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大战名古赌神
    “按照赌场的规则来。不过我有个条件。”罗非淡然的说道。

    “什么条件?”山本直泰笑问。

    “输光就滚蛋,以后不准再来捣乱。”罗非言语犀利,丝毫不给对方留面子。

    “哈哈哈!”山本直泰纵声狂笑,“年轻人,你是谁家跑出来的小少爷?真不知天高地厚。我听说华夏人一向谦虚谨慎,想不到年轻人还是那么狂妄!”

    “不好意思,对待你这种故意来捣乱的家伙,的确不需要客气。”罗非一针见血道。他早已认出了山本直泰。这人是霓虹国大帮派山本社的老大,一个对华夏国一直不怎么友好的家伙。在这些年来他经常无故来到华夏国南部沿海城市寻衅滋事。对于这种家伙,罗非不会手软。

    周围的赌客很多都来自华夏国,听到罗非这样说话,顿时深表赞同,不过……

    “唉,这小伙子说的挺好的,可是这家伙太厉害了,他根本不是对手啊!”

    “真不希望他输,可是他看上去就不像能赢的!”

    “没办法,只能希望老天爷帮他一把了!”

    这时,洛云天走到了罗非的身后,压低了声音道:“兄弟,你是来帮我的,不能用你的钱啊!”

    “死鸭子嘴硬!你一口气输给了这家伙15亿,你还有钱吗?”罗非毫不客气的问道。

    “我还能给你凑两亿!”洛云天咬着牙说道。他的心中一阵郁闷,因为刚刚动用了大量资金收购了普金赌场,他的手头资金本来就不多,加上今天输给了山本直泰,更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现在洛云天即便是说“凑”两亿给罗非,也只是找自己的朋友借。

    “那还是算了吧!”罗非淡然一笑,“我压根就没想输。”

    “兄弟……”

    “别说了。我问你个问题吧,澳城是不是有一家竹升面很好吃?”罗非笑问。

    “呃,是有一家,就在咱们赌场后身的美食街里。”洛云天说道。

    “赌赢了请我们去吃吧!”

    ……

    罗非和山本直泰的赌局正式开始。

    这种高大上的赌局并非三雷帮赌场里的那种伎俩可比。扑克牌根本无法做记号,都经过了x光扫描过。不仅如此,就连发牌的荷官都是最优秀也是最公正的,避免了任何作弊的可能。

    此时,洛云天亲自道出了这张赌桌的特有规则,那就是一次下注不低于一万美金。

    只是,洛云天刚说完,山本直泰就摆了摆手,冷冷道:“一百万怎么样,小鬼?”

    罗非眉头微微一皱:“你嫌自己死的慢?”

    现场除了林若心、甘甜和李晶在笑,其他人都面如土色,甚至连洛云天的态度都不乐观:“这个赌注有点高吧?”

    “我看小鬼的气势很旺。”山本直泰揶揄道,“不会连这点钱都舍不得吧?据说你那张卡可以大额透支,有这么回事吗?”

    罗非笑道:“却也可以大额储存。来吧!别磨磨唧唧的了,你已经耽误我吃夜宵的时间了!”

    “狂妄!”山本直泰的一个随从忍不住脱口而出,“就凭你也配跟我们老大较量,简直找死!”

    罗非对着人并不理会,而是把目光转向了桌面:“开始吧!”

    ……

    罗非用自己的烟龙卡兑换了5亿米刀的筹码。

    荷官给罗非和山本直泰一人发了两张牌。

    山本直泰只是微微扫了一眼牌面,就亮出了一张烟桃a,冷笑道:“肯定比你大,一亿!”

    “哇!”场外一阵哗然,谁都没有想到山本直泰刚一上手就是这么大的手笔!

    罗非也是微微一愣:“老人家,你的套路这么狂野?”

    “少要矜持老要狂。年轻人,你是想矜持呢,还是想狂放一点?”山本直泰笑问。

    “呵呵,小子,不敢跟就别说话了!”山本直泰的随从嘲讽道。

    罗非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不好意思,我不玩!”

    “……”山本直泰的随从嘴角都抽搐了。

    赌场规矩,一副扑克只能玩一局。罗非就算不玩这一局,这幅扑克也废掉了。荷官拆开了第二副扑克,洗牌之后继续发牌。

    这一次,罗非率先亮出了自己的底牌,一张草花a。

    山本直泰亮出了烟桃k,顿时笑问:“叫多少?”

    罗非不假思索道:“梭了!”

    现场所有人都惊呆了。很多人心中的想法都和现场一位大叔忍不住说出来的话语是一样的——

    “这小子疯了?”

    山本直泰则一阵冷笑:“你没事吧?”

    “你也可以学我不跟啊!”罗非一脸无谓。

    山本直泰上下打量了罗非半天,终于摆手道:“跟你梭这一把!”

    山本直泰话音刚落,赌场的服务生们忙不迭的把五亿米刀的现金往前推了推。

    多亏这些现金全都放在了一辆手推车里,否则他们要搬上一阵子了。

    此时此刻,现场没有人说话,都静静地看着荷官一张接着一张的发牌。

    对罗非并不看好的那些人此时更是一阵叹息了,因为罗非的牌很差,没有对子也没有顺子,只是四张草花。而山本直泰却有两个对子。

    山本直泰的确很张狂,狠狠地把老k甩在了桌上:“两个对虽然不大,但总比你这副烂牌强多了吧?”

