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患难见人心
    方正豪和张少游都快哭了。这四个人是他们最得力的保镖,其中两个是市拳击冠军,还有两个是散打高手,可是却连一个娇滴滴的妹子都对付不了。

    这时,凤凰走到了他们二人的面前,伸出手揪住了两个人的脖领。

    两人吓得面如土色。特别是张少游,差点尿裤子:“你、你要干嘛?你们不能杀人啊!杀人是要坐牢的!要枪毙的!”

    “瞧你们这熊样?杀你们我还嫌脏了手呢!”凤凰说着,把他们的背包都从肩膀上拽了下来,“你们不是在这跟老娘炫猪食吗?老娘让你们炫!”

    张少游和方正豪顿时摔了个七荤八素。

    凤凰也不客气,把张少游和方正豪的背包都扔进了大海里。紧接着,她又把几个壮汉的背包也扔了!

    “别!别扔啊!”方正豪哀求道。

    “我擦!这里面都是帐篷!你扔了我们住哪啊!”张少游急匆匆的跑进大海里,要去把帐篷追回来。

    凤凰悠然一笑道:“小兔崽子,当心喂鲨鱼哦!”

    凤凰这句话可不是糊弄人的,海里面还真的浮现出了几个烟蓝色的鱼鳍!

    “妈呀!”张少游吓得连滚带爬的跑回来了。

    凤凰冷笑了一声,开始翻起了快艇上的东西,不管是通讯工具还是其他有用的东西,全都扔掉了。她都扔完之后,不由笑道:“呵呵,你们的狗嘴里还真的吐出了一根象牙呢!还真的没有汽油。好哦,这下好玩咯!”

    方正豪面如死灰,颤声道:“你们、你们太过分了,我们刚才跟你们闹着玩的!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们?”

    罗非终于站出来了,悠然一笑道:“谁跟你闹着玩?你们慢慢等死吧!”

    “妈的!你们没吃没喝没地方住,照样是个死!”张少游突然间站起身,冷笑道。

    罗非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间,罗非开口道:“还等什么,笑吧!”

    “哈哈哈!”众女再也忍不住了,都笑到了捶地。

    “你们笑什么?都他妈要死在这了!”方正豪也忍不住了,居然哭出了声,“都要死在这了!你们这几个没有人性的!”

    “谁跟你们死在这?”凤凰艰难的止住了笑声,没好气道,“顶多是你们死!来,过来吧,让你们参观一下我们的小别墅!嘿嘿,可舒服了!”

    凤凰没有下狠手,所以几个保镖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就慢慢地站起来了,跟随着自己的主子一起,去参观了罗非等人的住所。

    当他们看到罗非他们那漂亮的“小别墅”的时候,都感觉到了匪夷所思。

    “我凑,这什么房子?”方正豪忍不住过去摸了摸,他本以为这房子弱不禁风,还故意推了推,可是这房子纹丝不动!

    “这……这玩意我在电视里看过……澳洲小哥盖的是这房子吗?”张少游过去踢了一脚,结果房子照样没事,他却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这时,方正豪闻到了一股诱人的味道,回头一看,发现不远处有一个木头架子,架子上正挂着一个用椰子树的树皮做成的锅子,锅子里煮着很多好东西……有大块的海鱼肉,还有肥硕的海贝……看上去就让人食指大动!

    “这、这怎么可能?”方正豪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了。

    罗非轻笑道:“两位大少爷也参观完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张少游摸了摸自己嘴里那几颗被白五爷打掉的牙,想起了不久前自己被罗非打脸的经历,一时间暴脾气发作了:“妈的,别他妈得意!老子这几个兄弟不是吃干饭的!不就是野外生存吗?不是问题!我们走!”

    张少游说完,转身就走。只是,方正豪却驻留在了原地。

    “豪哥,走啊!咱们不是不能活!”张少游狠狠地拉了方正豪一把。

    “呃,走!咱们走!”方正豪失魂落魄的跟着张少游走远了。

    当这群人走远之后,丁薇眉头微微一皱,道:“罗非,会不会出什么状况?”

    罗非还没说话,凤凰就怒了,气哼哼道:“姐,你这人就是心眼太好了!对付这群贱人要这么好的心眼干嘛?他们死了才好呢!”

    “可如果真的死了,咱们肯定摊上事了。特别是你,你刚才出手了……小凤,姐不想让你出事!”

    凤凰顿时俏脸一红。她笑着走到了丁薇的身后,一双小手在丁薇的身上揉了半天,“嘿嘿,姐姐最好了。先不管那几个家伙了,也该让他们受点苦了!”

