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不好意思,没听说过!
    “你们这帮流氓!放开我!”

    “臭娘们,欠钱不还你还有理了?今天你也不用还了!让兄弟们开心开心,咱们的账就一笔勾销了!”

    “我会还你们钱的!放开我!”

    听到这些声音,林若心快步跑向了酒吧里,花容失色道:“是晶晶!”

    罗非健步挡在了她的前面,目光一凛,道:“别慌!”

    两个人冲进了酒吧,只见酒杯、酒瓶、餐具都碎了一地、沙发倒了一大片、大部分的桌椅支离破碎……几个凶神恶煞般的男人还在砸东西。

    “小娘们,别尼玛乱动!让大爷亲一口!”

    罗非和林若心不远处的一张沙发上,两个壮汉死死的按住了一个李晶的胳膊。一个耳钉男整个身子趴在了她的身上,淫笑着解开了她胸前的纽扣!

    一时间,李晶胸前那两座火辣的峰峦几乎跳脱而出……

    李晶那张清秀的小脸上满是泪水。她拼命的挣扎着,用尽全力朝着耳钉男踢了一脚:“放开我!我会还你钱的!你放开我!”

    耳钉男一把接住了李晶雪白的长腿,狠狠摸了几把,贪婪的说道:“我凑!又嫩又滑啊!扛在肩膀上肯定舒服!是不是啊,兄弟们?”

    “是啊,哥!一会儿你玩完了能不能让兄弟们爽爽?”一个黄毛流着口水,很无耻的说道。

    “废话,老子不刚说完吗?等我玩完就给你们玩!”

    “嘿嘿,谢谢哥!”黄毛回过头,冲着一群小弟喊道,“妈的,看什么看?好好砸!砸完了人人有份!”

    “好嘞,哥!”混混们听到这句话,一个个像是吃了伟.哥的驴,都兴奋起来!

    ……

    耳钉男脱下女孩的衬衣,望着她那几乎无法白色吊带包裹住的伟岸,顿时兽性大发,伸出手就要撕烂它!

    此时,林若心不顾一切的冲了进去,使出了浑身力气推开了耳钉男,怒骂道:“你们这帮畜生!放开她!”

    耳钉男摔了个仰面朝天。他连忙爬起来,看到推倒自己的是个娇滴滴的美女,顿时暴怒道:“操!哪来的小娘们,滚一边去!”

    说完,耳钉男冲过去就是一巴掌!

    当耳钉男的手就要落在林若心娇嫩的脸蛋上的时候,一只手突然紧握住了耳钉男的手腕!

    耳钉男疼得嗷嗷叫道:“妈的,你谁啊?哪来的王八蛋?”

    “草泥马!找死是吧?”沙发旁的两个男人捡起棍棒,怒喝道。

    其他男人也朝着罗非围了过来。

    “妈的,就你这逼样还玩英雄救美,你有多想死啊?”黄毛用棒球棍戳着罗非的胸口,恶狠狠道。

    罗非望着衣装有些凌乱的女孩,冷冷道:“敢欺负她?我看你们才是活腻了!”

    “兄弟们,先废了这个胡言乱语的王八蛋!然后……”耳钉男望着林若心,一脸淫邪道,“两个妞一起玩!”

    这群男人更兴奋了,抡起棍棒砸向了罗非!

    “小心啊!”林若心和李晶吓得花容失色,同时喊了出来!

    罗非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寒冷的笑容,慢慢的攥紧了拳头

    “噼!”

    “啪!”

    “咔嚓!”

    ……

    不到一分钟的功夫,耳钉男已经看傻了眼。

    他的小弟全都倒在了地上,手脚都扭曲变形了,甚至还有两个人已经疼晕过去了!

    罗非却安然无恙,望着耳钉男冷笑,如同地狱里的死神一般。

    耳钉男吓了后退了好几步,浑身颤抖道:“大、大哥!别、别打我,有话好说!”

    “晶晶,这到底怎么回事?”林若心急切的问道。

    “你别问了!”李晶叹了口气,把头转向了耳钉男,咬着牙说道,“你滚吧!告诉五爷,我会尽快还钱的!”

    耳钉男退到了酒吧门口,突然指着罗非骂道:“你们都他妈等死吧!”

    耳钉男说完,扭头就跑。

    “等你先死。”罗非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淡淡道。

    “你是谁啊?”李晶用惊异的眼神望着罗非,问道,“我好像在哪见过你……可是想不起来了!”

    “晶晶,你不可能见过他。他是我的……副总,他叫罗非。”林若心介绍道。

    “什么副总啊,我就是一个司机。”罗非淡然一笑道。

    林若心撇撇嘴,不悦道:“说你是副总就是副总,干嘛自贬身价啊!”

    “谁让你对一个刚来的员工都那么好,让我甘心自贬身价给你当司机?”罗非故意拍了一个马屁。

    李晶本来心情很低落,听到罗非的话,突然“噗嗤”一声笑了,道:“你这人还挺幽默的!怎么,看上我家若心了?”

    “晶晶,我甘心给她当司机,是因为她对我特别好。你和若心的关系像亲姐妹一样,她把心都掏给你了,你怎么对若心一点都不坦白呢?难道说,你对她的感情还不如我这个初来乍到的?”罗非说完,脱掉了自己的西装,披在了李晶的身上。

    林若心也走过来,帮她系好了扣子,遮挡住了胸前的暴露。

    李晶忍不住了,捂住脸哭道:“我……我不想麻烦若心!”

    “晶晶,到底怎么回事,说吧!”林若心趁机劝道。

    “我妈又赌钱了!欠了庄家400多万,跑了!把这个烂摊子交给我了!我已经想了很多办法了,把房子都卖了,还是差了40万!我正想把酒吧盘出去再凑点钱,这帮家伙就来逼我还钱了!”

