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恶犬凶猛!
    兔崽子!还给你发锦旗?你知道你给我惹了多大麻烦吗?周平的脸都气绿了。

    雷豹在周平的眼皮子底下被打成了废人,雷龙和雷虎气得差点一把火少了天西警局。要不是周平极力斡旋,表示一定要找机会让哥俩灭了罗非,这哥俩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现在,周平怒气冲天,正找不到人发泄呢!

    “是啊,是该给你一面锦旗。”周平压抑着怒火说道。

    “那麻烦你们定做一面吧,做好了给我送到公司来吧!”罗非继续在他是伤口上撒盐。

    “行,你放心,这几天马上做好!”周平咬着后槽牙道,“不过,现在好像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罗先生,如果你也是熊猫血,麻烦你去检查一下,病人急需用血。”

    “好,我这就去。作为华夏国的公民,见义勇为和救死扶伤本来就是我的本分!”说着,他一把握住了甘甜的手腕,“甜甜,咱们去检查。”

    不明真相的甘甜连连点头道:“好啊!”

    两个人一走,周斌不太高兴了,低声问道:“爸,这家伙是谁?甜甜的男朋友吗?你不是说甜甜没有……”

    “闭嘴!”没等周斌说完,周平低吼了一声,把他吓了一跳。

    ……

    罗非和甘甜献完血走出来的时候,周斌关切的递来了一杯红糖水。

    然而,罗非却拿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块早有准备好的巧克力,塞进了甘甜的小嘴里:“吃这个!补血的!”

    甘甜微微一笑:“谢谢你了,罗非。一口气献了那么多,真够意思!”

    “咱俩谁跟谁啊!”罗非一把揽住了甘甜的肩膀。

    望着罗非跟甘甜打情骂俏,周斌气得牙痒痒,终于忍不住了:“罗先生,你和甜甜什么关系?”

    罗非轻笑:“这你还看不出来吗?”

    甘甜没好气的捶了罗非一拳:“你这闷骚的家伙别胡说……别……”

    甘甜没说完,身躯却摇摇晃晃的倒在了罗非的怀里。

    罗非吃惊不已,连忙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鼻下……还好,甘甜只是晕过去了。罗非想到吃晚饭的时候,甘甜说自己这几天连夜奋战,想必她也是太累了。

    周斌心疼的不行,连忙要走过去把她接过来。

    罗非却一把将甘甜抱了起来,淡然道:“周警官,不用麻烦你了!甜甜只是低血糖,回我家休息一晚上就好了!”

    说完,他和周斌擦肩而过。

    等到周斌醒过神,追下楼的时候,罗非已经开着车扬长而去了!

    “爸,这家伙什么人啊?”周斌气急败坏的问道。他和甘甜认识了十年,一直暗恋着甘甜,警校毕业后,他更是为了甘甜想方设法的立功,不靠父亲的裙带关系而被调入天西刑警大队,现在倒好,煮熟的鸭子被罗非捷足先登了!

    周平望着儿子,只感觉老脸发烧,根本没办法跟儿子明说,只能摇了摇头道:“这个说来话长……”

    ……

    清晨,一缕缕香味从厨房里飘散出来,不由自主的把甘甜和林若雪都勾引到了厨房门口。她们俩发现厨房里没人,立刻轻手轻脚的溜了进去,打开了锅盖。

    “哇!牛肉汤!”林若雪舔了舔嘴唇道。

    “雪儿,有个事我不明白。”甘甜问道。

    “什么事?”

    “你们家都这么有钱了,干嘛还跟我一起过来偷吃?”甘甜问道。

    “这跟有钱没关系,偷吃才好吃呢!”林若雪用汤勺盛了两块香喷喷的牛肉,“来,尝尝看!”

    “香!好吃!罗非这家伙厨艺不错啊!”甘甜笑道,“我最爱吃肉了,特别是牛肉!”

    “厨艺不错也不是你们俩偷吃的理由吧?”她们的身后突然间传来了罗非的声音。

    两个美女脸色骤变,刚要脚底抹油,就被罗非捏住了雪白柔滑的脖颈。

    “非哥,我错了!再也不敢了!下次明目张胆的吃!”林若雪求饶道。

    “我也错了,下次我应该掏出枪来顶着你的脑门吃!”甘甜说道。

    罗非的额头渗出了冷汗,道:“你们的态度敢不敢更恶劣一点?其实偷吃没什么,偷也就偷了。你们俩穿着内衣乱跑,信不信我立刻杀了你们?”

    被罗非一提醒,两个美女大惊失色,艰难的低下头看了眼自己。

    可不!两个人都只穿着内衣就出来了!

    一个青涩玲珑,雪白剔透。一个火辣劲爆,呼之欲出!