    ……

    晚上,罗非满足了丁薇的愿望,带着她一起,去抓了几条毒蛇。随后,他把毒蛇砍头剥皮切成段,爆炒了一番。而用来爆炒蛇肉的材料,则是罗非和凤凰从海里采集的鲍鱼和生蚝熬出来的鲍鱼汁和生蚝。这是最纯正的顶级佐料。

    至于饮用水的问题则完全不成问题,罗非和凤凰都精通把海水过滤成淡水的方法。

    一顿蛇肉大餐让美女们吃了个饱,除了没有主食之外,不能上网之外,这里的生活像极了天堂。

    到了晚上,大雨倾盆,罗非他们几个人的房子正好在背雨的地方,几个人饶有兴趣的讲起了鬼故事,互相吓唬对方,笑着睡着了。

    只是睡到半夜,罗非突然感觉有人摸他的脸,他睁开眼睛,握住了那只手,这才感觉到这人是丁薇。

    虽然房子不大,但是考虑到男女有别,罗非和几个美女中间还是有隔间的。

    丁薇走过来的时候轻手轻脚,唯恐吵醒几个姐妹。

    “姐,你怎么过来了?”罗非轻声问道。

    “罗非,我怕闹出事来。”丁薇眉头一皱。

    罗非却笑了,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睡吧,不会出事的!”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睡吧。”罗非道,“以他们的尿性是不会死的。你放心吧!”

    “真的?”

    “真的,相信我。”

    ……

    又是一个清晨。

    罗非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丁薇已经不在自己身边了。他笑着走出了房子,发现丁薇正在这里眺望远方。

    罗非走过去,顺着她的角度看了一眼,发现张少游和方正豪等人一个个像落汤鸡一样趴在了沙滩上……

    罗非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许笑!”丁薇照着他的屁股上拍了一下,道,“差不多就算了,饶了他们吧!”

    罗非却悠然道:“再等两天吧,现在饶了他们,他们会得寸进尺的。”

    “罗非,我不是怕他们死了,我是怕他们出事,你们难逃干系!我是好人,但我不是个傻子!”丁薇面露不悦之色。

    “姐,别生气了。”罗非凑过去,轻轻地搂住了她,在她雪白的脖颈上亲了一口。

    “你这家伙,心狠起来真的挺吓人的。我知道,你恨他们。”

    “能不恨吗?如果不是他们,你也不会中毒,所以,我必须让他们吃尽苦头!”

    “好吧,我听你的,这样总行了吧?”丁薇还是妥协了。

    “这就对了!”

    ……

    方正豪等人在沙滩上躺到了太阳完全从海平面上升起,这才站起身来,只不过两个家伙冻得不停的打哆嗦,看上去似乎是感冒了。几个保镖也是灰头土脸,情况也不太好。

    张少游朝着一个保镖的屁股踢了一脚,骂道:“操!一群废物,连他妈弄点吃的都不会,养你们干什么用的?”

    这一脚踢下去,保镖顿时怒了,一时间攥紧了拳头,狠狠瞪了张少游一眼。

    “草尼玛!还敢瞪我,信不信我开除了你?”张少游抡起手甩给了他一巴掌。

    保镖终于忍不住了,一拳砸在了张少游的脸上,只见一颗牙顺着张少游的嘴里飞了出来!

    “哎哟!卧槽!你敢打我?”张少游摔倒在地,疼得龇牙咧嘴。

    “妈的,打的就是你!就是因为碰到了你这种主子。我们才会落到今天的下场?你也不撒泡尿看看你是什么东西?”保镖指着张少游骂道。

    “妈的,给我弄死他,我给你们钱!”张少游捂着腮帮子,气哼哼道。

    “你有钱了不起啊?现在你能坐着你的钱回家吗?”他的另一个保镖冷笑了一声,道“小五,我跟你走,咱们弄吃的去,不理这傻逼了!”

    “我也跟你们走!钱有个屁用,保住命才是真格的!”方正豪的一个保镖也反水了。

    这时候,只剩下了最后一个保镖。

    方正豪望着这人,眼泪都快下来了:“大鹏,你走吧!”

    “少爷,你开什么玩笑?我那年没吃没喝,老婆都跟人跑了,要不是董事长收留我,我早就死了……我……我不走!”

    “可是大鹏,我对你……我对你一点都不好……”方正豪的眼眶顿时潮湿了。

    “少爷,我没想这么多。老爷对我好就够了!我觉得人还是可以将心比心的,对吧?”

    一天没吃饭,又被暴雨蹂.躏了一晚上,方正豪已经接近崩溃了。保镖大鹏这几句话就如同是雪中送炭,让他整个人都温暖了起来。他一时间没忍住,扑到了大鹏的怀里痛哭起来:“大鹏,我对不住你!等我回去之后,我一定提拔你!我要让你过最好的日子!我……”

    “少爷,别说这些了!我想办法给你们弄点吃的吧,这样不行的,这样咱们都得死在这!”大鹏的目光落在了几个已经远去的保镖身上,“也别怪他们几个了,人在这时候……都他妈不是人了!”

    张少游也差点哭出来,道:“哥,谁真心对我们,我们算是明白了。你放心,只要你能保我们活着回去,我给你两千万,让你痛痛快快的活着!”

    “嘿嘿,我不要,方董事长给我的够多了!”大鹏露出了憨厚的笑容,挥了挥手臂道,“两位少爷,我给你们弄点椰子吃,没准还能搞个椰子蟹尝尝鲜呢!”

    一时间,方正豪和张少游都喜形于色。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十分钟后,望着已经从椰子树上摔下来三次,摔得七荤八素的大鹏,方正豪和张少游彻底绝望了……

    大鹏艰难的喘息着,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骂道:“操!老子就不信爬不上去!”

    就在大鹏鼓足勇气,准备再来一次的时候,一只强有力的手突然间按住了他的肩膀:“兄弟,你先等等!我要用这棵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