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亿万赌注!
    进入万丽饭店,林若心和罗非随便吃了点东西,又和几位客人聊了聊生意经后,这才去见了今天的主家卢云天。

    卢云天,天州四大财团之一的云天集团董事长,卢汉阳的老爸,同时也是天州房地产业的巨无霸。他体态肥硕,看似憨厚,但眉目间却有一种无法隐藏住的凶戾之气。

    卢云天一眼看到了林若心,顿时笑着迎了过来:“若心!好久不见了!叔叔想死你了!”

    林若心对卢云天也没有太多好感,却也只能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叔叔,确实好久不见了!您身体还好吧?”

    “我挺好的!身子骨很硬朗!”卢云天说着,目光故作不经意的转向了罗非,“这位是罗总吧?我听说罗总和汉阳有些小误会?”

    “哪有的事!我和卢少喜欢开玩笑,谁都没当真。”罗非淡然一笑,却并不看卢汉阳一眼。

    “是啊,不当真!”卢汉阳脸上在笑,心里却一阵阴冷,呵呵,谁他妈跟你开玩笑?告诉你,今天这个餐会就是一口大锅,专门炖你用的!姓罗的,你今天死定了!

    “年轻人嘛,打打闹闹很正常!喝两杯酒就什么事都没了!”卢云天笑过之后,只是微微一动眼神,立刻有一个服务生端来了一托盘的酒。卢云天拿起两杯,分别递给了林若心和罗非,“来来来!一杯泯恩仇!”

    罗非的注意力瞬间落在了那杯酒上。

    这是宴会上很常见的高脚杯,一杯能盛半斤。而此时,杯中装满了味道浓烈的高度白酒。

    罗非心中冷笑:呵呵,为了玩死我,你们真够拼的。

    卢云天笑着把酒杯放在嘴边,刚要下肚,却看到罗非按住了林若心的手,不但自己没喝,也没让她喝!

    卢云天顿时脸色一沉:“罗总,你不给我面子吗?”

    卢云天刚说完,一群身着正装的男女很快围住了罗非。

    一个中年胖子不由轻哼道:“小伙子,卢董事长敬你酒,你也好意思不喝?你好大的架子啊!”

    “是啊!年轻人不要太张狂了!一杯酒而已!怎么,真不给卢董事长面子?”一个体态臃肿的老女人不屑的瞥了罗非一眼。

    周恺之端着酒杯走到了罗非的面前,言语中暗含杀机:“老弟,卢叔叔可是很欣赏像你这样有胆子有魄力的年轻人的!你这样太不够意思吧!”

    罗非只是闻了闻酒杯,淡淡笑道:“茅台的度数也不低了。卢董事长金口一开,我喝一杯没问题,若心总不能因为卢董事长的一句话,直接回家醒酒吧?卢董事长一向很有风度,不会不怜香惜玉吧?”

    罗非话音落地,周围的人们都是一愣。

    “原来这小子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老板!”

    “是啊,这小子人品不错,口才也不错啊!”

    卢云天心中一阵冷笑:小子,本来老子也不稀罕欺负一个小姑娘,你不是跟我儿子不对路吗?我今天要用软刀子弄死你!

    想到这,卢云天轻笑道:“小伙子挺护着自己老板的嘛!有点意思!我听说非凡集团最近急需业绩。若心为了业务,又跑到米国折腾了两个多月……她实在太辛苦了!这样吧,我今天心疼一下我的大侄女!”

    此时,围观的客人越来越多了,很多人都议论纷纷,又把目光转向了罗非,那眼神像是看着外星人一样。

    罗非的目光再次转向林若心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双对他充满了信任的双眸。这时,他的心里彻底踏实了。他回过头,冲着卢云天微微点头:“卢董事长,您准备怎么心疼若心?”

    卢云天笑里藏刀:“作为非凡集团的副总,罗总应该也有些过人之处吧?比如说,你的酒量是不是还说得过去?”

    “一般般吧。”罗轻描淡写道。

    “一般般可不行啊,年轻人!副总是干嘛用的?不就是谈业务的吗?谈业务不会喝酒,谁跟你谈啊?”卢云天故作焦急,把目光转向了周恺之,“这样,为了若心大侄女的事业,我让恺之教教你怎么喝酒吧!”

    周围的一群人都哄笑了起来。

    “是啊,不会喝酒谈什么业务啊?卢董事长说的没错啊!”

    “酒量一般般,还当什么副总?笑话!”

    “酒神,教教这后生怎么喝酒!”

    听到这群人的议论,罗非并不客气:“不好意思,非凡集团不养酒囊饭袋,也不是那种靠喝酒陪人睡觉才能做成业务的公司。”

    卢云天的脸上顿时挂不住了:你小子嘴巴真够损的,你这是含沙射影啊!

    卢云天会生气,是因为云天集团在业界的名声并不好。他们的很多地产业务员都靠不正当手段赚取业绩。他们对典型的方式正如罗非所说。

    “小伙子,你这么说话可就不好玩了!”卢云天压着火道,“咱们直截了当吧!我想跟非凡集团做一笔生意。生意的大小,就在这酒里!今天我把话放这,你能喝一杯,我给你一千万!”

    “一千万?!”

