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与陈火的会面
    罗非进退两难了。尽管怀里的美女是他的儿时伙伴,感情上根深蒂固,但罗非不想伤害她。因为他给不了李晶任何她想要的东西。

    李晶的入侵羞涩却大胆,她那两只柔弱无骨的小手在罗非的胸前一阵撩拨。

    罗非只感觉自己体内的热血从未如此汹涌,身体的剧烈反应让他已经有些无法坚持。他似乎不受控制一般的低下了头,想要去触碰那张俏脸上的唯一禁区。

    李晶的小手不经意的触碰到了罗非的左肩……就在这一刻,罗非突然间眉头一皱……一股疼痛感突然袭来。

    李晶定睛一看,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她看到了罗非的左肩有一大片青紫,他显然受了不轻的伤。

    “这是怎么回事?非哥,你怎么弄的?”李晶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

    罗非已经不能直视李晶了,现在的她完全可以用“一览无遗”来形容了。这伤是罗非和陈火比武的时候被陈火踢的。

    “晶晶,穿好衣服,帮我处理下伤口。”罗非终于松了一口气,至少身上的伤口让李晶转移了注意力。

    李晶的小脸已经红透了,再也不敢撒娇了。她拿出了罗非的医药箱,老老实实的帮他包扎起了伤口。

    罗非感觉到了一阵阵的疼痛。虽然说陈火并没有对他造成致命伤,但是这个比他年轻几岁的男人的功夫的确非常出众,而且人品也不错。这也是罗非没有对他痛下杀手的主要原因。

    李晶帮罗非处理好伤口的时候,气呼呼的看着他,显然有兴师问罪的架势。

    “昨晚我出去打了一场拳赛。”罗非没有隐瞒李晶,“晶晶,这件事不要告诉甜甜和若心,别让她们也跟着担心了。”

    “非哥,你这一次又是为了若心,对吧?”李晶问道。

    “跟若心没关系,是为了老洛。”罗非笑道。

    “哥,我只是胸大,但不是无脑。”李晶轻哼道,“别以为什么事情都能瞒得住我!”

    “其实……”

    李晶突然暴走了,伸出了小拳头一个劲的捶罗非的胸口,恨恨的抱怨道:“我不管,你最偏心了!今天要是若心以身相许,你早就把她吃掉了!你对我不公平!”

    罗非无奈的挡住了她的攻势,苦笑道:“别说,小样的身材还是蛮好的,感觉不输给甜甜啊!”

    “好啊!原来你对甜甜也图谋不轨!就是对我没感觉!我生气了!我再也不要理你这个大坏蛋了!”李晶嘴巴上虽然这么说,但她自己都很清楚,她这样做只是为了掩饰刚才的尴尬。

    非哥,其实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也知道你不想伤害我。所以你才会拒绝我的。可是你知道吗?你这样更让我放不下你了。李晶在心中默默地叹了口气。

    ……

    李晶考虑到罗非只睡了几个小时的原因,让他又好好的补了一觉。但是她自己却不肯走了,而是抱着罗非也睡了。

    而这一觉,罗非睡得很踏实。

    罗非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早饭时间。此时他是被一个电话叫醒的。他拿起手机的时候,只听见里面传来了林若心幽怨的声音:“大贱人,你想饿死我吗……”

    李晶也被惊醒了,差点笑出声。

    罗非一阵唏嘘:“我发现在我来到某人身边后,某人的自理能力几乎为零了。”

    “哼!舍得用你是瞧得起你!你少不识抬举!快滚出来带本主公吃饭去!”林若心很拽的说道。

    挂断了电话,罗非冲着李晶无奈的摊摊手,道:“把你们都惯坏了!”

    李晶的双眼中写满了柔情,轻笑道:“非哥,我感觉你很像我们孤儿院的同伴,像小狼哥哥。”

    “?!”罗非听到这句话,心头一阵猛跳,呵呵,臭丫头,你知道的太多了!

    ……

    罗非和林若心等人在酒店饭厅里吃过了早餐后,他感觉精神已经好多了。

    林若心坐在他的身旁,虽然外形温婉可人,但雷厉风行的总裁风格仍旧不改。她很熟练的在手机上点了一会儿后,说道:“我订好了四张票,是今天下午3点的,如果之前咱们还有事,可以改到明天。”

    罗非不假思索道:“我基本上没什么事了。”

    罗非刚说完,手机却在饭桌上震动起来。

    “呵,所以有时候不能把话说得太死。”林若心笑道。

    罗非拿起了手机,发现屏幕上是一个陌生的本地号码。他接起了电话,谨慎的问道:“哪位找我?”

