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鸿门宴
    又是他!这条阴魂不散的老狗!罗非心头一沉,狠狠地按下了接听键:“喂!”

    听筒里许久没有声音。

    罗非冷冷道:“雷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

    “天狼,没事就不能给你打个电话叙叙旧?”果然没有出乎罗非的意料,电话里传来了一个阴沉的中年人的声音。这人是他曾经的老板,更是他的苦主。他的真实姓名并不为人所知,认识他的人只知道他的代号为雷先生。

    “没有天狼了,只有罗非。”罗非冷漠道。

    “你离开猎杀者整整一年了,就没想过要回来?”雷先生认真的问道。

    “没想过!我只想平静的生活。谁敢破坏我的生活,我会和他拼命!我说的够明白吧?”罗非抬高了音量,传递给了对方一个警告的讯号。

    然而,雷先生并不吃这一套:“你还是那么狂!天狼,做人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否则……”

    “否则你能把我怎么样?”罗非冷笑了一声。

    “你不要太过分了!你不怕我杀了他们吗?”雷先生的声音充满着威胁的成分。

    “你杀他们一个,我杀你一窝!不信就试试看!”罗非暴喝了一声。他再也无法淡定,双眼中已经闪烁出了咄咄逼人的杀意!

    “轰隆隆!”

    窗外,一个惊雷在半空中炸开,发出了震耳欲聋的轰响。雨,也下得更大了。

    许久后,男人才开口了,语气缓和了不少:“你变了,不像以前那么瞻前顾后了,学会用我的方式来威胁我了。”

    “雷先生,你挂了吧!我可以当你从来都没打过这个电话。”罗非已经冷静下来。他很清楚,雷先生即便强大到可以目空一切,却也有他的软肋。而他的话如同一般犀利的刀,已经触碰到了雷先生的软肋。

    雷先生的态度也跟着缓和了不少,但对罗非仍旧不死心:“天狼,过些日子我回去华夏国,有大生意要和你谈!”

    “我不想和你……”罗非还没说完,男人已经挂断了。

    罗非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苦涩:这个难缠的老狗!

    他走上了楼,走到了林若心的房门口,凝视着房门发呆。

    12年前,他被人贩子抢走,进入猎杀者的训练营的那一天开始,整个人像是在蜜罐里被人强行捞出,狠狠扔进了地狱里。

    作为猎杀者的首领,雷先生用最残酷的斯巴达式教育把他生生蹂.躏成了最优秀的雇佣兵,继而让他过上了刀口舔血的生活。

    天狼是罗非的代号。在雇佣兵界,天狼是个神话,每次完美的执行完任务,掌声、金钱甚至绝色美女,都会主动投怀。 然而,他早已恨透了这样的生活,更恨透了雷先生。他心中最重要的羁绊,仍旧是那一尘不染的童年,那无法割舍的伙伴。

    隔着一道门,罗非再次从心中起誓:傻丫头,我会用我这条命来保护你们的,不管谁敢伤害你们一分一毫,我都会将他亲手碾碎!

    ……

    清晨,雨过天晴。

    罗非先把李晶送到了哈尼酒吧,紧接着调转车头,带着林若心去非凡大厦。

    半路上,林若心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屏幕,顿时眉头一皱:“爸爸?”

    因为父女关系出现了严重问题,养父林子雄很久没有主动给她打电话了,就算是在罗非的任用这件事上,都是和陈静通的气。

    他突然给我打电话想干什么?林若心带着一丝疑惑和不安,接通了电话:“爸爸,找我有什么事?”

    “若心,咱们的赌约还差三个月就到期了。爸爸不想欺负你,准备帮你一把!”林子雄的声音听起来比以前温和一点。

    但是,听到“赌约”二字,林若心像是吃了一只死苍蝇,感觉十分恶心,立刻回绝道:“爸,不需要了!我能行!”

    “别固执了!我派一个得力助手给你。他最迟明天就到天州,你去机场接一下吧!”林子雄的声音中充斥着高高在上的气势。

    “爸,我真的不需要!”林若心同样不甘示弱。长久以来,她一直都很反感林子雄这样的态度。更何况,她能感觉到这个所谓的“得力助手”来非凡集团的目的并不单纯,肯定有左右非凡集团内部管理的想法,这样会触碰她的底线。

    “就这样吧!听话!”林子雄却不给林若心反驳的机会,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气死我了!”林若心一阵愠怒,狠狠捶了罗非的后背一下。

    罗非笑道:“得,我又成撒气桶了!谁又惹你生气了,大小姐?”

