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少跟我来这套!
    大鹏回头一看这人是罗非,顿时警觉地握紧了拳头,厉声道:“你要干什么?”

    罗非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快步走到了椰子树前,微微运足了一口气,猛然间朝着椰子树用力凿击!

    椰子树剧烈的晃动起来,一个碗口大小的窟窿瞬间出现在了粗壮的树干上!

    “卧槽!”张少游和方正豪都张大了嘴巴,瞠目结舌的喊了起来。

    罗非却不为所动,又是一记重拳砸在了这棵树相反的位置,紧接着补上了一脚!

    椰子树摇摇晃晃的倒了下来,上面的椰子经不住这样的震荡,掉了四五个下来,甚至还有一只椰子蟹也掉落在地,摔了个七荤八素!

    张少游脸色非常难看,咬着牙骂道:“姓罗的!别他妈装逼!老子别接受你的恩惠!老子就算死也不吃你施舍的东西?”

    罗非没好气道:“那你去死吧。”

    罗非说完,干净利落的把上面剩下的叶子摘了下来,拿出一把刀,把上面的叶子也刮掉,哼着歌拖着树干走远了。

    “这他妈……什么人啊?”方正豪不由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少爷,别说之前我们四个,恐怕就是四十个也不打不过这家伙。他这拳头的力量已经超过职业拳击手了!”大鹏心有余悸道。

    张少游攥紧了拳头,气哼哼道:“这混蛋太他妈能装逼了,老子就是看不惯他,老子……”

    张少游话都没说完,肚子却“咕咕”叫了起来,唱起了空城计。

    方正豪和大鹏都忍不住了,一时间笑出了声。

    大鹏笑过之后,突然间朝着罗非走了过去。

    凤凰看到他,顿时警觉,连忙挡在了罗非的面前,怒气冲冲道:“你想干什么?”

    大鹏虎躯一震,居然双膝跪在了罗非的面前,“罗总,谢谢你救我们!”

    在场的人几乎都看傻了。

    “你……”凤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无奈的摆摆手,转身走远了。

    方正豪望着大鹏,突然间鼻梁一酸,侧过脸哭出了声:“大鹏,你他妈给我起来!老子不吃他的东西!老爷们冻死迎风站!你他妈……”

    “少爷……我受过挨饿的滋味。我跟你说过,那时候,我打烟市拳输掉了所有的家产,老婆跑了,自己被人追.债。当时,我穿得人模狗样,却连吃一顿饭的钱都没有……当时要不是方董事长,我已经饿死了。少爷。我知道你口袋里还有好几张银行卡,里面有的是钱。可是现在,它们连擦屁股都嫌硬。少爷,咱得活啊,活下来!回去!才有命去享受,您说对不对?”

    方正豪只顾着哭,已经说不出话了。

    罗非走过去,一只手就把大鹏搀了起来,顺手塞给了他一个锥子,道:“钻木取火,椰子蟹至少烤4个小时才能吃。”

    “罗总,谢谢你。”

    “呵呵,谢我干什么?你们的食物可是被我的小妹扔掉的!咱们扯平了!”罗非淡然一笑。

    “我们罪有应得,因为我们本身就是带着歹念来的。不怪你们这么做。”大鹏实话实说了。

    张少游指着大鹏,只感觉自己很想骂死他,可是,说不出口了。他们的确都是被卢汉阳忽悠来的,就是为了故意看着罗非等人出丑,在岛上饿得不行的时候,求他们的。甚至,他们几个都已经想好了如何用合理合法的方式,用食物和水源骗取几个美女的身体……可是到头来,救他们的居然是他们的敌人。

    “我早就知道了,不过这无所谓了。反正大家都被困在岛上了,难道不是吗?”罗非很大度的说道,“需要什么东西打声招呼吧,不用太客气。”

    “罗总,那我不跟你客气了,我想要调料、一把刀子。还有,你们有没有饮用水?”在生死面前,大鹏显然是更爱活着,“臭不要脸”的索求着。

    方正豪的脸上火辣辣的疼,他望着罗非,一时间五味杂陈……

    ……

    中午,三群人几乎是同时开饭了。

    吃得最差的莫过于那三个叛逃的保镖,他们好不容易爬上了一棵椰子树,摘下了几个椰子,正在郁闷的啃着。他们这种背主忘恩的家伙别说方正豪等人不待见,就算是罗非也不喜欢他们。

    而伙食最好的莫过于罗非他们,他们又是蛇肉又是烤海贝,还有一大锅汤。

    相比之下,方正豪他们的伙食也不差。此时,他和张少游一人拿着椰子蟹的一只粗大的钳子,正在大嚼特嚼。特别是张少游,一边吃,一边啧啧赞道:“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椰子蟹!简直太他妈好吃了!”

    听到张少游的话,罗非等人都笑到肚子疼。

    凤凰更是站起身,装出了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说道:“我王境泽就是饿死也不吃你们的饭!呃,饭真香啊!”

    张少游顿时闹了个大红脸,他只敢吃,却再也不敢吭声了。

    ……

    方正豪等人吃饱喝足的时候,张少游安逸的躺在了地上,笑了笑道:“豪哥,鹏哥,咱们晚上要不要改善一下伙食,吃点蛇肉啊?”

    大鹏一阵心慌,连忙劝道:“张少,还是别了!这个岛叫毒蛇岛,岛上都是毒蛇!万一咱们被毒蛇咬到,可没有药啊!”

    张少游气哼哼的站起身,骂道:“你怎么这么怂啊?好歹也练过几年,还怕蛇不成?”

    “张少,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如果你想吃,我可以厚着脸皮去找罗总要。但是……”

    “咱们已经吃人家嘴短了!”张少游陡然而起,怒目圆睁道,“怎么还能找他要?不嫌自己的脸都丢光了吗?你他妈把刀子给我,我去弄死一条蛇来!”

