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动情
    林若雪并不知道一个多小时前在林若心的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当她听到罗非道出“薇姐”二字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撅起了小嘴。她并不是讨厌丁薇,而是感觉自己和罗非的约会似乎泡汤了,心中有些小小的郁闷。

    罗非望着林若雪,不由摇了摇头,笑着接起了电话:“喂,姐。找我有事?”

    “罗非,晚上能一起吃顿饭吗?就咱们两个。”

    罗非不假思索道:“夜宵行不行?晚饭我已经约出去了。”

    “呃……好吧。”丁薇说着,不由叹了口气道,“罗非,我把甜甜骂哭了。其实这件事,真的有点说不清了。”

    “给甜甜一点时间吧。”罗非说道,“晚上10点见,没问题吧?”

    “嗯,没问题。”

    ……

    丁薇挂断了电话的时候,身旁的林若心和甘甜都在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她。

    丁薇不无遗憾的说道:“他没等我说完就挂了。”

    “唉,都怪我。”甘甜郁闷的攥紧了小拳头,“如果我知道是他舍命救我,我……”

    “甜甜,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林若心问道,“姐,罗非怎么说的?”

    “我们约好晚上一起吃夜宵。”丁薇道,“你和甜甜到时候就不要露面了,我自己去吧。”

    “好,我觉得你可以说服他。”林若心嘴巴上这么说,可是她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会加速跳动。她的大脑中,前几天在毒蛇岛上发生的那件事仍旧让她记忆犹新。当时罗非刚给丁薇解毒,就已经泪流满面,更是口口声声说要追求丁薇。

    也许那只是一句安慰的话,也许罗非真的动情了。如果是后者,那该怎么办?林若心在心中发出了一声叹息,但片刻后,她又是俏脸一红,气哼哼的心道:死贱人,谁要管你?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最好别回来了!

    甘甜望着丁薇,双眼中充满了期待:“姐……求你了,把他劝回来吧。我真的知道错了!”

    丁薇望着甘甜,不由摇了摇头:“甜甜,你其实只是觉得你的态度错了,但你忽视了最重要的问题。作为一个警.察、一个执法者,你的冲动不应该战胜理性。”

    “姐,你教训的对。”

    “傻丫头,我不是在教训你。我只是想告诉你,罗非在处理这件事上,是以你的生命安全为准则的。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周平真的是个坏人,如果真的和三雷帮同流合污,那这一次你被打成重伤,会不会是他从中作梗?如果是的话,那么有第一次,肯定会有第二次。傻丫头,罗非能救你一次,还能救你第二次吗?”丁薇严肃而认真的问道。

    甘甜顿时陷入了沉思……

    ……

    晚上,罗非带着林若雪去吃了佰金街上非常有名的脆皮烤鱼,随后他又带着小美女去了千达影院看了一场爱情电影。

    胡美终究没有和他们一起玩耍,因为她打趣说怕自己成为电灯泡。

    罗非和林若雪在散场走出来的时候,时间刚好是晚上9点。

    此时,林若雪的小手不知不觉的拉住了罗非的手。

    “调皮!”罗非没好气道,“我对小女孩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哼!我对大叔有兴趣行不行?谁让我是大叔控!”林若雪露出了邪恶的小嘴脸,“罗大叔,我控定你了!”

    “控定你个头啊!”罗非一把捏住了她的小脸。

    这时,林若雪娇柔的身躯依偎在了她的怀里:“哥,你背我吧,我累了!”

    “欠揍是吧?自己不会走?”罗非对林若雪一直不怎么客气,这也是因为两个人实在太熟了。

    林若雪却不依不饶,居然一下子窜到了罗非的后背上,两只小手紧紧的扣住了他的脖子:“嘿嘿!奸计得逞咯!”

    罗非无奈了,只能伸出手搂住了她,只感觉到她那凸出的美妙触感让他的手微微痉挛。

    罗非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好的感觉了。他悠然一笑,大脑中不由自主的联想起了那些不成熟的年代,那些幸福的瞬间。曾几何时,自己的背上背着的女孩,是林若雪的姐姐林若心。

    ……

    “雪儿,谢谢你。”行进间,罗非突然间对林若雪说道。

    “非哥,为什么要谢我?”林若雪一阵诧异。

    “我真没想到你会在我和你爸之间挑选了我。”罗非故意调侃了她一句。

    “笨蛋哥哥!”林若雪俏脸一红,道,“你就知道调戏我!”

