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舍命救甘甜!
    毒狼很忙。今晚两台手术,他一起进行。

    罗非躺在了甘甜的身边,他的手臂上插着一根管子,鲜血慢慢的顺着管子涌入甘甜的体内。

    “贝莱塔92。”毒狼从胡美的肩膀里取出了一枚弹壳,冷冷道,“近距离速射,瞬间之内干掉三个人,又把胡美和甘甜这两个有功夫的人打伤,有这个能力的杀手,太像某人了。”

    罗非很直接的说道:“别说某人,直接说是猎鹰吧!”

    猎鹰,鹰团副团长,鹰王的拜把子弟兄。猎杀者的五大团队之中,鹰团最盛产神枪手,鹰王、红隼和猎鹰都是其中的佼佼者。只不过,鹰王和红隼都是远程狙击手,而猎鹰则更偏爱手枪,他用手枪近身速射的技术平步青云,而贝莱塔92正是他的最爱。

    “老大,有这种可能吗?雷先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使出这个幺蛾子吧?”毒狼问道。

    “他不会,但不能确保小鹰那兔崽子不会。他爱钱如命的德性你还不了解吗?如果不出我意料,他又接私活了!”罗非冰冷的说道,“如果让我知道是他的人做的,那就太好玩了!”

    “老大,这件事我帮你查!”毒狼说道。

    “不用那么麻烦了。”罗非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没多久,电话接通了,听筒里传来了月亮荡漾的声音:“小狼,想我了吗?”

    “月姐,我没心情跟你开玩笑!”罗非一字一顿道,“我的女人甘甜受了重伤,我的手下胡美也受了伤,都是被贝莱塔手枪打的。”

    月亮顿时一惊:“怎么回事?”

    “月姐,去查一下鹰团最近的任务记录吧,出事地点是天州天北区狮子桥!”罗非说完,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毒狼叹道:“从没见过你这样跟月亮说话,那个骚东西可是雷的情妇,万一她不买账……”

    “她不敢得罪我。”罗非的目光转向了甘甜,道,“这次真的太巧,真没想到,我刚回来,她就出事了……”

    ……

    手术进行到了一半的时候,罗非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发飘了。

    这时,毒狼眼疾手快,直接把管子塞住了:“不能再输了,已经700毫升了,再来你会有危险的!”

    “老毒,她还需要多少?”罗非问道。

    “这……我已经让肥仔出去联系血源了。”毒狼有些慌乱的说道。

    “去联系,就说明血源还没到,你觉得甜甜能挨到那个时候吗?”罗非伸出手,一把打开了塞子,让自己的血液继续涌动,“老毒,赶紧给她把手术做好,其他的事情不要管!”

    “可是……”

    “这是命令!”罗非突然了吼了起来。

    “……”毒狼说不出话了,猎杀者等级制度森严,不容许任何成员违逆上级的命令,哪怕上级让他去死,他都要立刻执行。更何况,他自己都很清楚,如果此时罗非不给甘甜继续输血,甘甜会因失血过多而死,这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就算是继续输血,甘甜活下来的可能性也不是非常大。这一枪打得实在太狠,距离大动脉太近了。

    毒狼只能执行命令了,但是手已经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罗非歪着头凝视着林若心,只感觉自己越来越不舒服,整个身子有一种要被掏空的感觉……他,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罗非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偌大的庭院。

    这是一个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白云朵朵,庭院的葡萄园里长满了紫嘟嘟的葡萄,一个个颗粒饱满,惹人食指大动。

    罗非和平常一样,把甘甜背在了自己并不算宽大的后背上,用稚嫩的声音冲着她喊道:“小南瓜,你快点啊!当心被院长发现了!”

    “笨蛋,你再把我托高一点!我够不到啊!”甘甜气呼呼的骂道。

    “我已经很用力了!快受不了了!”罗非说着,又用了一把力,但他脚下却一个不经意,滑到在了地上!

    “噗通”一声,甘甜也落在了他的身上,小嘴不偏不倚贴在了他的脸上。

    “靠!女流氓你非礼我啊!”

    “臭小子,你还好意思说,看我不打死你!你哪里跑!”甘甜挥舞着小拳头冲向了罗非。

    ……

    转瞬间,罗非跑着跑着,眼前又发生了变化……此时此刻,他的小拳头狠狠地落在了一个小胖子的身上,一边打他一边怒骂道:“你个死胖子,让你欺负她!只有我才能欺负她!你给我死!”

    “别打了!小狼你别打了,会打死他的!”甘甜的小脸蛋上全是泪水,却还是倔强的拉住了罗非,放跑了欺负自己的人。

    “你个笨蛋,欺负我的时候那么有胆子,别人欺负你干嘛不还手啊!”罗非怒道。

    “因为你好欺负,别人不好欺负吗!”甘甜撅着小嘴,倔强的争辩道。

    “我不管,以后再有人欺负你,你老公我还会帮你出头的!”

    “大笨蛋!谁要做你老婆,你再占我便宜我打死你!”

    罗非又一次被甘甜追得到处跑。

    而就在这一刻,一双大手突然间把他抓住,硬生生的把他塞进了一辆轿车里。

    轿车开了,拼命地挣扎着,甚至狠狠地咬了那人一口。

    “小兔崽子你老实点!”那人怒了,一把大嘴巴排在了他的脸上!