    方正豪听不下去了,连忙站起身,冲着张少游道:“行了,别说话了!一会儿咱们一起去吧!一个人多危险啊!”

    罗非已经听到了几个人说话,不由叹了口气道:“不作死就不会死,懒得管了,睡午觉去!”

    ……

    下午的太阳最毒辣,罗非和几个美女去躺在了“小别墅”里,安逸的睡了起来。但就在罗非睡得正香的时候,突然间被别墅外的声音吵醒——

    “救命啊!罗总!求求你救救命啊!”

    是大鹏的声音。

    罗非顿时睁开了眼睛,几个美女也被吵醒,都睁开了眼睛。

    罗非走出去,只见大鹏的背后上背着方正豪。方正豪的右手手腕上出现了两个小小的血洞,显然是被毒蛇攻击到了。

    罗非扫了一眼,顿时冷笑道:“又去作死了?”

    罗非刚说完,自己的后背就被一只小拳头捶了一下:“行了,别骂他们了,救救他们吧!”

    罗非回头一看,发现又是丁薇。

    “姐,就你心眼好……小凤,拿血瓶来,又是银环蛇。看来我要大开杀戒了,等到我离开岛的时候,我得把岛上的银环蛇都吃光。” 罗非说着,冲着大鹏道,“把他放下,他这样死得更快!”

    张少游也匆匆赶来,一张脸已经惨白,失魂落魄道:“非、非哥,你救救他!是我不懂事,是我……”

    “你就会添乱!”凤凰没好气道,“什么本事都没有,还学人家去抓蛇,你有命抓没命吃你知道吗?

    “好了,小凤!别跟小屁孩一般见识了,救人!”罗非淡淡道。

    “姐……”就在此时,张少游望着正要帮自己吸出蛇毒的丁薇,眼眶一下子红透了,“姐,我他妈真是个……人渣……我之前那样对你……”

    丁薇没好气道:“都这时候了就别说废话了!我早不记得了。”

    “姐……我错了……我……”方正豪只感觉自己要把这一辈子的眼泪都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岛上流尽了……

    罗非轻推开了丁薇,自己握住了方正豪的手腕,道:“姐你别管了,你不在行的,我来!”

    方正豪看到罗非,下意识的要把手缩回来,声音都在颤抖:“非、非哥……我……”

    “行了,别说废话了。虽然老子不待见你,但总不能看着你嗝屁吧?”罗非吸出来一口毒血,利索的吐在了地上。

    “非哥,我原本是想害你的,可是你……哥……”

    罗非没时间理他,连着四五口,把毒血全都吸出来,这才说道:“以后该怎么对付我,还怎么对付我,我不在乎。因为我压根没把你们当回事。”

    “哥,不会了,真的不会了!”方正豪诚心的说道。

    ……

    银环蛇的毒来得急,去得快。方正豪身上的毒素被清除,又打了一针血清,没多长时间又活蹦乱跳了。

    而这时,罗非对他也不客气了:“去,别闲着,跟我做船!”

    方正豪吃惊不已:“非哥,你会做船?”

    “是啊,大的做不了,小的没问题。只要够结实,鲨鱼不敢过来找麻烦。”罗非道,“我先回去一趟,搬来救兵,把你们也接回去。”

    “哎!好!好!好!”方正豪点头犹如鸡啄米。

    林若心在一旁一边帮忙修理木条,一边轻笑:“老方,你觉得罗非这人怎么样?”

    方正豪摇了摇头,苦涩的说道:“别问我了,我他妈羞死了……”

    张少游在一旁没有说话,倒是陷入了沉思……

    ……

    三天的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一艘像模像样的小船终于做好了。

    在大家的目送下,罗非一个人回去了。这一路上,有惊无险,他用了大半天时间才回到主岛上。

    刚一登岛,他只见迎面走来了肥狼和风狼。哥俩看到罗非的时候,都激动地差点哭出来了,连忙走过去抱住了他。

    肥狼一时间没忍住,差点哭出声:“哥,你跑哪去了?这几天我们都快担心死了!”

    风狼还算冷静,连忙问道:“哥,你们出了什么事,怎么联系不上你们?”

    “一会儿再说吧,弄四艘快艇,赶紧跟我去毒蛇岛!”罗非沉声道。

    这时,不远处的卢汉阳也看到了罗非,吓得顿时躲在了一个房屋的后面,颤声道:“操!怎么他还活着?老方和少游他们会不会……”

    卢汉阳都不敢想了,但他也不敢贸然冲过去质问罗非,只能狠下心来:老方,少游,别他妈怪我不仁义了。你们的死活跟我无关了!

    ……

    几艘快艇以最快的速度开到了毒蛇岛,把三伙人都救了回来。情况最好的是几个美女和方正豪一伙,她们看上去甚至比之前来的时候更健康,特别是几个美女,皮肤被晒成了一种特别性感的麦穗色,看着都撩人。而最惨的莫过于那三个保镖,他们是被人抬回来的。

    众人刚一登岛,卢汉阳就不得不硬着头皮露面了,因为他已经看到了方正豪和张少游。

    张少游看到卢汉阳,就像是见到了亲人,赶紧扑了过去。

    卢汉阳抱着他,假惺惺的安慰了几句:“兄弟,没事就好,我找你们都快找疯了!这下好了,你们终于回来了!”

    “呵,是吗?真疯假疯?”这时,一旁的方正豪冷冷的抛出了一句话。

    “老方,你这是怎么了?”卢汉阳故作不解的问道。

    方正豪径直走到了他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突然间一拳砸在了他的脸上,声嘶力竭的吼道:“去尼玛的!少跟我来这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