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迷醉夜
    “兄弟,咱们纯属切磋,你千万不要伤了自己的身子!如果真的喝不了,认输不丢人!” 周恺之露出了阴险的笑容,故作关心的说道,“在天州,拼酒输给我周恺之的多了去了,也不在乎多你一个!”

    众人一阵哄笑。

    这个混蛋,分明是把罗非放在火上烤啊!说话太无耻了!林若心气得双眼都快冒火了,恨不得冲过去暴揍周恺之一顿!但她只能压抑住这样的冲动了,因为一旦做了,罗非之前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罗非笑而不语,但这笑容中的深意,周恺之却无论如何也看不透了。

    ……

    几分钟后,罗非和周恺之坐在了一张大理石圆桌前。

    林若心也不顾自己的身份了,把芝士焗澳龙、红烧吉品鲍这些大餐统统端到了罗非面前。

    卢汉阳也充当了周恺之的跑堂伙计,也给他端了很多下酒菜。

    数不清的客人都放下了自己的事,来到罗非和周恺之的饭桌前围观了。

    卢云天还是很讲诚信的,他在支票上面写了小数点前的8个零,展示给了周围所有人看。

    这时,周恺之端起了酒杯,冲着罗非说道:“来!兄弟,干一杯!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罗非也端起了酒杯:“老周!干了!今天谁不喝到尽兴,谁不够朋友!”

    周恺之和罗非一碰杯,都是一饮而尽。

    周围的人们都在注视着两个人,只见罗非和周恺之互不相让,没多大工夫,每个人都喝掉了三瓶茅台!

    张恺之看着罗非那张微微有些发红的脸,心中暗笑:小子,撑不住了吧?三瓶酒三个亿,都给你,你有命花吗?今天老子要是不把你喝到胃穿孔,老子天州酒神的位子让给你!

    周恺之想到这,又给罗非倒满了酒,顺势将了罗非的军:“兄弟,差不多就算了,认输吧!已经三亿了!”

    没有出乎周恺之的意料,罗非仍旧很带种:“和你老周喝酒本来挺痛快的,你干嘛扫兴啊?来,再干!”

    周围的人们也是一阵唏嘘:这小子这能作死啊!

    卢汉阳看到罗非和周恺之又喝完了一杯,顿时露出了一丝阴险的笑容,走过去给两个人倒满了酒:“来,两位好兄弟!我也陪你们喝一杯!”

    “卢少,跟我就不用这么客气了!”罗非颇有深意的笑了笑,“你还有你的业务呢!”

    卢汉阳不由一愣,笑道:“罗非老兄可真够体贴的,我要是个女的!我也喜欢你!”

    “没关系,你可以去泰国做个手术。”

    “……”

    看到卢汉阳吃瘪,罗非哈哈一笑,又是一饮而尽。

    周恺之心中一阵愕然:操,这家伙怎么还能喝?已经四斤了啊!

    卢云天也看出了苗头不对,周恺之最大的量就是四斤,破了四斤恐怕凶多吉少。但是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他又怎么能让周恺之服软?

    想到这,卢云天狠狠的冲着周恺之使了个眼神。然而,他看到的是周恺之的一张苦瓜脸……

    罗非悠然一笑,拿起一瓶酒,又给自己和周恺之倒满:“来,干了!天州酒神!”

    周恺之端起酒杯的时候,眼中的罗非已经出现了重影,酒到了嘴边,变得无比苦涩,几乎难以下咽。而罗非却又是一饮而尽!

    周恺之只能舍命陪君子了,也硬着头皮喝了下去!刚喝完,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冲着罗非竖起了大拇指:“哥们,你牛……”

    周恺之话都没说完, 突然间双眼一翻,轰然倒地,顿时不省人事了!

    罗非低头扫了一眼周恺之,不由冷笑:“徒弟还没醉,师父先趴下了,有意思!”

    周围的人群“轰”的一声,都吓傻了。甚至有些人的目光落在了卢云天的身上,忍不住偷笑了。

    “呵呵,还教人家喝酒?现在被教训了吧?”人群中有人轻哼了一句。

    卢云天的脸上顿时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真不是周恺之不争气啊,是这小子太能喝了!这家伙到底什么人啊?不!不管他是什么人,他今天必须得死!

    此时,卢汉阳的手已经在哆嗦了。他艰难的转过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老爸还算淡定,这才松了口气。卢汉阳又把目光落在了林若心的身上,心中闪过了一丝绝狠:再漂亮也被罗非睡过了!老子不稀罕了!去死吧!

    ……

    扫了一眼被几个服务生抬走的周恺之,罗非无奈的叹了口气:“卢董事长,师父都趴下了,我这个做徒弟的还有必要喝吗?”

    卢云天几乎要压不住火了:“你只要能喝,我照样投资!一瓶还是一亿!”

    “卢董事长真是豪气冲天啊!我佩服您!”罗非说完,一把抓起了一瓶茅台,又是轻描淡写的喝了下去!

    “哇!”周围的人们都惊得张大了嘴巴!

    “天州酒神易主了!”一个中年男人一阵唏嘘。

    林若心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声音都在颤抖:“罗非,别喝了!求你了!我不想让你出事!”

    罗非望着林若心,露出了平日里的笑容:“回家之后把你想说却不能说的话告诉我吧!”

    说完,他单手捏住了林如心的两只手腕,让她动弹不得,自己又拿起了一瓶新的茅台,照样一饮而尽!

    周围,已经有不少人一改对罗非的态度,开始为他鼓掌了……

    罗非这才站起身,冲着卢汉阳豁然一笑:“我喝痛快了!卢董事长,咱们结账吧!”

