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买我赢,就这么简单!
    山本直泰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心中的怒火几乎要爆发了:“罗先生,你太狂妄了吧?”

    罗非冷笑道:“是你侮辱我在先。山本君,请你记住,我是华夏人,我绝对不可能成为霓虹人!更不可能继承一个霓虹人的衣钵!”

    罗非的话语里带着惊人的自傲和自尊,几乎如同一把利刃,要把山本直泰的心撕碎了一般。

    山本直泰已经不敢直视罗非了。但冥冥之中,他对罗非有一种恐怖的熟悉感,他低着头,咬着牙问道:“罗先生,咱们以前见过面吗?”

    “你说呢?”罗非傲然一笑后,转身走向了赌场外,“老洛,请我吃夜宵去吧!”

    罗非一走,山本直泰居然瘫软在了地上。心腹连忙跑过来,将两片心脏类药物塞进了他的嘴里,急切的说道:“老大!你振作一点!”

    ……

    罗非等人走出赌场的时候,他的身后不远处跟着赌场领班和洛云天的心腹。

    领班小心翼翼的压低了声音问了心腹一句:“哥,这位非哥也真有意思,明明赢了那么多钱,为什么只让老板请一碗二十几块的竹升面呢?”

    “呵呵!”心腹笑了,他不慌不忙的整了整领班的衣领,说道,“这就是为什么人家那么小的年纪能和老大称兄道弟,而你已经四十多岁了,却只能当普金赌场领班的原因了。”

    领班一时间面红耳赤。

    此时,陈翠兰突然间走到了罗非的面前,突然间双膝一软。

    这一刻,罗非侧过了脸,不由摇了摇头:“没必要了。晶晶,善后的事情自己来。”

    罗非说完,突然间把一张卡塞进了李晶的手中。

    林若心和甘甜毫不犹豫的跟了过去。

    李晶望着罗非的背影,只感觉自己的心头一阵温热:傻哥哥,这分明就是你帮我善后。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众人都走远了,把时间和舞台都留给了李晶。

    李晶的目光落在陈翠兰的身上的时候,第一次感觉自己完全的轻松释然了。她将罗非送来的心意完封不动的交到了陈翠兰的手中,说道:“以后不用相见了。该还你的,我全部还清了。”

    李晶说完这句话,很洒脱的转身而去了。她不必去追问罗非这张卡里会有多少钱。因为她知道这张卡里的钱足够让陈翠兰舒舒服服的度过残生。当然,前提是不再烂赌。

    陈翠兰目光呆滞的跪在了原地,突然间痛哭失声,但她的眼泪在这一刻压根不值钱。

    罗非看到李晶走到了自己的身边,顿时微微一笑,立刻从甘甜的额头上一把拽下了她的烟超,戴在了李晶的俏脸上:“吃完饭,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明天咱们出发去云城。”

    “嗯!”

    ……

    澳城的夜生活非常丰富,奢侈犹如高档会所或大型赌场,简单如同一碗二十几块的面、百来块钱的烧烤。

    罗非吃着地地道道的竹升面的时候,身边只有三个美女和洛云天以及他的心腹相陪。

    洛云天不假思索的说道:“兄弟,本钱我留下了。你赢的钱你全部拿走。姓洛的不能染指。”

    “你瞧瞧,还没到哪你自己先激动上了。所以说你这人没劲。”罗非没好气道。

    洛云天顿时尴尬了:“那你说什么有劲?”

    “都拿着吧!”罗非道,“都是爷们,别跟我矫情了。我以后有用得着你的地方。”

    三个美女坐在罗非的身旁,都已经哑然无语了。

    35亿米刀可不是35块华夏币。但是罗非对待它的态度却那么泰然自若!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特别是林若心,她的心里已经泛起了层层波澜:罗非,你见过的世面到底有多大?以后有机会能不能给我讲一讲?

    洛云天不好意思说话了,只能把目光转向了自己的心腹。

    这位30多岁的瘦高个名叫陈山,他自幼跟着洛家,对洛家忠心耿耿。他曾经为了洛云天坐过十年牢,洛云天把他视为亲兄弟,让他参与自己帮派的一切事物。

    陈山明白洛云天的意思,洛云天希望他开口,让罗非接受这笔钱。

    只是,陈山刚要说话,罗非已经把一个竹升面里的馄饨塞进了他的嘴里,轻笑道:“闭嘴!”

    陈山一时间哭笑不得,道:“非哥,你这样办事让我们太过意不去了。”

    罗非却摇了摇头:“老洛应该知道我眼前对赌的态度。你们这样做是逼我犯错。再说了,这钱不是白给的。关键时刻你得给我用在刀刃上,不能扯皮。”

    “关键时刻?”洛云天不由一愣。此刻,他和罗非没有任何眼神交流,但却非常默契的偷瞄了一眼林若心。

    呵呵,臭小子,看来你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洛云天暗笑了一声,不过说真的,这女孩真不错,在那种场合下都能淡定从容,以后必成大器。

    此时,聪明的林若心已经预感到了什么,不由伸出了小手,在桌下捏了罗非的大腿一把:“哼,少来!”

