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你没机会了!
    “周队,今晚不审嫌疑犯吗?”刚回到警局,甘甜忍不住敲开了周平的办公室大门,一脸不解的问道。

    “今晚大家先收队休息。我明天和你一起,亲自审他。”周平望着甘甜,一脸慈爱。

    甘甜虽然只是周平老战友的养女,但她很有出息,是今年从天州警校毕业的高材生,同期毕业的绝大多数男生都不如她。所以在甘甜毕业后,周平直接把她要到了天西刑警大队。

    甘甜听周平这么一说,顿时笑道:“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先冷却处理,让嫌疑犯的气势没有这么强。”

    “所以说,甜甜你的悟性挺高的。如果老甘还活着,肯定会很高兴的。”周平故作欣慰道。

    “那我就……去休息了!”甘甜敬了个礼。

    “去吧,你最近也太辛苦了,回去早点睡!”

    ……

    牢房的门开了,先来却后到的罗非被两个狱警押入了牢房里。

    狱警刚走,牢房里的犯人们一下子包围了罗非。

    “呵,长得还挺帅?怎么进来的?”一个光头猛拍罗非的肩膀一下。

    “看他人模狗样的,会不会是当老师,在课堂上非礼女学生?还是未成年?”一个黄毛无耻的笑了起来。

    罗非不屑的望着天花板,一言不发。

    “妈的,说话啊!哑巴了?懂不懂规矩?”看到罗非没搭理他,光头狠狠的推了他一把,“找死是吧?还敢瞪我?活腻味了?”

    “哥几个!给他上一课,让他知道号子里什么规矩!”黄毛说着撸起了袖子。

    这群人攥紧了拳头,围住了罗非就要动手!

    罗非冷笑一声,突然间沉身,两拳打了出去!

    “啊!”

    “啊!”

    光头和黄毛发出了一声惨叫,身体狠狠的撞在了墙壁上!

    众人皆惊,一时间吓得退后了好几步,都瞠目结舌的望着罗非。

    “操,这么厉害?”

    “你们都滚到床上睡觉去!”大通铺的一侧,一个留着短发的壮汉冷冷道,“一群废物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光头和黄毛两个人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听到这人一发话,谁都不敢说话了,其他人也乖乖的给罗非让出了一条路。

    短发的壮汉40岁左右,精气神十足,正盘腿坐在了床上。他的身后,一个30岁左右、留着微微短胡须的男人正在给他捶背。

    壮汉一摆手,短胡须男人停下来。

    “睡我旁边吧。”壮汉上下打量了罗非一番,“我叫雷豹。要是给面子,就叫一声豹哥。”

    “谢了,豹哥。”罗非伸了个懒腰,躺在他旁边就闭上了眼睛。

    黄毛有些不服气,咬着牙站起身:“豹爷!他也太没礼貌了吧?小子,别以为你能打就牛逼了!豹爷一拳打死过一匹马!你他妈要是敢对他……”

    “闭嘴!”短胡须男人厉声道,“别惹豹爷生气!滚!”

    黄毛吓得一个激灵,赶紧闭上嘴巴滚到了自己的床铺上。

    很快,牢房里恢复了平静。

    ……

    夜深了,牢房里鼾声大作,几乎所有人都睡着了。而雷豹却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短胡须也没睡,只是一直闭着眼。两个人一对眼神,悄然起身,绕到了罗非的身旁。

    雷豹望着已经睡熟的罗非,不由握紧了拳头,冲着短胡须微微点头。

    短胡须真名刘勇,绰号铁锤勇。他是个左撇子,也是全市青年组拳击冠军。刘勇加入三雷帮后,因为拳头硬、功夫好,因此被雷豹赏识。

    而雷豹的外号和他很相似,被称为铁拳雷豹,功夫要比刘勇更好。

    这俩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合作做这种事了,所以配合非常默契。刘勇先来到了罗非的双腿前,雷豹随后来到了罗非的胸前,二人猛然间攥紧了自己的拳头,分别朝着罗非的左小臂和左腿迎面骨打去!

    就在这两拳距离罗非的腿脚近在咫尺的时候,罗非突然间动了起来,一脚踢在了刘勇的腰间!

    “咔嚓!”

    刘勇的腰间顿时凹了进去,几根肋骨当场断裂!他目瞪口呆的望着罗非,双眼一翻,倒在了地上!

    而几乎是与此同时,罗非的右手一把捏住了雷豹的铁拳。

    “你小子有两下子啊!” 雷豹虽然看到刘勇倒地,但并不为之所动,只是冷笑了一声,拳头继续发力。

    夜幕中,罗非的双眼露出了一丝冰冷,道:“我给你一个好好活着的机会!我问你,谁让你来对付我的?”

    “你没资格问!”雷豹说话间轰出了左拳!

    又是势大力沉的一拳,这拳头曾经打死过一匹马!

    就在雷豹这一拳即将落在罗非身上的瞬间,只听见“啪”的一声,罗非居然又是单手接住了这一拳!