    罗非被打的眼冒金星,却仍旧咬着牙,慢慢的爬到了后座上,透过窗户看到了远处的甘甜和林若心等人。

    “放开小狼!你们这群大坏蛋!”林若心一边跑着,一边追着,却一个不小心摔倒在了地上,哭得泣不成声。

    “小新!快起来,快追上了!”甘甜一边拽起林若心继续跑,一边哭喊着,“小狼你回来啊!你不是说要做我老公吗?你不要走,求求你不要走……”

    车越开越快,罗非的视线中,她们变得越来越小……

    ……

    “叮!”一颗子弹落在了白色的器皿中。眼前的毒狼终于松了一口气,赶紧把罗非的管子堵住了。此时此刻,流血不流泪的汉子居然泣不成声,“小娘们!你他妈要是不好好活下去,你真的对不起我们老大了!1200毫升!你要杀了他吗?老大,你为什么这么傻?难道他们真的对你那么重要吗?”

    罗非没有回应,此时的他早已深度昏迷,正在自己的美梦和噩梦中挣扎。

    ……

    当罗非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一片昏暗,他伸出手,想要去触碰什么的时候,只感觉自己触碰到了一阵柔软的弹性。

    罗非下意识到 把手缩了回来,不由瞪大了眼睛。

    “你终于醒了……”眼前赫然是一张辨识度极高的脸蛋,成熟之中带着柔和,甜笑嫣然。

    “姐,怎么是你?”罗非望着眼前的丁薇,十分不解。

    “罗非,你没事就好!”丁薇打开了台灯,她很小心,把台灯亮度调得很低,让罗非的眼睛并不难以接受。

    罗非顿时问道:“甘甜呢?她怎么样?”

    丁薇……微微的点头,道:“你们处理的很及时,甜甜昨天已经醒了,比你还早了一天。”

    罗非想要站起身,却感觉自己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他急切的问道,“她真的没事吗?”

    “嗯!她的伤口处理得很好,子弹没有伤到大动脉,当然不会有事。更何况,又有你给她献血。”丁薇说完,拿起一个枕头让他依靠住,“罗非,你的朋友杜医生真的不错,你……更好。”

    丁薇说着,冲着他竖起了大拇指。

    罗非从丁薇的话语中已经提取出了有用的信息。

    杜医生,指的就是毒狼。毒狼的掩护身份是天州中心医院的外科医生,是从欧洲的普国回到国内的,这是雷先生早就帮他安排好的身份。

    罗非终于松了口气,不由也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老毒,你真的没必要这么做,你这样做不就是为了让甜甜领我的情吗?可是她真的领了我的情,导致我们关系走得太近,对她可是没有一点好处的!你这家伙,真是好心办坏事!

    不过,罗非也很清楚,责怪毒狼已经无济于事。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之后也只能见招拆招。

    “姐,你怎么在这?若心呢?”

    丁薇拿起了床头柜前的水杯,水杯里早已放了一根吸管,很方便他吮吸:“若心照顾了你两天两夜,几乎没合眼,已经去睡了。你知道吗?你昏迷了得有八十多个小时了。”

    “有这么久?”罗非自己都尴尬的笑了。

    “当然有这么久!你这个笨蛋,你干嘛不把她送医院啊!难道你就那么不相信医院的血库吗?”丁薇有些生气了,责问起了罗非。

    “真不敢相信,上一次我和甜甜去医院还献血呢!你说他们能值得信任吗?”罗非耸耸肩道。

    “我们真的快被你气死了。1200cc,你是多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啊!”丁薇心疼的不行,眼眶都有些潮湿了。

    罗非终于松了一口气:“事实证明,我的决策是正确的,我们都没事,都还好好的活着!”

    丁薇的双手捧着罗非的脸,心疼的说道:“我就是不想看到你出事。”

    罗非看到丁薇那双布满了血丝的双眼,心头一阵温热,不由握紧了她的双手:“姐,等我好起来,咱们去约会!”

    丁薇顿时俏脸一红:“这……先不说这件事了!”

    ……

    罗非是个闲不住的人,更何况他现在心里惦记着甘甜。所以,在他软磨硬泡之下,丁薇还是忍不住用轮椅把他推出去,走向了甘甜的房间。

    门刚打开,罗非看到凤凰站在门口。

    凤凰看到罗非,连忙点头道:“哥,你放心,她已经脱离危险期了!”

    罗非一看房间里,发现毒狼也在,顿时回过头冲着丁薇说道:“姐,我想跟老杜单独说几句话。”

    “好,那我再去睡一会儿,今天公司很忙。”丁薇说道。

    凤凰走到了丁薇的身边:“姐,我陪你!”

    两个美女一走,毒狼把罗非推了进来。

    此时,林若心还在睡梦中。她的左腿上包裹着一层厚实的纱布,看上去情况还算不错。

    毒狼低声道:“放心,胡美也没什么事,估计养上一周就能痊愈。甘甜需要静养一个多月。”

    罗非点了点头后,目光又一次变得犀利了,他不假思索的问道:“月亮又打来电话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