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枪神对决!
    “我两年前发过誓不赌的。”罗非不假思索道。

    “两年前?”雷先生愣了片刻后,才问道,“是秋狼牺牲的那一次吗?”

    “是。”

    秋狼是罗非在狼团最好的兄弟,是一个既有头脑又有执行力的男人。两年前,狼团和鹰团合作,在南美进行一个暗杀任务。当时,罗非负责和当地的一个大毒枭赌博。那一次,罗非在赌场上赢了1亿米刀,而且顺利的杀掉了大毒枭。可是,鹰团那边却阴沟翻船,在一个小环节上出现了重大疏漏,导致秋狼被红隼误杀。

    “秋狼死得很冤。如果当时你们俩角色互换的话,就都不会死了。”雷先生叹道,“这件事上,我也有责任。”

    “不,责任不在你。”罗非斩钉截铁道,“责任是鹰王的。而这一次的责任,也在鹰王。明明知道天州那么重要,为什么还要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去伤害到了胡美?我现在已经没法对狐狸会那些人交代了!将来如果崔琳娜找我讨说法,我全身是嘴也说不过她!”

    雷先生心中一沉:臭小子,你真会说话,言语之间居然没提关于甘甜的一点信息。把责任全都归在小鹰身上了!

    雷先生刚要说话,罗非又开火了:“雷先生。崔琳娜是什么人,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她是狐狸会的老大!狐狸会虽然今非昔比,实力根本不如以前那么强大,但是她的实力却不在我之下!你把狐狸会纳入了我的狼团,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乱子,你让我怎么扛?”

    雷先生也有些无奈。他本来是想借今天罗非来这里,给罗非一笔钱,让罗非好好的去安抚胡美的。可是没想到,罗非却不依不饶,而且理由非常充分!

    的确,崔琳娜是个狠角色。当年她和罗非、龙王都交过手,实力上半斤八两,难分秋色。这样的强人如果为难罗非的话,日后的行动很难开展。

    “罗非,你想怎么做?”雷先生问道。

    “冤有头,债有主。鹰王虽然纵容手下接了这个私活,但我不怪罪他。我要跟猎鹰按照咱们猎杀者的规矩单挑。”

    雷先生苦笑道:“行啊,你看着办吧。月亮,善后的事情交给你了!”

    罗非得到了心满意足的答复,却直到走出了金地庄园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猎鹰,该跟你好好的算算账了!

    ……

    五分钟,已经在太平洋的小岛上度假的鹰王面如沉水的挂断了电话。他的脸上写满了阴沉,又给自己的心腹猎鹰打了电话。

    电话接通,听筒里的声音十分自在:“哥,你找我有事?”

    “猎鹰,谁让你接天州的私活的?”鹰王怒气冲冲的问道。

    “哥,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猎鹰诧异的问道。

    “你问你,你当时是不是打伤了一个女警和一个女人?”鹰王语气阴沉。

    “哥,是、是有这么回事。”猎鹰支支吾吾道,“她们、是谁啊?”

    “你他妈到这个时候还跟我装蒜?”鹰王暴怒,冲着他吼道,“你个蠢货!你知不知道你给自己惹了多大麻烦?你还活得成吗?”

    猎鹰总算听明白了,一时间咬牙切齿:“妈的,这么说,狼崽子要找我算账了?好啊,来吧!我他妈绝对不连累鹰团,我今天就要弄死他!”

    鹰王叹了口气:“兄弟,你他妈怎么还是这么倔啊!你知不知道那家伙的实力有多强?”

    “哼!哥,我就问你一句话,这一次是不是按照咱们猎杀者的规矩来?”猎鹰冷冷的问道。

    “是。”鹰王点了点头。

    猎杀者有一个成文的规定,那就是一旦雷先生点头获准的内部决斗,双方必须单打独斗,且不能借助任何外力帮忙,否则将会株连整个团队。而单打独斗之后,不论结果如何,不但双方所属的团队都必须接受,不得有任何报复行动,就连雷先生和月亮也不得提出任何异议。

    听到鹰王的话,猎鹰狂笑道:“哈哈哈!哥,我说一句得罪你的话吧,论近身格斗,别说咱们,就算是龙王也未必是天狼的对手!可如果是手枪对射,谁能保证他是我的对手?你和我关系最好,你应该知道天狼在我的枪下连五秒钟都活不了!”

    听到这,鹰王猛然间想起了几年前的往事。

    猎鹰和罗非是猎杀者训练营的同期毕业生,他们当年是一起进入猎杀者主力团的。在进入主力团的时候有一个新生比武仪式,以决定谁有资格被各大团的团长重点培养。当时罗非和猎鹰一路过关斩将,杀到了决赛。

    决赛的前两回合,两个人打成了一比一平手,其中第二回合就是射击比赛。当时猎鹰几乎把罗非完爆。只是因为第三回合的近身搏斗中,猎鹰的实力太差,才输给了罗非,区居亚军的。

    此后,两大团曾经多次合作,罗非的枪法始终不如猎鹰。而上一次合作,则要追溯到两年前,秋狼牺牲的那一次。那时,罗非照样不如猎鹰。

    鹰王很清楚,枪法这种东西,天赋很重要。如果自己的好兄弟猎鹰真的和罗非较量,谁输谁赢真不一定。而如果罗非死在了猎鹰的枪下,那么狼团群狼无首,说不定保护林若心那个油水肥厚的任务要交给鹰团也说不定!那可是大量的真金白银啊!

