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死就死吧!
    一股更为炽烈的怒火在罗非的心中骤然升腾起来,他不由自主的攥紧了拳头:林子雄,你要把事情做绝吗?

    看到罗非那咄咄逼人的目光,红隼吓得连忙说道:“天狼哥!雇主没有让我杀你!真的没有让我杀你!他只是让我略微惩罚你!”

    听到红隼这句话,罗非也不说话,只是上下打量着他,眼神仍旧犀利。

    红隼点头犹如鸡啄米,压根不敢造次。

    突然间,罗非纵声大笑,那笑声让红隼感觉到了毛骨悚然:“哥,你、你怎么了?”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不想杀我的也只是师奇,你对我可是下了毒手了。红隼,我也不想追问什么原因了,我只想让你死!”罗非说完,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没多久,听筒里传来了雷先生那低沉暗哑的声音:“喂。”

    “我是罗非。”罗非不怒反笑道,“雷先生,红隼接了杀我的任务。”

    听筒里半天没有声音……大约过了一分钟,雷先生终于开口了:“他死了没有?”

    “没有,交给你了,善后要漂亮。”

    “先别挂电话。罗非啊,我后天到天州,咱们约一下吧!”雷先生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容易被人察觉到的期待,但是偏偏被罗非察觉到了。

    “好,可以约。”

    ……

    十分钟后,罗非早已离去,一辆烟色大众轿车却开进了这片平日里几乎无人问津的小树林里。

    车停了,从车上走下了两男一女,都穿着烟色的正装。

    其中一个男人个头不高,瘦削而精干,看上去大约有五十多岁的样子,他的步伐并不快,但非常稳健。

    中年男人的身后则跟着一个高大威猛的年轻男人,大约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有一双如同鹰隼般犀利的眼睛。而女人则在三十岁左右,一头月色的长发迎风飞舞,身材则火辣而高挑,一双棕色的媚眼折射出了一种魅惑的感觉。

    中年男人走到了红隼的面前,上下打量着这个失败者,他不由冷冷一笑:“鹰王,你觉得他还有价值吗?”

    高大的男人眉头紧皱,连忙冲过去把红隼搀扶住,恳求道:“雷先生,红隼好歹也为猎杀者效力五年了,您给他一条生路吧!”

    “生路是给有准备的人的。天狼还在猎杀者效力的时候我就说过,希望鹰团和狼团和平相处,可你们就是不这么做。现在这家伙更是背着我接暗杀天狼的任务!我说过,猎杀者内部不允许自相残杀的,你们怎么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

    “老大,救我!我不想死!”红隼听到雷先生的话,更加恐惧,全身簌簌发抖。

    “老大,给他一次机会吧!就一次!求求您了!”鹰王急了,红隼是他的老部下,对他忠心耿耿,鹰王当然要保住他。

    “呵,小鹰,你应该知道雷先生的脾气!”女人突然间开口了,“他已经够仁慈了,之前不是没提醒过你们,你们还是不听话,能怪谁呢?”

    “雷先生!”

    鹰王刚说完,雷先生突然间闪电般的冲到了红隼的面前,猛然间伸出了手!

    只听见“咔嚓”一声,红隼的脖颈瞬间被扭断!

    鹰王目瞪口呆的望着红隼,只见红隼的嘴角不停地涌出献血,却仍旧死不瞑目的盯着他!

    “兄弟!兄弟啊!”鹰王抱着红隼哭出了声。

    “五分钟之内把这里清理干净!”雷先生一脸嫌恶的扫了红隼一眼,“不听话又没实力的家伙,没资格活着!”

    大众轿车绝尘而去,只把鹰王和红隼的尸体留在了原地。

    鹰王抱着红隼的尸体,气得仰天怒吼:“天狼!!!”

    ……

    第二天中午,当非凡大厦的员工们都聚在一起,舒舒服服的吃着午饭的时候。罗非更舒服,他正在白五爷的汉威会所里吃麻辣火锅。

    白五爷给他倒满了一杯酒,笑问道:“老弟,你怎么有空过来?”

    “我想让你帮我办点事。”罗非开门见山道。

    “老弟你说,我能帮的一定帮!”白五爷诚惶诚恐道。

    “你知道天西区的民乐游戏厅吗?”罗非问道。

    “老弟,你对赌也有兴趣?”白五爷不由一愣,道,“不瞒你说,那家游戏厅表面上看没什么,实际上藏了一个赌场,需要持vip卡才能进去,是三雷帮开的。”

    罗非当然知道这些,甚至,他知道的更多,只是明知故问道:“白浪帮和三雷帮的关系怎么样?”

    “哼,我们是死对头。”白五爷指了指自己脸上的刀疤,不由咬牙切齿,“我脸上这道伤疤就是雷豹砍的!”

    白五爷说完,突然间自己都愣住了,他的目光慢慢地落在了罗非的身上,“老弟……我听说雷豹和他的头马铁锤刘勇让人在拘留所给废了。刘勇断了四根肋骨,雷豹更惨,十个手指头全被人掰断了,双腿也被人踢断了……难道说……是……是你?”

