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你永远不是我的对手!
    人们都被吓呆了,当然说不出话来。

    两个小推车里的钱已经堆积如山了。多到让人都数不清有多少钱。两辆小推车虽然都有小车轮,但推车的人却仍旧十分费力……

    甘甜已经忍不住握住了林若心的手。林若心发现

    “赌场的规则是下一张牌的下注不能低于上一张。”山本直泰笑道,“罗先生,这张牌我出15亿米刀。”

    罗非刚要说话,山本直泰就笑道:“虽然说烟龙卡名义上可以无限透支。但据我所知还是有底限的。你的卡应该不能继续兑换筹码了吧?”

    “这就不用山本君操心了!”洛云天突然开口了。此时,他将一个文件夹生生按在了赌桌上,“这是普金赌场的地契和经营权。估计价值在45亿美元左右!”

    山本直泰故作一愣:“怎么,洛先生要跟我拼了?”

    “呵呵,山本君此行的目的不就是想要得到普金赌场吗?总不想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吧?”洛云天坦荡一笑。

    罗非也笑了:“老洛,你要是输得连内裤都不剩下,我可养不起你了。不,应该说,我连自己都养不起了。如果今天输了,我就真成穷光蛋了!”

    “我养你!”罗非刚说完,身后齐刷刷的传来了林若心和李晶的声音。

    两个美女说完,不由自主的对视了一眼,俏脸瞬间绯红一片。

    甘甜都哭笑不得了:“搞得像生离死别一样。”

    罗非的目光转向了甘甜,突然变得严肃了:“甜甜,觉得这里的气氛怎么样?”

    甘甜的脸色骤然间一片惨白,连连道:“非哥,我再也不想来了……”

    即便不是主角,即便只是旁观者,但甘甜已经吓得够呛了。当金钱的数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的时候。就连心理素质绝对过硬的麻辣女警也受不了了。

    这不是几十万,这是几十亿,而且还是米刀。这些钱就明晃晃的摆在了她的眼前。赢了,固然是狂喜。但是输了呢?这是她几十辈子都赚不来的钱!

    “非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淡定,但是我……”甘甜自己不想,甚至想要坚强一点,不给罗非丢脸。但是她的眼眶已经出卖了他,变得一片红润。

    罗非走过去,轻轻地送给了她一个同志般的拥抱:“没关系,很快就结束了。对了,两个丫头都说要养我,你呢?不表个态?”

    “不准乌鸦嘴!你个大贱人一定要赢了这个鬼子!”甘甜终于爆发了。

    这群霓虹人全都听傻了,一个个呆若木鸡,居然找不到反驳甘甜的理由了。

    山本直泰不知道该生气还是笑了,不由摇了摇头道:“唉,小女孩真可爱,让我想起了我早年夭折的女儿。”

    此时,荷官把第五张牌发下来了。

    罗非是红桃6,山本直泰则是烟桃a。

    山本直泰道:“还是我养你们全家吧,20亿,我要看你底牌。”

    说着,山本直泰的心腹也拿出了一张银行本票,放在了桌上。

    洛云天眉头紧锁:“你真舍得下血本,山本君。”

    “不怀疑我这张本票的真实性吗?”山本直泰笑问。

    “不必怀疑,你山本直泰的名字就远远不止这个数了!”洛云天说出了一句大实话的同时,也暗暗地将了山本直泰的一军。

    罗非深吸了一口气:“我没有20亿了。”

    “没关系。你输了,你归我。”山本直泰望着罗非,双眼中写满了贪婪。

    山本直泰的话吓得李晶都是脸色骤变,慌忙的问道:“你、你要对我非哥做什么?”

    “呵呵,放心。我不会对他做什么奇怪的事。人才难得,我大霓虹国最喜欢的就是收藏人才。能够和我战到这个局面,罗先生已经非常难得了,更何况他还这么年轻!罗先生,我有个冒昧的请求,不知道你能否答应!”

    罗非笑道:“请讲。”

    “如果你输给我。我希望你认我做义父。我会将我毕生所学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你。我还会将我的义女嫁给你做老婆。等到我百年之后,我的社团由你来继承!”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又是一阵哗然。

    人群中有个华夏国小伙顿时骂道:“妈的,这不是认贼作父吗?”

    此时,罗非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哈,这也是我想说的。山本大叔,你要是赢了我,我必然答应你。不过你要是输了,也请你永远不要打普金赌场的注意了!不,应该说是永远不要打洛云天的主意!”

    山本直泰已经从罗非的眼神中看出了咄咄逼人的杀意。但这个霓虹国大叔不但不害怕,反而非常兴奋,他甚至激动地连连点头,像极了一个偏执狂。他拿起了底牌,狠狠地拍在了桌面上,差点把桌子都拍翻了:“我是4条k!你现在唯一能赢我的机会,就是同花顺!”

    在场之人都震惊了。

    “我的天!4条k!开什么玩笑啊!好多年没看到这样的怪牌了!”

    “是啊!这几率都被他赶上了啊!”