    两个美女对视了一眼,顿时发出了尖叫声,转身跑上了楼。

    林若心刚好下楼,看到这一幕,也无奈的耸耸肩。

    “伟大的林总,咱们要不要弄个室规约束一下她们?”罗非问道。

    “怎么?你不爱看?”林若心调侃道。

    “……”罗非语塞了,“当我没说。”

    “哼,你个闷骚的坏蛋。”林若心凑近了罗非,低声道,“昨晚谢谢你把甜甜带回来。”

    “举手之劳。”罗非也恢复了淡定。

    林若心望着别墅二楼一个个房间,不由轻叹道:“现在是我最喜欢的状态。姐妹们都陪着我一起玩耍。可是,好景不长了,晶晶的酒吧装修好了,以后会很忙。小丫头也快开学了。甜甜也有任务在身……”

    “害怕孤独?”罗非笑问。

    “是啊,你不怕吗?”林若心反问道。

    “我……”罗非哑然无语。他的确很怕,而且,比任何人都怕。以至于离开了猎杀者之后,整整一年时间,他都大隐于市,每天逼着自己在喧闹中入睡。否则,陪伴漫漫长夜的,只有孤独。

    罗非不是没朋友,只是没知己。没有知己,宁愿孤单。但现在,他不孤独了。

    罗非想到这,脸上不由自主绽放出了笑容:“我很好。”

    ……

    悠闲的周日很快过去了。周一吃过早餐,罗非的车上坐满了美女,把她们一一送到了自己工作的地方,罗非则来到了车队的休息区内,他脱掉西装和衬衣,穿着背心大裤衩和司机们聊了起来。

    队长老谭没好气道:“老罗,你这人真有毛病!在副总办公室里,空调吹着,好茶喝着,小秘书伺候着,没事还能勾搭下咱们的三朵金花,干嘛非在这跟我们一群糙老爷们凑闷子啊!多没劲了!”

    “是啊,听说咱薇姐、静姐和咱老板都特喜欢你,你到底看上哪一个了?哪个身上的香水味最好闻?”副队长陈胖子无耻的问道。

    “过来,我告诉你哪个好闻!”罗非笑着冲他招了招手。

    “我过来了,你说吧!”陈胖子厚着眼皮凑了过来。

    罗非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脑门上:“滚蛋!”

    “哈哈哈!”司机们都大笑起来。

    “哎!说曹操,曹操到啊!薇姐来了!”司机小黄眼睛都瞪直了,“薇姐真特么好看啊,大长腿配上小丝袜,哎呦我去!带劲啊!我要是她老公,我特么一辈子也不出去偷吃!”

    陈胖子没好气道:“你别想了,没你份,那是咱罗总的!”

    陈胖子话音刚落,屁股上就挨了罗非一记飞踹:“我看你小子又欠揍了!去,给兄弟们泡壶昆仑雪菊去!”

    “罗总,你又换好茶了?哎!我这就去!”陈胖子屁颠屁颠的跑向了休息室,还冲着丁薇打了个招呼,“薇姐,下午好,是来找罗总探讨人生的吗?”

    “滚!”丁薇笑骂道。

    罗非笑着走过去,问道:“薇姐,出去谈业务吗?”

    “罗总,你……能……”丁薇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我想什么呢!罗非毕竟是副总啊,我怎么能让他当司机呢?可是那地方……

    罗非却看出了丁薇的局促,不假思索道:“你等我换衣服,我开车送你去!”

    ……

    没几分钟的功夫,罗非已经开着一辆烟色奔驰来到了大路上。

    “罗总,麻烦你……”丁薇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见到罗非就会紧张。

    “薇姐,跟我不用那么客气。都是自己人,喊我名字吧。”罗非爽朗道。

    “内个,罗非,今天真是麻烦你了。”丁薇脸色一红。

    “你看,你又客气了。”

    “其实,我今天要谈的客户,就是我三个月前出车祸那次要见却没见的客户。”丁薇叹道,“因为那次车祸,车队的小马师傅到现在还在医院呢。”

    “到底怎么出的车祸?”罗非问道。

    “别提了。那客户在天武区双沽港,那边不都是大型厂房吗?客户倒没什么,倒是周围的其他商户都有养狗的习惯。那天小马师傅开车出来,一条狼狗从一个厂里跑了出来,小马师傅急转弯的时候撞在了一棵大树上。当时我和他都被抛出了车子。马师傅中度脑震荡,两只手和左腿断了,我右腿断了。”

    “这种意外事故是够烦人的。”罗非眉头一皱。

    “若心最需要业绩的时候,我却在医院躺了三个月,唉!”丁薇叹了口气道。

    “咱不提不高兴的事。放心吧,咱们今天会很顺的!”

    ……

    每个城市都有每个城市不同的特点。繁华的天州,也有闭塞和繁华并存的城区,天武区的双沽港就属于比较特殊的地方。这里的厂房都很破烂,没有保安,几乎九成以上的商户都养凶猛的犬类来看家护院,而这些商户又富到流油,令很多人感觉匪夷所思。

    开入双沽港,罗非放慢了车速,一路上倒是无惊无险。

    来到了客户厂房外,罗非和丁薇刚走出来,要过去跟看门大爷打招呼的时候,突然间从对面的厂房里蹿出来了一条凶猛的狗!

    这一刻,丁薇那颤抖的娇躯居然挡在了罗非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