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神秘的女人
    罗非把丁薇抱在了怀里的时候,她的嘴里一直都在喃喃自语,听得罗非有些心慌……

    “子明,再见了,子明……终于该结束了……”

    罗非对这个素昧平生的赵子明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恨他,恨不起来。以罗非对丁薇的了解,丁薇是那种特别理性的女人,如果一个男人能让她变得感性,那说明这个男人真的为她付出了很多。

    可是敬他,却也真的敬不起来。因为罗非有太多次身处比赵子明更为艰难的绝境,每一次选择的都是坚忍不拔的活下来,而并非自杀。更何况,他这一死,几乎把一家人都推上了绝路。

    罗非心疼丁薇,格外的心疼丁薇。

    罗非抱紧了丁薇,在她耳边温柔的说道:“不再有子明了,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都跟我说。”

    丁薇哭出了声……

    罗非不是铁石心肠,只感觉自己的心都像是被一片犀利的刀锋划过,不停地流血,有一种感同身受的痛楚,在周身徘徊,久久无法消散!

    罗非把丁薇抱进了属于她的客房里,刚把她放在床上,她却狠狠地搂住了他的脖子,不肯松手。她一直在哭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罗非没有走,他知道此时如果选择离去,自己和一个畜生是没有区别的。他深吸了一口气,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慢慢地躺在了丁薇的身旁。

    夏末的灼热仍旧没有消弭,酒精的作用下,燥热的丁薇忍不住宽衣解带,房间里很快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脱衣声。

    丁薇的身上散发出了酒精、茉莉花香水和美妙的女性荷尔蒙混杂在一起的气息,让罗非也感觉到了心跳加速,甚至感觉到了全身燥热。

    丁薇那双包裹着烟色长袜的双腿搭在了他的大腿上,丝质的柔滑和双腿本身的弹性,让罗非的血液也跟着汹涌起来。

    罗非艰难的喘息着,发现自己的心跳居然微微加速了。

    “薇姐,别这样,控制一点。”

    “你骗人,你刚才还、还说有不开心的事情就跟你说。”

    “你……你没……”罗非欲言而止。有些事,看破不说破是一种美德。

    此时,丁薇突然间凑近了他。

    闻香识女人。

    罗非并不滥情,但多年来形成的职业素养让他嗅到了好女人散发出的味道,这股味道对于一个正常男人来说,实际上要比坏女人的味道更吸引人。因为通常很难如此轻易地靠近一个好女人。

    丁薇诱人的双唇慢慢的靠近了他,极具热度,她的双手也在情不自禁的抱着他结实的腰杆,呼吸在慢慢地加剧。

    罗非很清楚,只要这火辣的双唇贴在不该帖的位置上,那么今夜注定难眠。罗非终究不忍心伤害她,特别是她最需要温暖的时候。

    心跳,此起彼伏。呼吸,交相呼应。丁薇火辣而温柔的娇躯紧紧地贴着罗非,慢慢地……漫漫地……闭上了眼睛。

    ……

    清晨,窗外一片宁静

    丁薇的房间里一片光亮,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罗非就坐在床头,而且已经穿好了衣服。

    丁薇联想起了昨夜。罗非最终还是做了柳下惠,他抱着丁薇睡了一整晚,却没有任何越轨的举动。

    “罗非,对不起。”丁薇低下了头,尴尬的说道,“是我太放荡了。”

    “薇姐,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罗非诚恳道,“你熬了那么长时间,那种情绪,我能懂。”

    丁薇只感觉鼻梁一阵发酸……她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罗非,昨晚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吧!”

    “这……”罗非欲言而止,道,“好。”

    呵呵,真能当做没发生过吗?丁薇在心中叹了口气。

    ……

    吃过早饭,罗非开着车,先是把林若心和丁薇送到了公司,紧接着又送林若雪去上学。至于李晶,她的酒吧已经照常营业,忙得不亦乐乎,所以昨晚住在了酒吧里。

    罗非带着林若雪,没多久就开入了天州市最高等学府——天南大学内。

    “想不到淘气包居然还是个学霸,居然能考到天南大学来!”罗非忍不住调侃道。

    “哼!这是必须的!”林若雪不无得意道,“我姐姐就是学霸,我怎么可能不是学霸呢?”

    罗非打量了林若雪一番,今天她穿着白色衬衣搭配蓝色短裙,雪白的长腿上搭配着一双过膝的白色长袜,看上去清纯无比。

    “嘿嘿,好看吧?”林若雪很努力的挺了挺胸膛。

    罗非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就不多加点评了。”

    “你讨厌!你个闷骚的大贱人!”林若雪伸出小拳头把他一通暴打。

    “好了,下车吧,到主楼了。”罗非说着,打开了车门。

    这时,罗非突然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主楼最前面的门里走了出来。罗非顿时和那人对上了眼神。

    “非哥!非哥!喂!你看什么呢?”林若雪叫了罗非两声,看到他没有答应,郁闷的撅着小嘴,在他眼前挥了挥手。

    “哦!没什么。雪儿,我什么时候来接你?”罗非问道。

    “不用接我了。你忘了,我今天是来参加军训的,要住上大半个月呢!”林若雪冲着他一挥手,“再见了,不要太想我哦!”

