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剧毒无比的蝎尾蛇
    晚上六点,罗非约了胡美在天州五大道的一家地道的海鲜馆里吃饭。罗非没请别人,就他们两个。

    胡美穿着酒红色的晚礼服坐在了罗非的对面。不得不说,她妖娆之中带着一丝丝的清纯,给人一种很诱惑的美感,而那身材也是饱满的刚刚好,似乎多一分则胖,少一分则瘦。

    罗非把酒倒入了同样是竹子制成的酒杯里,递给了她一杯:“胡美,谢谢你对甜甜的救命之恩。她和你不适合在这种场合下见面,我替她敬你三杯!”

    罗非说完,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胡美刚要说话,罗非却已经喝下了第二杯,紧接着又是第三杯。

    这种杯很大,一杯足足有半斤酒左右,三杯就是一斤半。

    胡美顿时俏脸一红,都有些尴尬了:“老大,你对我不用客气。其实我……也没想那么多。你让我保护她,我当然不会让她出事。可是,我们俩却都出事了。”

    罗非却摇了摇头:“你已经尽心了。如果你不是这么尽心,恐怕她早就死了。胡美,谢谢你,你没把我当外人,而是真的当做了老大!”

    胡美的心中也是一阵激荡,她笑着端起杯子,同样一饮而尽。

    但,让罗非有些不可思议的是,她居然也连续给自己倒满了两杯,又都喝光了。

    罗非不由失笑,自嘲道:“呵呵,两个酒鬼碰一起了。对了,你比以前更能喝了吧?”

    胡美点了点头:“是啊,毕竟我的武器要靠酒来起作用。”

    “每年光是酒这一项开支,就要不少钱吧?”罗非又问道。

    “这……没多少啦。再说了,老大你不是刚给我过一笔钱吗?”胡美羞涩的说道。

    胡美刚说完,罗非突然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顺着桌子推给了她:“不用跟我装了,你什么情况,我比你清楚。你现在应该没什么钱了。”

    胡美郁闷的撇撇嘴:“又是小火出卖我!这个死丫头,胳膊肘总是往外拐!”

    罗非笑道:“别怪火狐了。我如果连自己属下的信息都不能完全了解的话,又有什么资格做你们的老大呢?你人不坏,拿着自己那点微薄的收入分给那些难姐难妹,已经做的很到位了。崔琳娜要是知道这件事,肯定也会欣慰的。”

    胡美望着桌面上的信用卡,艰难的伸出了手,却半天没有收下它,只感觉自己的脸上一阵阵发烧。她叹了口气道:“老大,你做人没毛病。哪怕是当初咱们俩是敌人,我都没有恨过你。当时,我特别想把你勾搭了,然后把你给……内个了。甚至把你拉到狐狸会来。”

    “但却一直没有得逞。”罗非笑道,“你是喜欢我,可你们的老大崔琳娜却把我恨透了。那时候因为我的原因,你们少了很多收入。这算是我对你的补偿吧!”

    胡美一阵面红耳赤,道:“老大,经常看见你分钱,却很少看见你往口袋里装钱。听毒哥说,你这一次任务根本没分到钱,还往里面搭了不少钱,有这回事吗?”

    罗非眉头一皱,没好气道:“毒狼这个嘴真没把门的,怎么什么事都往外冒啊!”

    胡美的手按在了信用卡上,却突然推给了罗非,道:“老大,你的钱我不能要。”

    罗非却悠然一笑:“你只看到我花钱,却没看到我赚钱。那是因为我的钱不是自己装进口袋的,而是有人打入我的卡里的。所以你自然看不到。”

    胡美不由一愣:“非哥,这是什么意思?”

    罗非问道:“你知道我和鹰王、龙王甚至和你老大那些人最大的区别吗?”

    “这个……我不知道。”

    罗非很自信的说道:“我和他们最大的区别,不是我的武力比他们高出多少,是我的经商头脑和交际能力比他们强很多倍。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做任务,也一直都在利用任务结成的网来赚钱。这么说吧,我就算现在什么都不干,我赚的钱也足够我挥霍的。”

    胡美吃惊不已道:“老大,你怎么连这种话都敢对我说啊!你不怕我泄露出去,让不该知道的人知道吗?”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罗非道,“胡美你虽然对我有觊觎之心,总想把我上了,可是你对我死心塌地。我为什么要瞒着你这些事呢?”