    “我再问你一遍,谁让你对付我的?”罗非冷冷道。

    “小子,你以为你是谁?跟你豹爷玩,你还早了二十年!”雷豹两只结实的肩膀狠狠的压着罗非的双手,眼瞅着就要把罗非的双手压断!

    此时,罗非的嘴角又一次诡异的勾起:“你没机会了!”

    话刚说完,罗非猛然间收紧了手指!

    雷豹只感觉自己的双手像两只机械臂狠狠的抓住了,压根使不出一点劲来!钻心的疼痛感却陡然来袭!

    “咔咔咔……”

    一声声脆响,他两手的全部手指都骨折了!

    “啊……”

    雷豹刚疼得叫出声,罗非从床上一个后空翻,跳到了他的身后,朝着他的双腿快如闪电般的踢了两脚!

    “呃!”

    雷豹惨叫了一声,顿时跪在了地上,两个小腿全断!

    罗非的手刀接踵而至!狠狠砸在了雷豹的颈后!

    “呃……”雷豹疼得从嗓子眼里艰难的挤出了一个声音后,也晕死过去!

    ……

    几个小时后……

    “不好了!出人命了!快来人啊!”拘留所的牢房里,随着黄毛一声鬼叫,牢房内外的人都被惊醒了。

    很快,几个警察把在地板上躺了一晚上的雷豹和刘勇都抬了出去。

    死,是不可能死的,但都已经残废了。特别是雷豹,痊愈后也是废人一个了。

    在办公室里睡了一晚上的周平骤然惊醒,闻声跑了出来。只见几个警察把刘勇和雷豹都抬了出来。

    “怎么回事?”周平的后背瞬间冒出了冷汗。

    “周队,我们也不知道啊!”一个年轻警察咬牙切齿道。

    周平的手都有些哆嗦了,伸出去摸了摸刘勇的鼻下……还好,没死。紧接着,又摸了摸雷豹……也没死!

    但是,刘勇的左侧肋间已经凹进去了,而雷豹的双手双脚都已经扭曲变形了!

    一种莫名的恐惧瞬间席卷了周平的心:“调、调监控!”

    ……

    几分钟后,周平脸色苍白的瘫坐在了自己的办公室。

    监控录像他已经看完了。

    雷豹和刘勇一点都不冤。因为两个人恶意攻击罗非在先,而罗非顶多是正当防卫,连防卫过当都算不上!更要命的是,刘勇和雷豹都是帮派中人,多多少少留有案底,很难给他们翻案了!

    这个罗非,真是一个烫手的山芋,怎么这么难对付?接下来,该怎么办?怎么和雷龙雷虎交代?周平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周平正在痛苦思索解决方案的时候,敲门声把他骤然惊醒。

    “谁啊?”周平收敛了情绪,恢复了昔日的道貌岸然。

    “是我,甘甜!”

    周平叹了口气,郁闷的站起身,把门打开了:“甜甜,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甘甜面露难色:“周队,再不来要出大乱子了!赶紧放人吧!”

    周平心头一惊。

    他知道甘甜为什么这么说,但他必须装傻:“怎么回事?你别着急,慢点说。”

    “周队,也许是最近混混打架斗殴的事件太多了。让咱们都冲昏头脑了!咱们昨天光顾着抓人,却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现场的监控录像!”甘甜递给了他一个u盘,“这是我凌晨两点睡不着,去光复路调出来的,咱们冤枉好人了!”

    傻丫头,我怎么会不知道咱们冤枉好人了?可是,你让我怎么跟你直说?你啊,跟你死去的养父一个样,眼里太不揉沙子了!周平心中一阵烦躁。他叹了口气:“你替我去跟那个年轻人说几句话好话吧!如果他不依不饶,我再出面。”

    “周队,这件事是我的责任,是我失察。如果罗非先生想投诉,就让他投诉我吧!”此时此刻,甘甜懊恼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冲动是魔鬼啊!昨天我怎么就没好好的调查一下,就把人家给扣起来了?爸爸,我又让你失望了……

    ……

    几分钟后,罗非已经在一群嫌疑犯的目送之下走出了拘留所。

    望着他的背影,拘留所里的一群人都擦了一把冷汗。

    光头颤声道:“老弟,你特么知道这哥们是谁吗?豹爷和铁锤勇是不是被他做掉的?”

    黄毛汗流浃背道:“我特么哪知道?我只求这位大爷不要再进来了,我特么肝颤啊!”

    ……

    罗非像大爷一样的被两个警察请到了一个办公室里,他们沏茶倒水,还帮甘甜说了不少好话。

    没多久,甘甜也走到了罗非的面前,很纠结的向他敬了个礼:“非常对不起您,罗非先生!我事先没有经过任何调查,就误会了您,希望您……”

    说到这,甘甜自己都卡壳了,望着罗非那张微笑着的脸,她反而一种特别不好的预感。毕竟自己之前对待罗非太简单粗暴了,人家这么笑,极有可能是在嘲讽她。

    “算了,如果您真的不能原谅我,我们的投诉电话是********,您随时可以拨打。我的号在这里。”甘甜指了指自己伟岸胸膛上的警牌说道。

    罗非望着她,不由摇了摇头:“道歉就算了,来点实际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