    “完蛋了,看来姓罗的朋友真要认贼作父了!可惜了这小伙子啊!”

    此时,山本直泰的心腹走到了主子的面前,面色有些沉重。他欲言而止,眼神中带着对罗非的不屑。

    “小子,你不要这样看人家。这位罗君非常了不起。有胆量,有担当,赌术也是一流的。由他来继承我的家业没什么不好!他肯定能把山本社发扬光大!”山本直泰笑道。

    “可是老大,他、他不是霓虹人,他是华夏人!”

    “呵呵!这有什么?如果认了我做父亲,必然也会变成我们霓虹人!这都是小节,不必在意!”山本直泰已经是志在必得。作为赌术高手,他也清楚这一局罗非机会渺茫。

    罗非望着自己桌前的四张牌,又拿起了底牌看了一眼,不由叹了口气:“若心,我让你们失望了。”

    林若心刚才对罗非还很有自信,可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只感觉一阵晴天霹雳正砸在了自己的头上,让她差点站不稳,瘫在地上:“输了吗?”

    “唉!总之,我对不起你。”罗非说道。

    此时,山本直泰差点激动地跳起来。

    山本直泰固然很不喜欢华夏国,但对于人才的渴求却已经达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他自诩为三国时代的曹操,喜欢不拘一格降人才,就算是仇家的儿子,他都敢大力启用。这个罗非,他是太喜欢了,他觉得罗非是他所有的收藏品里最好的一件,没有之一。

    人群中却发出了惊人的叹息声,很多人都喝着倒彩,骂着街离开了,这一幕是他们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洛云天也捂住了脸,失去了昔日的自信:“老罗,我们输了。我跟你一起扛……”

    甘甜的身子没有颤抖,但心脏却不停地颤动,似乎都要跳脱到体外了。有一种比那天自己被猎鹰打成重伤在等死的感觉更难受的滋味在心头缭绕。

    李晶已经不行了,几乎站不稳了,还是自己的老妈把她搀扶住的。但陈翠兰也是六神无主:“晶晶,我们该怎么办?”

    “完了,我失去了非哥了!”

    罗非看到三个美女都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中一阵不忍:“怪我了,总是做出让你们误会的事情来。其实,我是想说,你们养不了我了,因为我赢了!”

    罗非说完就亮出了自己的底牌!

    这一刻,全场再次陷入了震惊!

    普金作为最高级的赌场,当然有现场直播,而且有大屏幕。大屏幕上清清楚楚的显示出了罗非的底牌是红桃a!如此一来,罗非是同花顺,而山本则只是4条k!

    罗非赢了!

    “这、这怎么可能?”山本直泰从兴奋的顶点一下子滑落到了无底深渊,只感觉自己像是被罗非整蛊了!不,他就是被罗非整蛊了!

    林若心、甘甜和李晶则经历了大悲到大喜的过程,顿时尖叫着冲了上去!三个美女一对眼神之后,纷纷咬牙切齿,非常默契的暴打起了罗非。

    罗非笑着,第一次耍起了流氓,把她们一把漏在了自己的怀里。

    这时,甘甜和李晶都哭了。

    这么大的阵仗两个人从没见过,不害怕才怪。

    林若心也吓得够呛,但多年来的商场沉浮让她的承受能力多多少少好一点,不过也气得够呛:“罗非你个死贱人!你以后再敢吓唬我,我就打死你!”

    罗非笑道:“我错了,我一会儿请你们吃竹升面。那家竹升面特别地道的。”

    “哼,一碗竹升面打发不了我!”林若心傲娇了。

    “一碗解决不了的事情,那就两碗!”罗非很慷慨的说道。

    现场如同过年一般的欢乐,都快成了沸腾的海洋,很多人对罗非交口称赞,甚至有些人还说罗非是个奸诈无比的赌神。

    洛云天也松了一口气。

    罗非松开了三个美女,走到了洛云天的身边,伸出手帮他擦去了眼角的泪水:“怎么,怕我输掉你的赌场?”

    洛云天毫不客气,一拳打向了他的小腹:“你个小混蛋想要吓死我啊!以后不带这么玩的!”

    罗非微微一笑,这才转过身,望了一眼山本直泰:“山本大叔,非常抱歉,我不能做你的义子了。”

    “怎么会是红桃a?”山本直泰的眼眶都在剧烈颤抖,到现在都不愿相信刚刚发生的事情。

    罗非叹道:“只怪大叔你不够炉火纯青。”

    山本直泰在心腹的搀扶下才勉强站起身。一场豪赌之后,他居然输了足足35亿!虽然输得起,但对他来说仍旧是在割肉。

    “罗先生,你的赌术的确在我之上,我认输了。”山本直泰心服口服的说道,“不过,我以后还会挑战你。”

    “不过,不要在牌桌上了。打牌的话,你永远不是我的对手!”罗非神情淡定的说道。

    心腹很愤怒,但他无法说出“你太狂妄了”之类的话。因为绝对的实力给了罗非狂妄的资本。非常讽刺的是,这种资本曾经属于自己的老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