    想到这,鹰王的贪婪之心骤起:“猎鹰,你有把握吗?”

    “哥,你放心吧!只要不被天狼近身,他就是一个活靶子!既然雷先生已经答应了我们按规矩来,他只有死路一条!”

    鹰王这才安心:“那就交给你了!天狼如果死了,对咱们有很大的好处!”

    猎鹰奸笑道:“我只知道被我打伤的两个娘们不错。我没舍得杀,也会为了日后再说啊!”

    “哈哈哈,你这个如假包换的贱人!好好准备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挂断了电话,鹰王脸上的阴云已经散尽,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灿烂的自信,他望着天空中的朵朵白云,不由笑道:“天狼,你这是找死!”

    ……

    与此同时,猎鹰刚挂断鹰王的电话,又有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进来。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顿时冷笑了一声:“呵呵,天州?天狼,你他妈胆子真够大的!”

    猎鹰笑着接起了电话:“喂,哪位?”

    “地点。”听筒里传来了罗非冰冷的声音。

    猎鹰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狂傲的回应道:“哼,我人在天海,海东区!天狼,你他妈有种就过来杀我!”

    “哦,等死吧。”罗非一如既往的冷傲,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哼!他妈的!你就是一只傻狼!还让我等死!你死还差不多!”猎鹰那张扭曲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意,“你的妞不错!你死了,我会帮你照顾她们,绝对照顾到无微不至!”

    ……

    香江在百年前就已经具有了国际大都市的雏形,近百年来的风云变化并不能改变它得天独厚的优势。如今,它仍旧是傲立在华夏国南段的一颗璀璨的明珠。

    午夜,罗非已经漫步在了这座不夜城的街边。他不爱这里的醉酒霓虹,也不爱这里的繁华灯火,最爱的便是那立交桥下流浪的摇滚艺人的吉他声。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那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罗非记得自己执行雇佣兵生涯的第二个任务时就来到了香江,当时摇滚艺人就在这里。此后,他接连四次往返于香江。罗非每每路过此地,还是可以看到他,听到他的歌。

    罗非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盒早已就准备的香烟,按照他心中的约定俗成,放在了流浪艺人的钱盒子里。

    当罗非走远后,吉他声戛然而止,随后传来了打火机的声音。一时间,罗非嘴角微扬。

    半个小时后,正在睡梦中的猎鹰突然间被手机铃声惊醒。职业者特有的身体素质让他瞬间惊醒,一下子拿起了手机。

    “香江?”猎鹰不由一愣,警觉地接起了电话,“喂?”

    “我来了。”听筒里再次传来了罗非那冰冷的声音。

    “这么快来送死了?来吧,我在……”还没等猎鹰说出自己的地址,罗非已经挂断了电话。

    今天,香江的空气里渗透着一股异样的冰冷,让猎鹰微微一个激灵。他不由冷笑了一声,穿上了一件外套,恶狠狠道:“妈的,吓唬谁啊!”

    ……

    凌晨一点,罗非已经来到了猎鹰的居所。这里是香江相对比较落后的北塘区的屋村。

    此时,这里很安静,烟灯瞎火,路灯的灯光在烟暗面前都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罗非刚来到了屋村的尽头,已经感觉到了危险。此时,他预感到有一双眼睛正在烟暗的角落中盯着他。

    罗非并不害怕,步伐反而更稳健了。

    200米、150米、120米……此时此刻,猎鹰正在屋村的楼顶用自己最喜欢的贝莱塔92 手枪瞄准了罗非的脑袋,在心中默念着。这个距离已经进入了他的射程,但对方毕竟是天狼,猎鹰比平常更加谨慎。

    70米、60米、50米……猎鹰笑了。此时,罗非正好和他垂直站位!

    猎鹰猛然间扬起了自己最善于使用的手枪,狠狠地扣动了扳机!他终于笑了,在这个距离上,他从没有失过手!更何况,他并不是打出了一发子弹,而是双发速射!这几乎让罗非无法逃逸!

    然而,几乎是与此同时,罗非却突然间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烟乎乎的手枪,朝着猎鹰的方向扣动了扳机!

    两把手枪都安装了消声,伴随着周围沙沙的树叶声,根本不容易被人察觉!

    志在必得的猎鹰突然间感觉到了自己的脑门一阵抽痛,一发炽热的子弹居然擦着他的头皮而过!

    一抹鲜血以惊人的速度溢了出来,让猎鹰瞬间从美梦中惊醒:这怎么可能?两年前他的枪法还没这么精准!我刚才只是露出了一点头皮啊!

    猎鹰慌了,连忙附身快速扫了一眼楼下,却惊愕的发现罗非压根不在楼下,他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