味道和轻柔歌声。

    夏凰的嗓音很好,完全可以用妙音娘子来形容。特别是唱江南小调的时候,格外有感觉,那声音柔和之中带着纯净甘甜,给人一种心灵上的充实感。

    罗非忍不住走进了厨房,更忍不住伸出了双手,搂紧了夏凰。

    夏凰的脸上洋溢着一丝幸福的嗔怒,道:“大坏蛋!口是心非!”

    “呃……”罗非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别说对我负责,因为根本不需要。只要非哥以后有时间来看我就行了。”夏凰俏脸一红,不由坏笑道,“哥,我的修为又提升了好多,真的。”

    “我能感觉到。”罗非叹道,“这种提升方式挺坏的。”

    “对啊,你最坏了。”夏凰羞涩的说道,“昨天那样对我。”

    “你更坏,早知道我那么好,你还对我下药,就不能让我主动吗?”罗非兴师问罪。

    “诶?你个臭坏蛋!怎么拿不是当理说呢?”夏凰转过身,突然间伸出了手。

    “呃!怎么这么肆无忌惮!”

    “这是我家!你管不着!”

    “宝贝,你家就能这样?”

    “对,我家就能这样!”

    “好啊,那你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不客气!”夏凰冷笑道。

    这时,罗非突然间伸出手,一把将夏凰放在了厨房的桌子。

    这一刻,夏凰全明白了,顿时羞涩的用拳头捶打起了罗非:“你怎么那么坏!好讨厌!”

    “我坏也是被你引导的!夏!老!师!”

    “呜呜呜!非哥,你别这样!好坏!呜!讨厌!”

    ……

    许久之后,早餐变成了午饭。

    吃饱喝足,罗非像个大爷一样,懒洋洋的躺在了夏凰那雪白的长腿上。

    “坏蛋哥哥,今天别走了,留下陪我好不好?”

    “好,根本也没打算走。凰妹,你的战斗力还挺旺盛的,特别是续航能力好强啊!”

    “不要脸!这种话也好意思说出口。”

    “切,也不知道刚才谁说不想离开我呢!”

    “哼!讨厌!”

    ……

    第二天接近午后,罗非才和夏凰一起离开家中。

    一路上,罗非神清气爽,夏凰的精神也很饱满,

    “凰妹,你的工作我给你调动一下,从明天开始,你就不用去药品部上班了。”罗非说道。

    “那我去哪上班?”

    “去影视部门吧。”罗非说道,“你的嗓音不好好用上,太可惜了。”

    听到这,夏凰顿悟。不过,她却摇了摇头,道:“我只为非哥一个人唱。”

    罗非微微一愣……两界的生活和人界完全不同。说的更有趣一点,那就是两界目前还处于华夏古代的感觉。而在两界,以歌唱为声的,是歌姬。歌姬纵然是艳绝天下,地位也是不高的。夏凰的嗓音虽然好,却也有自己的想法……

    “好吧,对不起。”

    “没关系,非哥。”夏凰道,“我知道,如果我调动了部门,会赚更多钱。可是钱对我来说无所谓的。因为非哥会养我的。”

    “……”这句话顿时说到了罗非的心坎里。

    就在前方的一个路口,罗非突然间停下车,一把将夏凰搂在了怀里。

    “非哥,你要干什么?”夏凰一脸娇羞。

    “不干什么,就想……”罗非刚说到这,突然间就瞪大了眼睛,紧接着一把打开车门,把夏凰从车里拽了出来!

    两个人刚跑出去没多远,一股惊天动地的气息就猛扑过来,凶狠的砸在了罗非的车上!

    “轰!”罗非的车顿时被掀翻起来,飞到半空中的时候,又猛然间落在了地上,瞬间爆炸了!

    这里,是偏向市郊的位置,有些偏僻,这个时间路面上根本没有多少人。

    “小心!”罗非连忙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夏凰,道,“来者不善!”

    夏凰心中也是微微一沉:我的反应怎么那么快?这种级别的高手如果靠近我,我应该不会有反应的,可是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不但反应快,还有一种特别强烈的求战欲?难道,这是非哥的力量在我体内沸腾了?没错,是的!

    非哥什么人啊!非哥是天狼,狼族的至尊,他体内涌动的鲜血,被称之为两界的唐僧肉,强者都可以拥有。特别是妖族,妖族视他的鲜血为灵药啊!前世曾经有人愿意花10000灵石,只为了能求到一口!

    就在此时,罗非和夏凰的两侧已经传来了一人的狂笑声,那声音听起来有些十分洪亮,甚至有些震耳欲聋。

    夏凰的心跳微微加速了:天虎?是他?!

    天虎,十二天枢中最狂暴的家伙,同时也是最不按套路出牌的人,实力极强,且十分好斗,经常没理由的找别人决斗,做事不计后果。

    罗非扫了天虎一眼,不由捏了捏拳头,道:“呵呵,哪位啊!”

    天虎的身材高大的惊人,足足有两米三左右,像极了一座大山站在常人的满前,那张不修边幅的大脸上,一双大眼睛正如铜铃一般瞪着罗非:“呵呵,小狼崽子,不认识你虎大爷了?”

    相比较粗枝大叶的糙汉天虎,另一边却出现了一个婀娜多姿的少女,她一袭白皙,肤白貌美,长得清新可人,有一双闪着红宝石光泽的大眼睛。

    “哼,小狼肯定把咱们忘了!”

    罗非望着美女,不由微微一愣。

    罗非,仍旧是罗非。而罗青,却也只是罗青。

    虽然被很多人称之为罗青的投胎转世,但是罗非的大脑中,也只是存在着一些关于罗青的记忆而已。

    十二天枢的关系很奇特。罗非和十二天枢中的男人的关系很微妙,有一些是朋友,还有很多是对手甚至死敌。而十二天枢中也有几个女孩。

    天蛇佘雅儿、天兔秋月霜、天鼠秦白、天龙龙清夏、天鸡张玉洁、天猪崔秀秀。这几个女孩子前世和罗青很有渊源。

    只不过,罗青已死,现如今活在世上的,是罗非。

    罗非望着天兔秋月霜,不由淡淡一笑:“不好意思,我不是以前的小狼。前尘往事如云烟,过去就过去吧。这辈子如果想要和我做朋友,彼此交心即可。”

    “哼哼,天狼,这样可不好,太装逼了!”天虎胡海东冷冷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很清楚。你信不信,如果霜儿愿意对你投怀送抱,你立马变回以前的德性,你啊,就是这么个玩意!”

    夏凰顿时暴怒:“你的嘴巴怎么臭?谁允许你和非哥这么说话了?”

    “哟?小凤凰?!你这孽畜还活着?”胡海东上下打量着夏凰,不由冷哼道,“忘了几千年前差点被我烤着吃?”

    夏凰的嘴唇顿时一阵抽搐。

    的确,相比较十二天枢,上古恶魔的等级显然不够。只不过,前世因为上古恶魔十分抱团,所以很难对付。但是今天,上古恶魔被化整为零,就不好说了。更何况,一个天虎本来就很难对付,现在又加上了一个天兔。

    “嘴巴老实点吧。”罗非冷哼道,“前世你就是我的手下败将,这辈子还想跟我打?你恐怕还不是我的对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