    “你干嘛不找我啊!”林若心气得直跺脚,道,“还有,她又不是亲妈,又对你这样,你干嘛总替她背烟锅啊!你疯了!”

    “我怎么好意思找你?还有,她毕竟养了我这么多年,我不能对不起她……”李晶叹了口气道。

    林若心捧着李晶的小脸蛋,心疼不已道:“钱,我替你还!不过你必须答应我,跟她断绝关系!她已经坑了你好几次了!你非要让她坑死你才甘心吗?”

    “我、我知道了。若心,我会想办法把钱还给你的!”李晶哽咽道。

    “谁要你还钱啊!”

    “不!要是不让我还,我就不让你帮我了!”李晶仍旧倔强。

    “你个死丫头怎么还是这么倔!气死我算了!”林若心捶胸顿足道。

    两个美女正说着话的时候,门外已经传来了耳钉男的骂声:“五爷,就是这!里面有个王八蛋刚才帮姓李的小妞强出头,把兄弟们都打残了!你可得替我们做主啊!”

    “别说了,先进去看看!”一个沉甸甸的男人的声音传进了罗非等人的耳中。

    很快,10多个男人闯了进来,把罗非等人团团包围了!

    这些人和耳钉男一伙穿着打扮完全不一样。他们一个个身穿统一的烟白条衬衣,身材都很健硕,眼神中折射出了凶狠的光芒。

    这时,一个身材不高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中年人身穿练功服,瘦而精壮,他的双手手背上结满了茧子,看上去有些可怕。

    他叫白五,人送外号五爷。

    白五爷自幼练铁砂掌,靠一双拳头在天州打拼了20多年,在天州的江湖上很有地位。

    白五爷望着一片狼藉的酒吧,顿时眉头一皱:“谁让你们砸人家酒吧的?”

    “五爷,不砸她不还钱啊!”耳钉男不敢直视白五爷了,低着头说道。

    “砸了,人家该没钱还是没钱!”白五爷冷笑道,“要不说你们几个至今都穿不上白浪帮的正经衣服呢?”

    耳钉男望着那群身穿烟白衬衣的男人,顿时郁闷不已。

    这时,两个年轻的小弟搬来了椅子。

    白五爷坐在了椅子上,扫了几眼耳钉男那群躺在地上的小弟,一阵唏嘘道:“老弟,下手太烟了吧?”

    “他们欠打。”罗非不假思索道。

    “呵,口气挺大的,你也欠打。”

    白五爷话刚说完,这群统一制服的小弟突然从腰间拔出了砍刀,纷纷指向了罗非!

    一把把砍刀锋利无比,闪烁着震慑人心的寒气,看得人心惊肉跳。

    李晶的嘴唇都在颤抖:“五、五爷,没、没他们的事,你放他们走!有什么事冲我来!”

    “小姑娘挺讲义气的!”白五爷看了一眼李晶,又把目光转向了罗非,笑道,“小伙子也挺嚣张的!”

    “五爷,咱没必要跟这王八蛋废话,砍死他算了!”耳钉男咬牙切齿道。

    “你就是五爷?”罗非问道。

    “对,他就是天州大名鼎鼎的白五爷!道上的人谁敢不给五爷面子?小子,听说过没有?”耳钉男得意洋洋的替白五爷说道。

    “不好意思,没听说过!”罗非淡然道。

    “你他妈犯贱!”耳钉男骂着,捡起一把刀要砍罗非。

    然而,罗非只是捏了捏手腕,又把耳钉男吓得后退了两步。

    “真够怂的。五爷,这样的人你也收?”罗非笑问。

    白五爷冷眼扫着耳钉男:“你废话太多了!”

    耳钉男立刻吓得退到了墙角。

    白五爷站起身,直视着罗非,一脸冷峻道:“这群小子虽然是编外,但也是我的人。老弟,你把我的人打成这样,你得给我个交代!”

    “怎么交代,你说吧。”罗非面不改色道。

    “我这人不喜欢以多欺少,咱俩过过招吧!”

    白五爷话刚说完,一个光头小弟走到了他的身旁,不屑的扫了一眼罗非,道:“爷,他没资格跟您过招,还是我来吧!”

    “你就算了吧!”白五爷又打量了罗非几眼,轻哼道,“小伙子,现在认错还来得及!”

    罗非轻笑道:“不好意思,我没那习惯!”

    “嘴巴真够贱的!”光头小弟冷笑道,“我出手你还能活!五爷出手,你别想活!还不赶紧服个软?我家五爷好说话,兴许能饶了你!”

    那群身穿烟白衬衣的小弟都一脸鄙夷的望着罗非,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林若心并不会功夫,但已经感觉到了对方来者不善。她一把拉住了罗非的左手腕,急切道:“我报警吧!”

    李晶也拽出了他的右手腕,紧张的说道:“你别冲动啊!”

    “不好意思,我不懂怎么服软。”罗非说完,慢慢掰开了两个美女的手。他从捡起了地上的一个金属外皮包裹的棒球棍,甩掉了上面的玻璃碎屑。

    “老弟,想跟我比划家伙?”白五爷的脸上慢慢的浮现出了一丝鄙夷,“来啊,我空手跟你打!”

    小弟们顿时发出了嘲笑声。

    “呵,以为拿了武器就能赢五爷?幼稚!”一个板寸头小弟笑得捶起了沙发背。

    “小子,你是不是没吃药啊!”光头小弟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罗非也笑了。

    突然间,罗非收敛了笑容,左手食指朝着棒球棍用力戳去!

    “砰!”

    一时间,众人都惊呆了!只见棒球棍已经被罗非的食指洞穿,而他的食指却安然无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