    罗非悠然自得的笑着。

    洛云天冲着林若心说道:“以后林小姐和两位美女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我和罗非是生死弟兄,他的妹子,就是我的妹子。”

    “错了,我的钱可以是你的钱。我的妹子还是我的妹子。”罗非仍旧很正经的讲着内涵的小段子。

    “哼,所以天哥,这家伙最欠揍了!”甘甜也轻哼了一声。

    洛云天笑了笑之后,突然认真地说道:“以后有事的话真可以找他,他曾经是我的雇主。若心,你懂的。”

    “呃?秒懂。”林若心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李晶俏脸一红,心中不由自主的荡起了一层微微的情绪:看来,若心还是最了解非哥的人啊。

    甘甜也无奈的叹了口气:非哥和若心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呢?

    ……

    夜深了,罗非等人被洛云天安排在了普金赌场旗下的五星级酒店的vip客房。

    三个美女被惊吓了一晚上,都困得不行,躺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而罗非在自己的房间里则压根没睡,而是穿戴整齐,差不多到了十二点钟的时候才走出了客房。

    当罗非来到一楼吸烟区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洛云天和陈山。

    洛云天一下子愣住了,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陈山的身上。他有点生气,嗔怒道:“你怎么又麻烦罗非?”

    “天哥,我什么都没对非哥说啊?”陈山也是一头雾水。

    “行了,别怪他了。”罗非没好气道,“之前吃面的时候你们俩的情绪都不对。说说吧,是不是还有别的事?”

    洛云天面露难色,道:“兄弟,这件事我真不想麻烦你了……”

    “可是你不麻烦我,你解决不了。”

    洛云天面对罗非的又一次一针见血,不由用手揪了揪自己的眉心,道:“多亏你是我的兄弟,而不是我的仇人。”

    “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罗非笑问道。

    “唉,这几天大事都赶一块了。今天凌晨两点,咱们洪天帮要和蓝帮打地下拳赛。可惜,阿南受伤了。”

    罗非不由一愣:“阿南受伤了?怎么回事?”

    “阿南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撞车,现在脑震荡躺在了医院里,来不了澳城了。”陈山咬牙切齿道,“我怀疑这件事本身就是蓝帮的人干的!”

    洛云天很无奈的说道:“虽然没凭没据我不想这么说,但是我感觉真的有这个可能。”

    罗非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暗暗的杀意:“看来,这个忙我是帮定了!”

    ……

    罗非在自己的雇佣兵生涯中曾经因为任务多次来到香江,而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和洛云天结下了不解之缘。洛云天比罗非年长将近20岁,但为人很仗义,很会做人,所以罗非很快和他成为了朋友。此后,罗非每次去香江,洛云天总会帮上他一些忙。

    罗非去年退役后,为了报答洛云天,为他的公司当了半年的副总,帮他赚了不少钱,也让洪天帮走入了正规的轨道。而且,他救过洛云天的命。

    洛云天视他为生死弟兄,而洪天帮里的大多数堂主和罗非的关系都很好。特别是铜楼区堂主莫南。莫南和洛云天年纪相当,脾气相投,一起共事的时候极为愉快。他年轻有为,也极被洛云天看好。

    至于蓝帮则是洪天帮的死对头。在香江,有洪天帮生意的地方必然有蓝帮的生意,双方不管是明里暗里的竞争都非常激烈,而且屡有摩擦。就算是洛云天好不容易争取到了澳城赌场的经营权,蓝帮也从中多次作梗。

    ……

    陈山开车带着两个人前往地下拳市的时候,把整个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其实这场拳天哥并不想打,是蓝帮的老大蓝天明提出要打的,说是要搞活一下澳城的气氛。当时澳城的几位大佬都在场,有人从中鼓动气氛,天哥没办法,只能答应了。”

    罗非没好气道:“阿南都伤了,你居然还瞒着我。如果我这一次真的不来澳城,你想怎么收场?”

    洛云天尴尬至极,苦涩地笑道:“兄弟,我真的不想起牵连你。”

    “所以说,你这人脑子有问题。要不要提前退休,把位子传给阿南?”罗非没好气的调侃道。

    “呵呵,也许我真的老了。”洛云天叹道。

    罗非不愿让洛云天太尴尬,于是笑问道:“这一次外围拳赛的买输赢大不大?”

    “一赔七,大多押我们输。”洛云天叹道,“据说这一次对方有新的王牌。这人身份不明,我心里有些没底。”

    “新的王牌?”罗非顿时来了兴趣。他并不好斗,但他非常厌恶蓝帮。蓝帮在罗非执行任务的时候多次捣乱,其中又一次差点搅黄了他的任务。不仅如此,蓝帮很多人做事太过于霸道,也让罗非反感。

    “是啊!这人今天露面。”陈山说道,“非哥,你尽心就行,如果真的为难,咱们……不是输不起!”

    罗非很清楚,香江和澳城一带高手云集,藏龙卧虎,但陈山的这句话他不是很爱听:“买我赢,就这么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