    罗非的目的已经达到,也不在装逼,直言道:“赶巧了而已,我想应该是张少游或者卢汉阳雇了雷豹来办我,被我撞上了。”

    白五爷瞪大了眼睛,望着罗非半天……突然间,他拿起了一整瓶啤酒,狠狠地碰了碰罗非的杯子,一饮而尽。

    罗非淡然一笑:“得,你又激动了!”

    “兄弟,不管你是巧合还是有心,老哥哥谢谢你了!我憋着这狗曰的火憋了太久了!可是三雷帮明摆着比咱牛逼,咱不是人家的对手……最后居然是你帮我出了这口恶气!”白五爷兴奋异常,连忙给罗非又倒满了酒,“老弟,我要谢谢你!咱们不玩虚的,我给你……”

    “我不要钱。因为我不是你雇的杀手。我只想告诉你一句话,三雷帮已经威胁到了我身边人的安全,我要灭了他们。”罗非不假思索道,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老弟,我该怎么做,全凭你吩咐。”白五爷认真的说道。

    “我一张能进入三雷帮赌场的vip卡。”

    “没问题,小意思,我下午让脸生的心腹给你送过去。”

    “另外,还有一件事……”

    ……

    晚上,罗非仍旧闲不住。当林若心和丁薇进入梦乡的时候,他却骑着单车,来到了天西区和天丽区的交界。

    这里在过去并非什么繁华地带,但是最近几年随着机场、大型连锁超市的落成,这里的有钱人越来越多,娱乐场所也增多了。

    罗非的单车停在了路边,穿过了一片烧烤摊,来到了一桩低矮的楼房里,刚坐电梯上了四楼,就已经听到了震耳的卡拉ok的声音。

    罗非并没有走进其中,而是来到了卡拉ok旁边的游戏厅,不动声色的走了进去。

    游戏厅里十分宽敞,各种钓鱼机、老虎机应有尽有,下至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上至四五十岁的中年人,都在这里玩耍着。只是他们心态各不同,有些人输了钱之后仍旧淡定,有些人输了钱之后却一脸懊恼。

    罗非刚来到前台,身穿正装的服务生妹子顿时冲着他抛了个媚眼:“帅哥,想玩什么?”

    罗非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银灰色卡片:“想玩这个。”

    服务生妹子迅捷的把卡片抓到手中,警惕的左右看了几眼,这才罗非刷了卡。此时,她的小脸上写满了恭敬:“先生,祝您玩得愉快!”

    这张卡片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持有,仅限于一小撮人。

    拿着这张卡片,在一个身穿西服马甲的男生的引领下,罗非从游戏厅的后门去了地下一层,进入了vip专区。

    罗非刚进入其中,充斥双眼的是二十一点、二八杠、五张牌……以及一群狂热的赌徒。

    罗非的关注力并不在赌桌上,而是在一个个赌徒身上。他左右寻觅,终于在一张玩二十一点的赌桌前找到了赵子亮。

    此时的赵子亮却并不安全,他的身后有两个打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其中一个手中紧握着一把锋利的斧子。

    赵子亮的表情已经无法用“紧张”二字来形容了,简直如同受到了惊吓一般。

    罗非拿着一些筹码,从性感的美女荷官面前一闪而过,随后坐在了赵子亮的正对面。他刚和赵子亮四目相对,对方就认出了他。

    这一刻,罗非微微朝着赵子亮摇了摇头。

    赵子亮虽然被罗非教训过,但并非是个一根筋的愣头青,还是明白了什么,赵子亮只见罗非买了庄家赢,又看到罗非冲着他自己的牌微微点头。

    这一刻,赵子亮有些诧异了:老哥,你疯了,之前已经连开六把闲了,你买庄家赢,你疯了吗?

    可是,他已经没有退路了,他找赌场借了10万块,现在如果所有的筹码都输光,那么他的一只手就要送给赌场了!

    赵子亮再次和罗非四目相对,只见罗非一脸淡定。他苦笑了一声,一时间瞪大了眼睛,狠狠地把手里的最后筹码押了庄!

    他的身后,两个打手都笑了,拿着斧子的那个家伙笑得最大声:“哈哈,你小子这只手是不想要了!”

    赵子亮心中一片冰凉,闭着眼说道:“死就死吧!”

    这时,美女荷官开牌了。一时间,牌桌前所有的赌徒都把目光笔直的落在了荷官的牌上!

    荷官望着牌面,顿时露出了一丝别人不易察觉的狡黠,开口说道:“庄家赢!”

    荷官高兴,是因为买庄的人太少了。而两个打手则气得七窍生烟,顿时把目光狠狠地落在了赵子亮的身上。

    手持斧子的打手气呼呼道:“他妈的,算你小子命大!不过下一局你就没有那么好的命了!”

    赵子亮侥幸逃过一劫,顿时大口的呼吸着室内污浊的空气,又把目光转移到了罗非的身上,只见罗非气定神闲,冲着他淡淡一笑。

    他为什么要帮我?赵子亮眉头一皱,难道有什么阴谋吗?算了,先不管了,好歹他也是嫂子的男朋友,总不会见死不救吧?

    赢了这一把,赵子亮的筹码从可怜巴巴的500块变成了1500块。此时,他的目光再次落在了罗非的手上,只见罗非居然把自己手里所有的筹码再次押了庄家!

    这一刻,赵子亮彻底看不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