    罗非看了一眼那四张惨不忍睹的草花,不由叹了口气。他慢慢的捏起了自己的底牌,道:“是很烂。”

    此时,林若心等人也有些紧张了。

    林若心稍微好一点,甘甜和李晶的眉头都皱起来了。

    甘甜已经不想去关心为什么罗非这么有钱了,现在她只想关心罗非能不能赢。但结局似乎很明显,罗非这几张烂牌怎么看也不想能赢的样子!

    在场很多华夏赌客都叹了口气,甚至有个赌客气哼哼的说道:“这小子原来只是一个愣头青啊!我特么突然感觉我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这样肆无忌惮的话如果让一般人听到,估计肯定会气炸。但是罗非似乎是一堵不透风的墙,一点事都没有。他慢慢地把底牌摊在了桌面上,说道:“赢你还是没问题的。”

    罗非刚说完,众人都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

    山本直泰也看傻了:“草花2?”

    草花2,一张微不足道的牌!但却成功的把罗非的一手烂牌串联成了“同色”,要比两个对子大!

    五亿美金的小推车被几个服务生推到了罗非的身后。

    此时,周围的“观众”谁也不敢小看罗非了,倒是很多人用一种研究的态度望着罗非。

    “这小子好厉害,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莫非是谁家的赌神?”

    甘甜和李晶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李晶望着那辆小推车,不由舔了舔嘴唇,贪婪的说道:“嘿嘿,要是分给我一点就好了!”

    甘甜望着罗非,有种不知道该如何评论他的感觉。罗非的出身肯定极为高贵,而且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这一点从他对今天的赌局那种举重若轻的态度上就可见一斑。但甘甜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罗非能够用自己高贵的性命去拯救她的命。难道,正如罗非自己戏谑的那样,他其实只是想泡甘甜?也许事情根本没这么简单。

    ……

    5亿米刀对于山本直泰来说并不是太大的数目,输掉了也不是很心疼。但他已经不敢小看罗非这个对手了。趁着荷官正在洗牌,他笑着问道:“罗先生很厉害,请问师从何人?”

    “自学成才。”罗非的回答随意但却滴水不漏。

    “罗先生胆量过人,我愿意和你交个朋友。”山本直泰自信满满的说道。他确定罗非听到这句话一定会很高兴。因为他太有名了,业界内几乎无人不知,谁如果愿意和他做朋友,一定会得到 不少好处。

    然而,罗非却不以为然:“做朋友也是要有诚意的,你的诚意显然不够。而且我从来不和对华夏国不友好的人做朋友。”

    “呃?看来罗先生还是挺有个性的!”

    “个性谈不上,这是华夏人的共性。”

    两个人说着话的功夫,荷官已经发出了前两张牌。

    罗非只是扫了一眼,就拿出了一张红桃k,说道:“看来还是我大,我先叫。”

    山本直泰调侃道:“罗先生,这把你还梭不梭?”

    “当然梭了。10亿梭这一把。”罗非反过来调侃了山本直泰一句,“山本君,要不要跟?”

    山本直泰被激得身躯一震,心中也是一阵惊愕:这个臭小子,谁给他的勇气,怎么又梭了?

    此时,赌桌外比赌桌内热闹,很多赌客议论纷纷,甚至还调侃起了山本直泰。

    “嘿嘿,霓虹赌神,别怂啊!有本事就跟啊!”

    “是啊,没本事还是滚回你的霓虹国吧!”

    山本直泰的随从们一个个怒气冲天,都有些忍不住了:“老大!”

    山本直泰的目光笔直的落在了没有发出的扑克牌上。

    他是赌术高手,早在荷官开始洗牌的时候,就凭借惊人的视力、听力和良好的经验把牌的顺序记得七七八八了,特别是前面几张,他看的比较清楚,可是比较清楚和绝对清楚之间仍旧有差距,他第五和第六张牌看得并不清楚。

    山本直泰看完牌,又把目光转向了罗非,却发现罗非正在打哈欠。

    山本直泰瞬间捕捉到了这个细节,心中一阵大惊,连忙道:“不跟!”

    “不叫!”

    “不玩!”

    “不跟!”

    时间不由自主的过了大半个小时,山本直泰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他凝视着罗非,心中一阵愤怒:这小子是个玄学高手啊!居然这么稳健!不过,我太想战胜他了!事不宜迟,我要一局定胜负,击溃他!

    想到这,山本直泰瞪大了眼睛,变得更专注了,他的想法很简单,要一口气吃定罗非,省得夜长梦多!

    终于,山本直泰感觉自己回来了。

    在手中连续握住了两张老k之后,山本直泰露出了笑容:“哦?你是小2,那我说话。5亿米刀。”

    罗非淡淡一笑:“你还真沉得住气。我跟你5亿。”

    荷官发了第三张牌,让山本成功的凑到了3条k。他顿时抬高了音量:“10亿。我输了的话,这张银行本票就是你的了!”

    罗非望着眉头微微一皱:“我需要再取5亿筹码。”

    “好,我等你!”

    罗非那张烟龙卡的确很有用,又让他成功的兑换了5亿筹码。

    此时,荷官发了第四张牌。

    罗非的牌形成了红桃2、3、5的局面,而山本直泰则已经凑到了4条k。

    山本直泰的笑容之中暗藏杀意:“看来,不掏出点本钱,是打不赢你这样的高手的。”

    山本直泰说完就转过身,冲着身后的心腹点了点头。

    心腹心领神会,立刻冲着山本直泰的几个随从点了点头,此行带来的钱。

    这时,随着人群的一阵骚动,随从们推着两个小推车走到了会场内。

    一时间,会场内一片寂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