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跟他比,你算个屁!
    小安吓了跑了出去,立刻拨通了汉威会后台老板的电话。

    电话接通了,听筒里很快传来了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小安,找我什么事?不知道这是我练拳的时间吗?”

    “老板,你快过来吧!要出人命了!”小安哭出了声。

    “别慌!到底怎么回事?”听筒里的声音却仍旧淡定。

    “老板!2楼2333房,有个家伙点了80多万的酒水不给钱,还打人。一个人把咱们几十个人都打死了,还口口声声要见你!人没走,你快来吧!”

    “我……知道了!”听筒里的声音停顿了片刻,随后应了一句,“告诉那小子,半个小时之后我就到,让他有种别走!”

    “我、我不敢!我怕啊!”

    老板都哭笑不得了:“算了吧,我现在就过去!先不要报警!让我会会那小子!呵呵,有点意思。”

    ……

    豪华包房外围了一群客人,他们望着里面壮观的场面,一阵唏嘘。

    一个知道汉威会所水有多深的瘦高个都深吸了一口气:“这小子摊上大事了!”

    一旁的中年大叔问道:“哥们,他怎么摊上大事了?”

    “你还不知道啊?汉威会所的幕后老板是白浪帮的老大!”

    “啊?白浪帮的老大?那可是个狠人啊,听说两道上没几个敢不给他面子的!”中年大叔也吓得不轻。

    “是啊,我劝这小子赶紧报警吧!弄死几个人,顶多判死刑。要是落在他的手里,呵呵,生不如死啊!”瘦高个说了一句前后看似矛盾的话,但周围的人听完却都点头表示赞同!

    ……

    这句话显然也提醒了张少游,刚才还如同死狗一般的他居然一下子来了精神:“姓罗的,你真是找死了!白五爷要是来了,你肯定死定了!”

    周围,张少游身边那一群小伙伴一个个也恢复了淡定。特别是猴子,居然有胆量拍了拍罗非的胸口,冷笑道:“知道你能打!不过,再能打也没用!你知道这家店的老板是什么人吗?”

    “哦?什么人?我不清楚。”罗非找了一把椅子,悠悠的坐下了。

    “你死都他妈不知道怎么死的!”张少游冷笑了一声,竖起了大拇指,“他是天西区的这个!顺便告诉你,他也是老子我的老大哥!我让你弄死你,就是一句话的事!对了,忘了说了,我还可以顺便把你身边的这个小婊.子也给办了!”

    “你敢!”林若雪抄起一个酒瓶子砸向了他!

    张少游侧身一闪,艰难的避开了,吓出了一身冷汗:“妈的!小婊子,你也得死!等着吧!”

    “你有本事过来!看我打不死你的!”林若雪攥紧了小粉拳,那愤怒的表情和姐姐林若心真有几分神似。

    张少游身躯一颤,道:“老子不过去!有种你过来!”

    林若雪拎起了另一个酒瓶子冲过去了!

    张少游满屋子的乱窜,狼狈不堪。

    罗非笑得快不行了,道:“若雪,过来吧!别脏了自己的手!”

    林若雪已经把张少游逼到了墙角,听到罗非发话,这才冷哼了一声走到了罗非的面前,道:“张少游,你就是个垃圾!”

    说完,她直接坐在了罗非的大腿上,故意摆出了一副人他采摘的样子。

    张少游气得脸都绿了。

    ……

    一群人僵持了半个小时。

    终于,门外传来了一阵整齐的脚步声。

    人群不由自主的让出了一条路……

    一群看上去更加彪悍的男人走了进来。同样是整齐的制服,只不过从烟色变成了烟白混搭。他们年纪都在30岁左右,步伐矫健,吐气均匀。而且,他们的腰间都是鼓鼓的……显然来者不善。

    两个男人搬了一把椅子,放在了房间正中。

    这时,一个40岁出头的男人从人群中走出,坐在了椅子上。

    他和其他人的装扮不同。练功服搭配薄底布鞋,精瘦而干练,看上去有一种特殊的威严。

    他左右扫了一眼,只是微微点头,几个小弟立刻领会,直接把门关上了。

    这时,瘦高个又叹了口气:“事闹大了,那小子恐怕死无全尸了!”

    周围,很多人都发出了唏嘘声。

    又有人突然间说道:“哥们,你看那个穿阿玛尼的哥们眼熟吗?是不是张少游?”