    “呵呵,逗着玩的,别生气。”

    林若雪望着罗非,不由轻叹道:“哥,其实我和我爸的关系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我爸这人重男轻女的观念太重了,甚至都让我这个亲生女儿看不下去了。我记得在我十六岁那年,我们曾经吵过一次架。当时我爸毫不客气的说,如果我是儿子的话,肯定会把全部家产给我。哥你知道吗?那种话特别伤人……”

    罗非听出了林若雪声音中的哽咽和伤感,不由摇了摇头:“别说了,都怪我起了个不好的头。”

    “哥,不怪你。”林若雪深吸了一口气,极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和一点,“我从那一次之后,尽量不花他的钱了。我在国内读很贵的私立学校,都是找姐姐借的钱。然后自己去当家教,还姐姐的钱,自己还有些盈余。哥,你别以为暑假的时候我去夏日群岛真的是去度假的,我只是去当高级导游的。你知道吗?我会9国语言,我会烹饪六国菜肴,我跆拳道已经达到了烟带三段!另外,我还会玩皮划艇、会驾驶快艇!我现在能和姐姐一样养活自己。当然,我没有姐姐那么能耐,能赚那么多钱,要不然那天在汉威会所我也不会因为那点钱捉襟见肘……”

    “雪儿……”罗非都感觉到了自己的心里有些沉重,林子雄,你看看你自己造的孽吧?你可以不领养林若心,你更可以不生林若雪!你领养了若心,生了雪儿,却对她们做了什么?你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吗?完全不是!

    “哥,今天的钱我不要,一会儿就还给你。”林若雪道,“其实我现在还蛮有钱的,最近自己投资了一只股票,也小赚了一点。”

    “拿着。”罗非认真的说道,“雪儿,女儿要富养!他做不到的,我可以做到。我要说的就这么简单!”

    林若雪愣住了……

    许久之后,罗非感觉自己的脖子已经潮湿了。突然间,他有点心疼这个倔强而彪悍的小丫头了。

    ……

    把林若雪送回家中,罗非的大众在天南大学门口停留了片刻。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差5分钟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马路对面,从车上走下了丁薇。

    丁薇平日经常穿着正装,但是今天却穿得很休闲,甚至换上了平日里并不怎么穿的热裤,让罗非有了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其实,丁薇并不是不喜欢这样穿,是因为以前自己的大腿上有一道明显的车祸后留下的伤疤,影响了美观,所以才不敢穿的。而前不久因为罗非给她用毒狼的去疤液消掉了痕迹,让她重新获得了穿衣的自信。

    罗非只感觉自己的体内,有一股躁动融入了血管。这样穿着的丁薇成熟之中带着一种清纯的性感,实在撩人。

    丁薇走过来打开门,坐在了副驾驶位上,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捏住了他的脸:“臭小子倒是挺逍遥自在的。泡完姐姐约妹妹,要不要这么潇洒啊?”

    “姐,你再这么说,我可就真的这么做了!”罗非轻哼道。

    “知道你不会的,你做事一向有分寸,说话也一向都为别人考虑。”丁薇道。

    “姐,别给我下套了。”罗非笑道,“我最迟明天回家。”

    丁薇顿时愣住了片刻,不由笑着摇了摇头:“罗非,你对她们真好。”

    “瞧你说的,好像对你不好似的!”罗非道,“姐,咱们去哪吃夜宵?”

    “去我家吧。”

    “哦?”丁薇的话让罗非来了精神,“家里可以住人了吗?”

    ……

    丁薇的新家虽然在天南区,但是和锦绣庄园的距离并不算远,开车只需要10多分钟的路程,而且同在一条主路上。她选择这里是因为距离林若心和赵家都很近。

    房子是顶层阁楼,冬暖夏凉。罗非刚走进其中,就感觉到了一股温馨的味道。

    罗非在房子里参观了一番之后,终于冲着丁薇点了点头,欣然道:“你终于走出来了。”

    “是啊,赵叔和赵阿姨不住在这,他们喜欢更成熟一点的老年社区。当然,离这里并不远。”丁薇说道。

    罗非却摇了摇头:“我是说房子的整体格调和以前都不通了,明快、鲜艳。姐,你这样生活是对的。”

    丁薇俏脸一红:“不说这些了,想吃点什么?”

    “我去准备吧!”罗非脱掉了外套,轻车熟路的走进了厨房。

    没多久,厨房里传来了切菜的声音。

    丁薇脱掉了外套,凑近了罗非,不由自主地靠近了他。

    罗非侧过脸望着丁薇的时候,她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在加速,情绪一时间无法自控,居然忍不住搂从后身抱住了他。

    “呵,你果然是有预谋的。”罗非笑道。

    “罗非,姐只是心疼你。”丁薇叹道,“你总是说我过得很不如意,总是心疼我。可是今天我和若心晚上聊你的时候,我才发现你最该被心疼。你为我们付出的太多了,可是我们为你做的太少。”

    “姐,不说这些了。我不是对所有人都这样。只是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

    “我们……算是你对的人吗?”丁薇问道。

    “当然。”

    听到这简短的回应,丁薇一时间情难自禁,忍不住踮起了脚尖,在他的脸上轻轻一吻。

    罗非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微微一激灵,不由自嘲般的笑了:“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作为一个王牌雇佣兵,尽管身边美女如云,罗非却在这么多年的职业生涯中根本没有真正动过情。但是此时此刻,情绪的洪流却无法抑制,一直都在不停地涌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