    “嗯,再见,不要调皮。”

    罗非目送着林若雪走进了主楼,又等了大约五分钟,突然走进车里,把车子开到了学校的停车位。

    那个人显然是看到了他,因而并没有走开,而是一直在主楼的门口等他。等到罗非下车,那人突然间冲着罗非抛了一个媚眼,一转身,人不见了!

    罗非冷笑了一声,却并没有跑进主楼,而是绕着主楼的外围一直走。

    大约十分钟之后,罗非来到了天南大学并不算引人注目的居民区。

    天南大学是一个综合性大校区,面积非常大,不但有教学楼,也有普通居民的居住区。

    罗非来到了一条死胡同里,左右环视。

    周围,似乎并没有人。然而,罗非却嗅到了一股特别特殊的味道!这股味道无法用语言去形容,但却让他感觉到了一阵头晕目眩。

    罗非快步往前跑了几步,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一时间气运丹田,突然间,他毫无征兆的跌倒在了地上!

    “呵呵,两年不见。我长进了不少,你倒是原地踏步了。”一个人的声音由远及近,这女人的声音很甜,但是甜美之中却带着一种若有似无的危险。她的长相显然要比声音更甜美,大约有一米六七左右的身高,留着一头齐眉长发,一张脸蛋十分标致,一双媚眼勾魂夺魄。一套桃红色的西服套裙难以掩盖住那苗条却火辣的娇躯。

    她不紧不慢的走到了罗非的面前,伸出手摸了摸罗非的鼻下,不由调侃道:“你说我该把你怎么办呢?是杀了你呢?杀了你呢?还是吃了你呢?”

    女人话刚说完,罗非突然间睁开了眼睛,右手如闪电一般掐住了她雪白的脖颈,整个人更是陡然而起,将她带离了地面!

    漂亮女人花容失色,拼命地朝着罗非踢了一脚!只见那深红色的高跟鞋的鞋底上,一道寒光闪烁!

    高跟鞋上暗藏杀机,显然是做过文章的,要是这一下扫在罗非的腿上,恐怕罗非的腿非让她斩断不可!

    罗非猛然间将女人一把扔到了半空中!

    女人失去了平衡,吓得差点喊出来了,她大头朝下,脑瓜冲着地面砸了下来!

    “啊!”女人吓得闭上了眼睛!

    就在她的脑袋即将和地面亲密接触的时候,罗非突然间伸出了双手,轻描淡写的抓住了她的脚脖子!

    漂亮女人的粉色短裙一下子垂了下来,露出了一片美好。罗非却看都不看,飞速脱掉了她的鞋,继而将她抛起,又将她一把接住,再次掐住了她的脖子!

    这一次,罗非的力气更大了,女人拼命地掰着他的手,呼吸都变得十分困难,甚至一双美眸都凸了出来,快窒息了!

    “自、自……”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让漂亮女人的声音都哽咽了,几乎要哭出来了。

    罗非嘴角微扬,慢慢地松开了手:“你还有说最后一句话的机会!”

    漂亮女人呼吸着半天珍贵的空气后,突然间抬起头,一时间泪眼朦胧:“你干嘛啊!”

    “你说完了?”罗非发出了死神一般的笑声,一步步走了过去。

    别看对方娇媚的如同一朵绯色玫瑰,却是他的死敌。死敌不分性别,该杀就杀,这是雇佣兵的铁律,因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心狠手辣!

    “你干嘛啊!我是自己人!自己人!呜呜呜!好几年不见!你干嘛下这么狠的手啊!呜呜呜!”漂亮女人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

    罗非这才停住了脚步。

    漂亮女人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如释重负的抚了抚胸口,一脸委屈道:“天狼,这么多年不见,你怎么比以前更冷血了?”

    漂亮女人绰号叫九尾妖狐,雇佣兵组织狐狸会的成员,那个组织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女性组成。她们有的精通功夫、有的善于交际、有的则善于制药……总之,她们是一群拥有特殊本领的雇佣兵。狐狸会的雇佣兵们战斗力也非常强悍,曾几何时是猎杀者的最大竞争对手之一。双方多次交恶,都损伤惨重。

    九尾妖狐是狐狸会的二把手,她是一个本领高强的品酒师。她喝下美酒之后,身体内能够释放一种特殊的气味迷晕自己的猎物。而罗非若不是这两年勤加锻炼,恐怕刚才已经中招。

    只是,罗非虽然听到了九尾妖狐的话,态度却仍旧冰冷:“怎么证明你是自己人?”

    面对罗非的质问,九尾妖狐不敢耍花样了,只能气哼哼的说道:“我早就说过了,我是自己人!是毒狼让我来找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