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梦魇袭身
    “请问是什么工作?”迈克很清楚,自己已经没有主动权了,只能放低了身段问道。

    “如果你们体力还不错的话,可以留在大厦里给员工们送盒饭。每个月工资四千块。”罗非道。

    “你、你不是在看玩笑吧?”罗非的话深深地触碰到了迈克的自尊心,让她一时间暴怒了。

    “我没有开玩笑。”罗非很认真的说道,“当保镖,你们肯定不够格。当保安,公司也不需要人手了。所以你们只能送盒饭,而且,名额有限,我们只要三个人。”

    “罗总,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这样说话不觉得过分吗?”

    “我只是实事求是。我刚才看了一眼你们的要价。你们之中,最低工资都要到了每个月两万米刀。不好意思,非凡公司没有这么多钱养闲人!”罗非字字铿锵,“还有,你刚才已经说过,我的人打赢了你们,你们就走人。”

    “你……”迈克无言以对,他刚才的确说过这样的话。而且他说这种话的时候,表现的很张狂。现在,他得为自己做过的一切埋单了。

    ……

    几分钟后,迈克等人灰溜溜的走了,甚至他本人连和罗非的伙计们较量的胆量都没了。因为他知道,如果真打起来,他肯定会被打成猪头,还不如就此离开,还有保持硕果仅存的一点颜面。

    目送这群人离开,林若心慢慢地走到了罗非的身后,又一次伸出了小拳头。只是她的拳头还没有来得及落在罗非的身上,罗非就已经反应过来,一把握住了她的小手,笑道:“林总,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林若心抿嘴一笑道:“这些都是你的好朋友吗?”

    罗非点了点头。

    就在这一刻,罗非的这群伙计一个个都站得笔直,冲着林若心齐刷刷的敬礼,恭敬道:“林总好!”

    紧接着,他们快速简练的自我介绍起来。

    肥狼道:“我叫陈小锋!”

    风狼道:“我叫郑小飞!”

    凤凰道:“我叫林凤!”

    ……

    八个人,一共五男三女,是罗非比较看重的狼团和凤团的成员,他们都身怀绝技。刚才露了两手的肥狼经过多年的锻炼,拥有金刚不坏之身,身体硬度堪比钢板,貌似很肥,身上却没有一块赘肉。而风狼则如其名,动作快速闪电,是轻功高手,同时精通近身格斗。

    林若心望着这群人,只感觉神清气爽。

    陈静来到她身旁,故意调侃道:“嘿嘿,同样的表白方式。我觉得罗非比卢汉阳高大上多了!”

    林若心心里暗爽,嘴巴上却并不饶人:“土豪,刚才你说你提供工资,我可就真不管了!”

    出乎林若心的意料,罗非还真不吝啬:“哦,我说话算数,你别管了!”

    林若心的小粉拳终于忍不住落在了他的肩膀上:“笨蛋!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啊!你怎么不会听呢?我跟你闹着玩的!我刚才看了。那群家伙最低的一个月薪两万米刀,大约合13万华夏币。这样,这些伙计每个人20万华夏币,做得好,我会给他们涨工资。”

    “别开玩笑了!你赚点钱不容易啊!”罗非压低了声音道,“留着赢了赌注吧!我感觉你们家林老爷子不会善罢甘休的!”

    林若心的俏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嘿嘿,你别管我。我最近发了笔小财。”

    罗非微微一愣:“发了笔小财?什么情况?”

    林若心笑道:“说起来也要感谢你。咱们前些日子和周恺之在万丽饭店拼酒之后,有几个大客户给我打电话了,指名道姓说看卢云天和卢汉阳不爽,所以跟咱们做了很大的订单。”

    “哦?”罗非也吃惊不已,“还有这效果?”

    “嗯,有这个数呢?”林若心伸出了两根手指,“所以,咱们现在只差5亿多,就可以赢下赌约了。”

    “难怪你前几天吵吵着要出去旅游散心。”罗非这才恍然大悟。不过,他也不得不感慨商业圈子的神奇之处。卢汉阳固然财大气粗,但天州不买他账的人还是大有人在的,他并不能一手遮天。

    “所以,你不要跟我争了。给我一个收买人心的机会吧!”林若心道,“交给你一个任务。三天之内,安排好一个七日游。我想去海岛,最好是那种好玩的比较多的海岛。”

    “人数呢?”

    “嗯,200人左右,公司高管和最近半年表现最好的员工们都会参加。”林若心说道,“然后,所有员工涨一级工资。”

    “好,交给我吧!”罗非点了点头,不得不在心中给林若心竖起了大拇指,林若心真的很会做事,有这样的老板,也难怪非凡集团越做越强。

    ……

    晚上,林若心忙着打起了电话,都是给她的姐妹。但罗非不知道为什么,她打完一个电话就要暴打他一顿。三个电话打完,罗非挨了三顿打。

    罗非都有些郁闷了:“打我干嘛啊?”