    “罗非……大哥,是我,陈火。”

    罗非听到了听筒里熟悉的声音,不由淡淡一笑:“见面聊吧!不过最好是上午,我下午就要离开澳城了。”

    “嗯,没问题。”

    “地点我定。”

    “也没问题。”陈火很痛快的答应了。

    陈火会主动给罗非打来电话并不出乎罗非的意料。至于陈火是如何获得罗非的联系方式的,罗非也不想多问,毕竟见了他的面一切都知道了。

    于是,就在半个小时后,罗非和陈火在澳北区一个并不算起眼的茶馆里见了面。

    澳城虽然是高度发达的繁华都市,但仍旧保留了一些原汁原味的旧时的感觉,像这种古香古色的茶馆并不少。

    一壶普洱茶,一盘白瓜子,两个年轻人聊了起来。

    “非哥,我不会……说客套话。”陈火颇有些尴尬的说道,“但我陈火不是不懂事的,我感谢你对我和师兄弟们手下留情。”

    “呵呵,你怎么知道是我?”罗非问道。

    “因为我已经和洛先生化敌为友了。”陈火很直白的说道,“我以后不再踏足香江了,也不再过问江湖上的事了。这里面太复杂,我玩不起了。”

    陈火的觉悟让罗非很是吃惊。但罗非也很欣慰,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看错陈火。他拍了拍陈火的肩膀,笑道:“阿火,我没看错你。”

    陈火叹了口气:“和罗非大哥打了一场比赛,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以前好勇斗狠,做了很多出格的事情,这一次比赛更是差点打死了飞翔哥,我觉得自己非常过分。”

    “过去的事情不要说了,以后有什么打算没有?”罗非笑问。

    “这个……”陈火面露尴尬,道,“没什么打算,我想先回松山老家,带着师兄弟们养伤。等到大家伤养好了之后,我们做点小生意。”

    “呵呵,甘心吗?”罗非问道,“你年纪不大,正好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候。”

    “我……我二十岁。”陈火的眼神中的确流露出了一丝不舍。但他和罗非一战之后,真的是又惊又怕。一向高傲的他总以为在香江和澳城两地根本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而纵观整个华夏,估计他的对手也没有三五个。可是这一战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

    “你比我还小了三岁。”罗非悠然一笑,“阿火,你的武功底子很扎实,年纪也比较轻,日后大有可为。就这样平静的相忘于江湖,是不是觉得特别可惜?”

    “我……”陈火一时间居然说不出话来。

    “你的未来交给我来决定怎么样?”罗非笑问。

    “这……”陈火做了片刻的心理斗争之后,终于坦然的点了点头,“我这条命都是大哥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罗非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早已准备的银行卡,推到了他的面前。

    陈火看到这张卡,顿时摇了摇头:“大哥,我不能要你的钱!”

    “第一,这不是给你的;第二,这不是我的钱。”罗非道,“阿火,以后做任何事都不要冒失。”

    “那这是谁的钱?”

    “这是洛先生给你师兄弟们的钱。我说句得罪你的话,他们的天赋和功夫远不如你,年纪也相对大了一点。与其让他们继续在香江和澳城混,不如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平静的过一辈子。钱不算多,5亿华夏币,应该够他们用了”

    罗非的话让陈火一阵激动:“这、这也太多了!”

    “这是你们应得的。你们退出了蓝帮,实际上帮了洛先生一个大忙,难道还不值5亿吗?”

    陈火微微点头:“好吧,大哥说得对。”

    “你去天州吧,你到了那边自然有人安排你。以后你跟我混。”罗非不假思索道。

    “嗯!”陈火格外爽快的答应了。

    罗非朗声一笑,顿时站起身:“怎么这次答应的这么痛快?”

    “因为我一直都很想和大哥你混!”陈火爽朗一笑,道,“我喜欢和比我强大的人在一起!”

    真正的强者敬畏强者,因为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变得更强。陈火懂这个道理。

    罗非立刻安排了陈火去天州,他给天州那边的毒狼打了电话,让他处理陈火这件事。

    几分钟后,罗非把陈火送出了茶馆。

    此时,罗非的心情是相当不错的:这一趟不白来,阴差阳错之下干成了很多事。

    ……

    下午,罗非带着三个美女终于要离开了。

    在机场,罗非和洛云天依依惜别。

    洛云天一直握着罗非的手不愿意放开。

    罗非很清楚,洛云天希望他留在洪天帮。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就如半年多以前罗非只是他公司的副总一样,罗非始终对帮派生涯无感。

    “好了,老洛,不要像个大姑娘似的那么煽情了。”罗非笑着劝道。

    “其实我还好。”洛云天把嘴唇贴在了罗非的耳边,低声问道,“兄弟,沈倾城也来了。”

    罗非不由一愣,他在洛云天的提醒下看了一眼不远处,发现沈倾城就在洪天帮人群的后方。她穿着深紫色的纱裙,戴着遮阳帽,这才让自己在人群中看着并不算特别显眼。

    沈倾城没有走过来,她就站在不远处,冲着她莞尔一笑。

    “嘿嘿,老弟。你跟我说实话,你试过她没有?”洛云天也露出了比较流氓的一面。

    “这个嘛,天知地知。我知她知。”罗非故意卖了个关子。

    下午四点钟,飞往云城的航班准时起飞。

    在机场外,望着已经远去的飞机,沈倾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暧昧:呵呵,你个坏家伙。别以为跑了我就抓不到你。你等着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