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赵子亮的脸上又出现了一片五指山,差点哭出声,道:“爸,你打我干嘛?”

    “我只恨当初让你妈把你生出来!你这个畜生,小薇已经不是你嫂子了,你干嘛还欺负她?”中年男人越说越生气,又是一巴掌狠拍在了他的脸上,“给老子滚!滚得越远越好!以后再也不准你回家!再也不许你欺负你嫂子!”

    赵子亮呆住了半天后,才灰头土脸的跑远了。

    邻居们看到这种情况,也纷纷摇了摇头,唏嘘着走开了。

    罗非看得出,不少人的眼中都流露出了对丁薇的同情。

    中年男人望着丁薇,不由叹了口气,道:“小薇,你以后不要回来了。”

    丁薇愣住了……片刻后,她的眼圈都红了:“爸……”

    “我不是你爸!”中年男人的声音居然哽咽了,“我没资格当你爸!我们老赵家不知道上辈子积了什么德,能有你这样的儿媳妇……我们一家把你害惨了!”

    中年阿姨已经端详罗非半天了,这才开口道:“小薇,我看这小伙子不错,你跟他走吧,以后再也不要管我们两口子了。我们一家都对不起你!我们欠你的,只能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你了!”

    “妈!爸!你们这是干什么啊?”丁薇气得脸都一片煞白了,“你们非要气死我是吗?好不容易就要过上好日子了!你们干嘛这样对待我啊!”

    罗非一头雾水,再猜不透这里面的情况了。他连忙按住了丁薇的肩膀,低声说道:“别激动,先进屋再说吧!大叔,阿姨,我能进去讨杯水吗?”

    中年男人望着罗非,半天才艰难地点了点头:“先进来吧!”

    ……

    走进了中年男人的家里,罗非的第一感觉就是这家不算大,不过收拾得井井有条、窗明几净。中年夫妇的房间墙壁上挂着一张全家福,上面有五个人,分别是中年夫妇、丁薇、赵子亮以及一个和丁薇年纪差不多的男人。

    这张照片应该是三四年前拍的了,因为照片中的赵子亮年纪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

    中年男人看到罗非的目光落在照片上,顿时苦笑了一声,道:“这个年纪大的是我大儿子赵子明。他和小薇是大学同学。两个人三年前刚领完证,还没来得及办婚礼,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就自杀了!”

    “爸,没影的事!您别说了!”丁薇苦涩的摇了摇头,不由叹了口气。

    “小薇,别提他遮掩了!”中年男人的目光转向了罗非,“小伙子,你叫什么?”

    “赵叔,我叫罗非。我是薇姐的好朋友。”罗非问道,“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罗非,你别问……唔!”丁薇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赵阿姨堵住了嘴。

    赵阿姨叹道:“子明这孩子上学的时候心气就高,总想有一番作为。大学毕业,他找我们和小薇借了将近100万,就跑去经商了!一开始做得还不错,但是后来就慢慢不行了,越赔越多。这个臭小子为了还债,居然跑去借了高利贷,结果越欠越多。他看到自己还不起债了,就喝了200多片安眠药自杀了……”

    赵阿姨说着说着,不由潸然泪下。

    赵大叔的眼圈也红了,难过的说道:“这些年要不是小薇,我们早就被放高利贷的弄死了!这不,小薇好不容易把债还清了,子亮这个兔崽子又开始欺负她,没事就找她要钱花!不给钱就抢,像强盗似的!”

    “爸!您、您别说了!”丁薇掰开了赵阿姨的手的时候,已经泣不成声。

    罗非心中一阵叹息。其实按照正常逻辑来看,丁薇虽然已经和赵子明领证结婚,但赵子明因为他自己的失误欠了一屁股债,自己又扛不住自杀了,跟她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她同样要冒着被放高利贷的砍死的危险去还债,一还就是好几年,人品已经在熠熠发光了……

    恐怕也是因为丁薇做的太好了,所以赵大叔和赵阿姨才会这么喜欢她,才会让赵阿姨说出让她跟罗非走这句话。

    罗非再看一眼丁薇的时候,只觉得自己有些心疼她。他不由叹了口气,问道:“有什么打算没有?还有一直住在这吗?”

    丁薇摇了摇头:“既然今天都让你看到了,也都让你知道了,我也不妨跟你直说吧。我最近正在拼命做业绩,想尽快让爸妈搬走。至于子亮……我没想好该怎么办。”

    “不用你想了!这种混蛋不是我的儿子!”赵大叔气愤的拍了下桌子,怒道。

    “小薇,你别管我们了。我还是那句话,你跟罗非走吧,以后两个人好好的过日子。罗非,你不要嫌弃小薇,其实她……”

    “妈!”丁薇的脸蛋瞬间红透了,连忙捂住了赵阿姨的嘴:“您别说了,人家只是我朋友,不是我男朋友!”