    “我爸!他非要给我派个业务高手过来!烦死我了!”林若心银牙紧咬道。

    “这么好的爸爸哪找去啊!换了是我还不得高兴死。”罗非调侃道。

    “那你留着用吧!反正我不要!”林若心又气呼呼的给了他一拳。

    “别生气了,我跟你闹着玩的。”罗非收敛了笑容,“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吧。”

    林若心顿时一阵脸红,本想说些什么,却不知该怎么说出口了。

    ……

    下午5点半,林若心很准时的走进了玛莎拉蒂中。

    此时,她已经换上了一身纯白色的晚礼服,宛如出水芙蓉,清纯而娇媚。

    罗非眼前一亮,发自内心的赞美道:“真好看。”

    “哼,马屁精!”林若心故意轻哼了一声。

    “若心,咱们要去哪?”

    “天州万丽,你负责大吃大喝,我负责谈业务。”林若心耸耸肩。

    “若心,你是搞药品研发的,业务不是交给销售部来谈吗?”罗非很是不解的问道,“活都让你干了,销售部干嘛用的?”

    “你忘了,我跟你说过,我的王牌三个月前出了车祸,现在还在养病呢!”林若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还有,我现在有说不出的苦衷。”

    “好吧,理解万岁。”罗非不再追问了。他知道,林若心如果想说,早晚会开口的。

    ……

    天州万丽饭店,天州市最高档的海鲜酒楼,坐落在繁华的天心区。

    今天,云天集团包场,只请了天州经济圈里的人中翘楚、社会知名人士,搞了一个高大上的海鲜自助餐会。

    酒店门口十分热闹,客人络绎不绝,几个身穿正装的服务生正在门口负责宾客登记,忙得不亦乐乎。

    林若心熟练的签好了名,字如其人,十分漂亮。

    罗非刚要登记,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不友好的声音:“一个臭司机还登什么记?能陪老板过来吃饭的,最差也得是总裁助理!你算什么东西?”

    罗非听的出这是卢汉阳的声音。他眼皮都不抬,只是轻笑道:“没拴好就放出来了,容易咬人。”

    卢汉阳快步走过来,一脸鄙夷的打量着罗非:“滚出去,你没资格来参加我家的餐会!”

    都没等罗非开口,林若心就不客气了:“不好意思,他有资格!他是我的副总!”

    卢汉阳愣住了片刻后,不由咬牙切齿道:“若心,你干嘛老是用一个破司机来气我啊!”

    “真不好意思!他的确是我的副总!如果你让他走,那对不起,我也走!”林若心说着拉住了罗非的手,转身就要走。

    罗非心中一阵唏嘘:卢汉阳,你这人品也是差到没谁了……

    卢汉阳只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被林若心撕碎了。他正要发飙,身后突然有人拉住了他的手腕!

    卢汉阳回头一看,这才慢慢冷静下来。

    拉住卢汉阳的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瘦高个,戴着一副烟框眼镜,看上去很斯文。

    眼镜男冲着卢汉阳使了个眼神胡,快步走上去,拦住了了林若心和罗非:“林总,罗总,你们消消气!卢少开玩笑的!”

    看到卢汉阳没有跟过来,罗非并不给眼镜男面子:“若心,我开车带你兜风去!”

    “好啊!”林若心很会打配合。

    眼镜男连忙冲着卢汉阳使了个眼神,卢汉阳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走过来,但碍于面子,没有说话。

    “若心不介意的话,我就没必要介意了。”罗非淡淡一笑。

    卢汉阳强压着心中的怒火,道:“若心,罗总,你们留下来吧,我刚才闹着玩的!”

    眼镜男把自己的名片双手递给了罗非,很客气的说道:“我叫周恺之,是个陪酒的。如果罗老弟不介意,一会儿咱们喝几杯怎么样?”

    罗非心中一阵暗笑,道:“我家林总要是愿意留下,我肯定不会走。”

    “那就留下来待一会儿吧!”林若心轻哼了一声,“罗非,咱们进去随便看看!”

    “好的,林总。”罗非忍着笑说道。

    ……

    两个人刚走远,林若心就笑出了声:“你真够坏的!这招欲擒故纵玩的不错嘛!”

    罗非一语道破玄机:“相比较你需要在餐会上找生意,他们更想在餐会上玩死我。要不然,你以为他们会那么好心求咱们?”

    “那咱们走吧!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嘛!特别是那个周恺之,别看他笑呵呵的,根本不是什么好鸟!”林若心眉头一皱。

    罗非看了一眼手中的名片:“云天集团对外部经理,卢汉阳的亲信吧?”

    “不但是他的亲信,还是天州酒神!这家伙最多一次在宴会上喝过四瓶白酒!”林若心不无担忧道,“罗非,我感觉卢汉阳今天摆的是鸿门宴……”

    “但是,商机无限。”罗非又一次道出了真相。

    林若心面红耳赤:“罗非,你怎么总是那么乐观?”

    罗非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笑道:“咱们进去吧,既来之则安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