    周围的众人都震惊了。他们也很富裕,但不论如何也没办法和卢家相比!卢家当一千万是毛毛雨,他们要是拿出一千万扔给罗非,非得肉疼好几个月不可!

    一个明眼人看出了端倪,压低了声音道:“看来这小子是惹上卢董事长了,今天一定会被卢董事长玩死!”

    周围的人们都点了点头,但眼神之中却没有一个对罗非报以同情的。

    “管他呢,等着看好戏呗!”中年胖子双手叉腰,冷笑了一声。

    此时,罗非轻笑道:“听您的口气压根不像是跟我谈生意,而是在斗气。老人家,您真没必要这样做。我听说您的夫人脑供血不足,经常头晕恶心。我们非凡集团最近正在研制一种名叫脑动力的新药,专门解决这类疾病。如果您能心平气和的和我谈谈合作细节,我想能够推动这种药的研发速度,早日让您的夫人康复。”

    卢云天心头又是一沉:这小子……居然将我一军!

    卢云天身旁的卢汉阳目光笔直的落在了林若心的身上,心中又是一阵酸楚:若心,你真是鬼迷心窍了!怎么什么事都跟这王八蛋说啊!

    卢云天的夫人并不是原配,而是他发家之后抛弃了结发妻子之后娶的一个知名演员。卢云天对她十分宠爱,而这女人也是八面玲珑,把爷俩都哄得服服帖帖。

    罗非的这一刀,不偏不倚捅在了父子俩的软肋上。

    卢云天将信将疑:“真有这种药?”

    “我没必要骗您。更何况,非凡集团生产的药是什么质量,在座的各位应该很清楚吧?”罗非理直气壮的抛给了众人一个问题。

    周围的人们听到罗非的话,都不得不点头了。不得不说,林若心在制药上是个天才,用她的配方做出来的药品,疗效好,副作用小,极具口碑。

    和罗非四目相对,卢云天心中了然,罗非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家伙。但越是这样,他就越想弄死他。

    “那咱们就更应该喝几杯,好好研究一下了!罗总,咱们这样办吧!恺之陪你喝酒,你喝一杯,我给你两千万研发资金怎么样?”卢云天索性抬高了价码。

    “两千万?翻了一倍啊!”众人都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罗非并不领情:“卢董事长,这不是钱的事。非凡集团不差钱,我们只是想自主研发。”

    “三千万!”卢云天抬高了音量。

    人群又是一阵唏嘘。

    罗非叹了口气:“您这么说就没意思了,若心,我们走吧!”

    说完,罗非转身就要走。

    “等等!五千万!一杯五千万!”卢云天明显有些急了。

    “这跟钱真没关系,卢董事长,您没必要这样。”卢云天越着急,罗非反而越稳重。

    “这笔钱算我赞助,研发的事情,还是你们来,我不干涉!”卢云天咬了咬牙道,“一杯酒五千万,一瓶酒一亿!”

    周围的人们后背都冒汗了。

    “真是财大气粗啊!刚才还一杯一千万,现在变成一瓶一亿了!”

    “是啊!这么豪气冲天的事也只有卢董事长才能做得出来啊!”

    “看来,这小子死定了!”

    林若心预感到了事情不妙,连忙抓住了罗非的手腕:“罗非,咱们回家!这钱咱不要了!”

    罗非却摇了摇头,把嘴唇贴在了她的耳边:“傻丫头,价码够了。”

    “你这是拿生命在开玩笑!我不管,咱们回家!”林若心急了,转身就要走。

    罗非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若心,别任性!我不会有事的!”

    四目相对,林若心只感觉自己压根无法逃避罗非那炽热的目光……

    “罗非,你上辈子是不是欠了我不少钱,这辈子来还债的?”林若心苦笑了一声。

    “应该是这样的。”罗非爽朗一笑,“帮我准备点酒菜吧!”

    卢汉阳看着两个人亲密的挽着手,气得七窍生烟,顿时一脸委屈的转过头看了自己的老爸一眼。

    卢云天快步走到了他的身边,也压低了声音:“放心吧,他今天里外是个死,外面的人我都安排好了!他要是能活着出去,我就能给他制造一起交通意外!”

    “可是,若心怎么办?”卢汉阳急切的问道。

    “傻小子,你觉得你还能泡到这丫头吗?”卢云天反问道,“说不定这丫头早就被姓罗的睡了吧?”

    卢汉阳深吸了一口气:“那妈妈的病怎么办?”

    “这太好办了!他们死了,可非凡集团还在啊!到时候咱们就不能收购它,继续研发那种药吗?傻儿子,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钱搞不定的吗?”

    “……”卢汉阳居然无言以对了。

    “汉阳,你给老子记住一句话。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坑你的人,只有你爹我!林若心要是没了,老子再给你换一个更好的!别这么没出息,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那不是我卢云天的儿子!”卢云天终于露出了狰狞的嘴脸。

    卢汉阳深吸了一口气,突然狠狠的攥紧了拳头:“去特么的林若心!老子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

    “对了!这才是我卢云天的儿子!”卢云天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和儿子沟通完,卢云天把目光转向了罗非:“罗总,咱们开始吧!”

    “好啊!”罗非淡然一笑道,“卢董事长既然这么有诚意,那我代我家林总勉为其难的答应你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