    “谁说的?我觉得罗非挺好的。”

    罗非心中一阵苦笑,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一杯茶的功夫,赵大叔两口子还是把罗非和丁薇都推到了门外。罗非看得出,两口子实在不想继续拖累丁薇了。

    罗非并不想辱没了丁薇的清白,把丁薇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告诉了两口子,那就是林若心的家。

    ……

    车子开出小区,丁薇一下子瘫软在了副驾驶位上。

    罗非把车子停在了路边,给她系好了安全带,这才重新启动了车子。

    “薇姐,你……”罗非欲言而止,他感觉自己接下来要问的问题可能会很唐突。

    “很荒唐吧?连夫妻之礼都没行过,子明就离我而去了。”丁薇苦笑道,“他走了三年了,我也整整还了三年的债。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也许……是子明活着的时候,对我太好了吧。你知道吗?知道他死了,我才知道他欠了那么多债。其实,爸妈说不怪我,我知道都是我的错。他就是为了让我们能好好的生活,自己才会那么拼命的……结果把自己搭进去了。”

    “一共还多少钱了?”罗非问道。

    “这……”丁薇说不出口了。

    “你不说,我也大概能猜出来。按照你这几年的提成来看,少说得有2000多万。”

    “是不是觉得我挺傻的?”

    “咱们不讨论这个话题了。我觉得刚才赵叔说的没错,是该搬出去了。不过薇姐,我给你个建议。你不要和老两口子再住在一起了,要不然,对你和他们都是一种伤害。我说的,你能懂吗?”

    “我懂。”丁薇点了点头,“三年了,我应该走出去了,对吧?”

    “对,都应该走出去了,人不能永远活在回忆里。”罗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在暗笑:呵呵,我还有脸说别人,我自己何尝走出去过?十二年了,我这不又回来了吗?

    “谢谢你今天帮我,罗非。”丁薇真诚的按住了罗非的肩膀说道。

    “那就不要拒绝我的帮助了。薇姐,你听好。我现在准备借给500万,你要做的只有两件事,那就是买两套房。一套自己住,一套给赵叔叔和赵阿姨。至于赵子亮的事,你别管了,我来处理。”

    “罗非,我不能要你的钱……我……”

    “不是无偿的。500万没有利息,想什么时候还,就什么时候还。但是薇姐,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丁薇这才平静下来:“你说吧,什么事?只要是我能力范围之内。”

    “薇姐,你得告别这样的生活,你的生活打开方式不对。不应该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工作。”

    “我,我没有啊!”

    “撒谎没用的,你以为我这个副总是干嘛的?我早就从各方面调查过了。有人告诉我,你吃饭时间都在谈业务。”

    “我……”丁薇发现自己又一次无言以对了。

    “那我就当你答应我了。走,咱们去撸串!那天有人打扰咱们,都没吃过瘾……”

    ……

    罗非开着车,先回了公司,接走了林若心和在公司里实习的林若雪,随后一起回家了。尽管时间已经不早,但烤串并非来不及。

    罗非在林若心的家里只待了几天,但已经把家里布置的五脏俱全,烧烤用的东西一应俱全。

    皓月当空,三个美女和他一起,坐在楼顶上把酒言欢。

    丁薇也把自己多年未曾开启的心事和林若心坦白了,结果自然是被林若心毫不客气的数落了一顿。而一通暴风骤雨之后,林若心毫不客气的倒上了三扎啤酒,又一把捏住了丁薇的脸蛋,道:“罚酒三杯!”

    丁薇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拿起啤酒扎,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光了。

    这时,林若心又倒满了三扎啤酒……

    罗非看得心惊肉跳:“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切,不祥个屁!这是罚我自己的!这是治我自己的失察之罪!”林若心说着端起了啤酒扎。

    “若心,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是说,你的酒品不行,喝多了容易撒酒疯,到时候最倒霉的肯定是我。”

    林若心一口啤酒喷在了地上,气得抡圆了折凳追打罗非:“你个贱人有种别跑!我保证不打死你!”

    林若雪不由叹了口气道:“非哥,你上一次就是这样死的,你怎么不长记性呢?”

    ……

    酒至半酣,林若心的情绪也有些激动,突然抱住了丁薇:“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吃饱撑的跟我爸打赌,你也不会这么玩命地的工作了,这几年我对你也太狠了!”

    林若雪在关键问题上并不站在自己老爸这一边,说话就拿起了手机,要拨通自己老爸的号码。

    就在这一刻,罗非一边按住了她的手腕:“雪儿,别这样!你这样做等于把若心放在火上烤。”

    林若雪望着林若心,眼眶里慢慢地笼上了一层水雾:“非哥,我不是没良心的人!她不是我亲姐,可是这些年她对我的付出,比亲姐还多。如果没有她,我爸的公司也不可能搞得这么好!我就不明白,为什么爸爸总欺负她!”

    “雪儿,有些答案说出来太伤人了,不要想太多了!这些也根本不是你应该去想的。你要去想的,是你的学业。对了,你明天就开学了吧?”罗非又一次转移了话题。

    “这个……嗯,明天就开学了。非哥,你明天能不能送我去上学?”

    “没问题,不过你的酒不能喝了!”罗非一把夺过了她手中的酒瓶。

    ……

    夜深了,炭炉上的最后一缕烟火都灭了。

    林若心已经喝多了,被林若雪搀扶回了房间里。而罗非面前的最大难题,就是同样已经喝多,而且酒品爆发的丁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