    “哼!雪儿死丫头要军训,说不来了!晶晶死丫头酒吧生意太忙,也不来了!最可恨的是甘甜!我今天还微信她,让她把年假请出来,死丫头也答应我了,可是现在又变卦了!这三个臭丫头,真的很欠揍!”林若心说完,又把抱枕砸在了罗非的后背上。

    罗非心头一沉,问道:“怎么?甜甜不去了?”

    “是啊,她手头又有大案子了,说是什么走私案。”林若心郁闷不已。

    罗非听到林若心的话,真想给甘甜打个电话臭骂她一顿。可是他很清楚,不能这么做。虽然和甘甜是儿时最好的伙伴,但是这层关系不能挑明。现在最残酷的事实是,自己和甘甜并没到可以左右人家工作生活的程度!

    ……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罗非立刻拨通了凤凰的电话:“喂,小凤。你帮我办一件事。”

    凤凰不假思索道:“哥?什么事?”

    “你挑几个功夫比较好的姐妹,暗中保护甘甜。”

    凤凰听完,心头不由自主的激荡起了一股醋意,不由轻哼道:“哼,重色轻友!”

    “废话真多,你干不干,给个痛快话!”罗非下了最后通牒。

    “干,能不能干吗?放心啊,肯定给你挑最好的姐妹保护她!”凤凰阴阳怪气道。

    “死丫头,我看你欠揍了。”

    “哼,狼哥你才欠揍。甘甜丫头也跟咱们一起去旅游,你干嘛还要派专人跟她开小灶?”凤凰气哼哼道。

    “你说错了,她不去。”罗非无奈道。

    “不去?哦,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会找最合适的人手!”凤凰听完,立刻改变了态度,“要不,我也不去了。”

    “你来吧,我对你另有安排!”

    “哥……对不起哦,我刚才跟你逗着玩的。”

    “知道了,醋瓶子!挂了吧,该睡了!”

    ……

    两天后的清晨阳光明媚,特别适合外出旅游。林若心这一次颇为大手笔,包了一架飞机,供非凡集团的员工们用。

    罗非开着车刚离开锦绣庄园,突然瞪大了眼睛:“若心,你不是不能坐飞机吗?那你怎么……”

    林若心很坚定的说道:“我要克服这个毛病。以前因为我害怕坐飞机,耽误了很多生意。”

    罗非不由叹了口气:“你太勉强自己了。我也是刚想起这件事来……要不,我帮你订船票吧!”

    “别!船还没开到一半,假期就结束了……”林若心露出了一丝狡猾的笑容,“嘿嘿,如果我上飞机之后不适应,我可以打你一顿解解气!”

    “靠,我招你惹你了?”

    丁薇脸色露出了一丝担忧:“我也把这件事忘了。”

    罗非倒是平静下来了,微微一笑道:“上飞机之后,我坐若心旁边吧,反正咱们包机,座位随便坐。”

    ……

    到了机场,林若心和非凡集团的员工们有说有笑的上了飞机。罗非主动要求和林若心坐在了一起,他们的左侧则是丁薇和凤凰,两个人都在目不转睛的看着林若心。

    林若心的心里已经紧张的不行了,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感正在慢慢地吞噬着她最后的一丝勇气。

    她怕,她又想起了那一次不堪回首的空难,想起了空难中为了救她而死去的养母。

    这时,罗非的左手突然间把她的小手紧紧握住,右手则将一块口香糖塞进了她的娇嫩的小嘴里:“别担心,我在,我一直都在!”

    林若心突然间感觉到自己怦怦乱跳的心脏突然间放慢了跳动的速度,人也平和了一些。

    不知不觉中,林若心睡着了,小脑瓜不经意的歪在罗非的怀里。她的头发散发出了一种清新的洗头水的香味,让罗非一时间没忍住,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罗非笑了,他回想起了小时候一件很暧昧的往事。

    那时候大家一起过家家,那时候罗非经常左拥右抱,他最喜欢的就是林若心,一直把她叫做大老婆。但是“大老婆”从来就不认账。

    罗非遐思迩想中,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罗非突然间被一阵嘤咛声吵醒,睁开眼睛一看,林若心居然趴在他的怀里哭。此时的她全身瑟瑟发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双美丽的眸子里写满了惊恐和不安。

    罗非吃惊不已,连忙把她搂在了怀里,低声安慰道:“我在!你放心!我在,没事了!”

    “妈妈……妈妈……”林若心似乎是被梦魇束缚住了,整个人近乎失控了,狠狠地抓住罗非不松手。

    罗非紧紧地按住她的双肩,想要晃醒她,可就在这一刻,他觉得太不妥了:别这样,容易伤着她!可是,我该怎么做呢?

    罗非的大脑思考了很久,一个不经意低下了头。偏偏在这一刻,林若心的双唇也不经意地凑了过来……

    罗非的大脑一下子短路了,忘乎所以的抱紧了她。

    这一刻,林若心似乎从梦魇中惊醒了一般,瞪大了眼睛,呆呆的望着他……

    “若……”坐在他们左侧的丁薇刚要说话,却尴尬的闭上了嘴,她已经被眼前的这一幕完全惊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