    卢云天把写好了支票双手递到了罗非的手中后,又竖起了大拇指:“罗总,你有两下子!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罗非也笑了笑:“放心,你的钱不会打水漂的!五年之内,脑动力肯定上市!”

    卢云天差点气晕:五年?你他妈耍我啊!你个小兔崽子,死一万次都不冤!

    罗非把支票递给了林若心:“没错吧?”

    “没错!”林若心的眼眶已经潮湿了,她认真的看了半天,确认这张支票有效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放进了自己的包里,“罗非,我送你去医院。”

    罗非的嘴角突然微微勾起:“林大小姐送司机回家?说不通啊!我给你配个司机!”

    话音刚落,罗非突然间冲到了卢汉阳的面前,左手如同铁钳一样掐住了他的脖子:“卢少,我还没喝痛快,麻烦你陪我回家再喝几杯!”

    卢汉阳大惊失色,想要逃,却寸步难。罗非的力量太大了,他根本无法挣脱!

    卢云天脸色骤变,连忙挥了挥手。一时间,一大片保镖冲了过来,瞬间把罗非和林若心团团围住了!

    罗非一手掐着卢汉,另一只手则拉住了林若心的手,冷笑道:“卢董事长,不要激动!我这人喝多了手里没轻没重。万一伤了你的宝贝儿子可就不好了!”

    “罗总,你、你别乱来!”卢云天脸色一阵惨白。

    卢汉阳也吓得全身发抖,他可是领教过罗非的本事的!他顿时颤声道,“姓罗……罗总,你、你要干嘛?”

    “我不会乱来!就是想请卢少去我家喝两杯,叙叙旧啊!顺便商量一下他去泰国做手术的事!”

    人群一阵骚动,却没人敢动一步。

    卢云天的脸上都是汗。望着被罗非死死地掐着自己的宝贝儿子,他只能恼怒的摆手道:“送客!”

    ……

    几分钟后,卢汉阳一脸憋屈的开着罗非的玛莎拉蒂,朝着林若心家开去。

    罗非坐在副驾驶位上,冲着他淡淡一笑:“卢少,走直线就行!不用开太快!乖!”

    卢汉阳的眼前,已经出现了一辆大型卡车,司机迎面而来,刻意放慢了车速,冲着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卢汉阳的心里一阵冰凉。这辆车本来是要撞死罗非和林若心的。司机的安家费都准备好了……可是,做不到了。

    ……

    二十分钟后,玛莎拉蒂开到了林若心的家门口。

    罗非下了车,一把搂住了林若心充满弹性的柳腰:“多谢卢少了!没你事了,打车回家吧!”

    卢汉阳忍不住发飙了:“姓罗的,你特么欺人太甚了!”

    “你活该!”说出这句话的,居然不是罗非,而是林若心!

    “若心,你……”卢汉阳的心已经冷到了冰点。

    林若心的脸都涨红了,咬牙切齿道:“卢汉阳,你给我听好,从今往后,如果你和你爸再敢动我的人,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别以为我是好欺负的!”

    “林若心,你他妈……”

    林若心冲过去,抡圆了胳膊给了他一个大耳光,声嘶力竭的吼道:“滚!”

    “林若心!我记住你了!”卢汉阳捂着火辣辣的脸,灰溜溜的走远了。

    “打得好。”罗非说完,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罗非!”林若心一把将他搀扶住,“都怪我,是我太贪财了!”

    罗非却摇了摇头,没好气道:“傻丫头,这不是六百块,这是六个亿!不要白不要!脑动力都已经过了临床了,马上就给批号了!这钱等于是白送咱的!”

    林若心的眼眶里一片水雾,都快哭了。她把罗非搀扶到了别墅里,急切的问道:“想吐就吐出来吧,会舒服点!”

    “不想吐,让我坐一会儿……”罗非摇摇晃晃的坐在了沙发上。

    林若心看着罗非的样子,气得攥紧了拳头……突然间,她拿出了手机,咬着牙拨通了林子雄的电话号码。

    “喂,若心,找爸爸有事吗?”林子雄的声音里带着喜悦,毕竟,女儿主动给他打电话,这情况可不常见。

    然而,林若心却冷冷冰的说道:“我恨你。”

    “女儿?发生什么事了吗?”林子雄诧异了。

    “没理由,我就是恨你!”林若心吼了起来,像一只暴怒的小狮子!

    “你到底怎么了?”林子雄一头雾水。

    “你知不知道……”

    林若心话都没说完,罗非突然一把夺过了手机:“林董事长,她只是工作上不顺心,你别往心里去!”

    “哦,这样啊!”林子雄的声音慢慢的变得冷漠,“帮我劝劝她吧!”

    “我会的。对了,忘了告诉您一件事了,她提拔我做了非凡集团的副总。”罗非的脸上慢慢地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本来你也应该是副总。”林子雄淡淡一笑。

    “祝您晚安。”罗非挂断了电话。突然间,他用尽全力将手机扔向了对面的墙壁!

    “咔嚓!”

    手机摔得粉碎!

    林若心望着破碎的手机,哑然失笑。

    罗非也笑了。

    两个人笑着笑着,不由四目相对。

    罗非的心中,一股灼热的情感瞬间席卷了心头。他突然间捧出了林若心的脸蛋,毫不犹豫的把嘴唇贴了上去!

    柔和、甘甜,像极了一块蜜糖在他的口腔中慢慢融化。

    林若心瞪大了眼睛,完全愣住了……许久之后,她拼命地挣扎起来。然而,罗非脸上的一股热流突然让她感到了灼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