    “好眼力啊!”这人叹道,“这下更完了。好好喝酒不就完了!得罪了张少游,还得罪了白五爷,这是多想死了!”

    ……

    白五爷的目光笔直的落在了罗非的身上,问道:“小安,是他打了咱们的人?”

    小安鸡啄米般的点头:“是!是!老板,打死了这么多兄弟,怎、怎么办?”

    “五哥!”张少游连忙跑到了白五爷的面前,指着罗非骂道,“五哥,就是这王八蛋!吃霸王餐不结账,还他妈欺负我好兄弟张汉阳!你可得给我做主啊!弄死他!”

    “是啊!五爷,弄死他!”猴子也说道!

    一群不明事理的同学更是齐齐喊了起来:“弄死他!”

    “都!安!静!”

    白五爷低沉的声音像一把利剑,充满了穿透力,瞬间刺穿了整个房间。

    一时间,鸦雀无声。

    “道歉!”白五爷不假思索道。

    “哥!这不是道歉的事啊!”张少游急了,“得弄死他啊!”

    林若雪咬牙切齿:“张少游,你就是个臭垃圾!你等着!今天姑奶奶就是死了也拉你陪葬!”

    “呵呵,小姑娘挺有种,有意思!”白五爷微微一笑,目光突然间转向了张少游,“道歉!”

    张少游以为自己听错了,连忙问道:“五哥,你说什么?”

    “给我朋友道歉!这是第三遍!”白五爷的语气异常冰冷。

    张少游怒了:“我他妈凭什么给他……”

    “啪!”

    张少游话都没说完,白五爷猛然起身,一巴掌拍了过去!

    一口血带着两颗牙,一起从张少游的嘴里飞了出去!这一巴掌的力量之大,令人难以置信!

    张少游飞出去五六米,狠狠的砸在了地板上,差点晕过去!

    他的一群小弟小妹,猴子、刘怡、小胖等人都瞪大了眼睛。甚至,猴子的双腿间已经潮湿了……

    张少游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他的半边脸都已经肿了,说话都漏风,指着白五爷骂道:“你敢打我!操……”

    白五爷反手又给了他一个大嘴巴!

    张少游又一次摔在了地上,他疼得一张嘴,又吐出了两颗带着血的牙齿!

    “别打了。”罗非这才开口道,“五爷,这种货色还用脏了你的手吗?”

    “老弟,你说得对。不过,这小子确实欠打,居然敢惹你。”白五爷像是看着一坨翔一般的扫了张少游一眼,“小子!别以为你爸牛逼,我兄弟就怕你。我兄弟牛逼的时候,你初中还没毕业呢!”

    “他……他是什么人?五哥,咱俩那么好的兄弟,你他妈不向着我,你……”

    “跟他比,你算个屁!”白五爷冷哼道。

    小安的目光之中带着丝丝恐惧,冲过去就给罗非跪下了,哭嚎道:“非哥!非爷!求求你!你帮我说说情,我……我……”

    小安话都没说完,白五爷的几个小弟过来就要拉走她!

    “非爷,求求你了!你让老板饶了我吧!”小安已经把罗非当做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拼命地抓住他的腿不放。

    光头小弟二话不说,抽出了一把犀利无比瑞士军刀,朝着小安的手砍了过去!

    这一刻,林若雪都惊得侧过了脸!

    这把刀距离小安只有两公分的时候,罗非突然间伸出手,单手捏住了刀刃!

    瑞士军刀居然以诡异的角度扭曲了!而罗非的手居然一点事都没有!

    光头小弟骇然,连忙竖起了大拇指,赞道:“非爷,您好功夫!”

    罗非望着小安,悠然一笑:“小白,算了吧。”

    白五爷这才点了点头:“出去吧!还有,把这些兄弟抬出去,掐掐人中。”

    小安大惊:“老板,他们没死?”

    “呵,不但没死,骨头都没断。”白五爷轻哼道,“但如果他想让这些人死,也可以不流一滴血。”

    ……

    现场被收拾干净了,白五爷的两个小弟押着张少游来到了罗非的面前。贴身小弟则给罗非和林若雪奉上了上好的红茶。

    “非哥,这小子的死活,你决定吧!”白五爷不假思索道。

    罗非喝了一口茶后,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道:“先结账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