    胡美一时间脸红了:“我……”

    罗非的确把这张卡收了起来,但又换了一张,再次推给了她,道:“不好意思,我刚才小瞧你了。喏,这是我借给你的钱。你以后每年还给我25%的本金。4年还清就行。剩下的是赚是赔。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胡美一阵心神不宁,忙问道:“老大,这里面有多少钱?”

    “不多,1亿米刀。”罗非倒满了酒,轻轻抿了一口,道,“你以前经常在欧美混,在金融界闯荡才是你的老本行。以你的能力,如果有足够的资本的话,能把这笔钱很快运作起来。如果你做得好,我会考虑多给你钱让你帮我投资的。”

    胡美深吸了一口气,问道:“老大,你怎么那么有钱?”

    “很简单,赚来的。不但是用拳脚,还得用这。”罗非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听到这,胡美终于坦然的收起了手里的卡。紧接着,她连人带椅子一起,凑到了罗非的身边,整个身子都贴在了罗非的怀里。

    罗非无奈道:“你瞧,放浪劲又上来了!”

    “我才不管,我承认我就是喜欢你,我的罗大爷!”胡美说着,一双精巧修长的小手也不闲着,顺着罗非的双腿抚弄起来。

    罗非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放肆!再胡闹就滚出去。”

    “哼!我早晚征服你!不!今晚就要征服你!”胡美轻哼了一声,“你个臭男人!”

    ……

    晚饭的海鲜很正点,竹酒很开胃。不知不觉,罗非和胡美一人喝了四瓶。

    此时,胡美已经有些喝多了。她的酒量是很不错,但是和罗非比起来还是有一点差距的。

    罗非叫了个代驾,带着她一起回了她家。

    胡美的掩护身份是天南大学的学生班主任,学校里虽然没有给她分配房子,但她自己也买了一套房,而且并不是那种非常奢华的。只是位于靠近天南大学的小阁楼。

    罗非搀扶着负责胡美上楼的时候,胡美忍不住踮起了脚尖,想要“偷袭”他。而就在这一刻,罗非突然间停住了脚步。

    胡美虽然喝了不少酒,但并不是真的醉了,头脑还保持着清醒,她顿时压低了声音问道:“怎么回事?”

    “你有没有闻到什么特殊的气味?”罗非低声问道。

    这股味道,是一股非常淡的酸味,而且就充斥在楼中。

    胡美也嗅到了。

    一时间,两个人都警觉起来,甚至如临大敌。

    罗非带着她快步的来到了胡美家门口。此时,罗非突然拿出了一张纸币,在胡美家的门把手上刮了一把!

    硬币居然发出了滋滋啦啦的声音,以惊人的速度开始了腐蚀反应!

    罗非扔掉了钱,任凭它发生腐蚀,都没有说话,只是冲着胡美摆了摆手,示意她赶紧下楼。

    来到楼下,罗非问道:“蝎尾蛇没有死吗?”

    胡美的面部表情极为狰狞,不由攥紧了拳头道:“这家伙在作死。”

    蝎尾蛇,是原毒物的成员。毒物是一个特殊的雇佣兵组织,其老大多年来一直醉心于研究各种害人的毒药,而手下们也多精通这种下三滥的勾当。 蝎尾蛇就是其中的高手。

    罗非嗅到的空气中的那种淡淡的酸味,就是蝎尾蛇精心研制出的剧毒——“蛇蝎血”。这是一种腐蚀性极强的毒药,人一旦沾染,毒药会通过沾染处散播开来,如同化尸粉一样腐蚀人的身体,最终让人活活被化成一滩血水。而且,这种液体对很多材质都有腐蚀性。

    胡美认识蝎尾蛇,这是因为她曾经就是毒物的成员,是因为看不惯毒物的所作所为,所以才退出了毒物。而蝎尾蛇曾经狂热的追求过她。

    “你和蝎尾蛇很熟吗?”罗非问道。

    “这混蛋当年在我离开毒物的时候曾经想侮辱我!要不是我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用我释放出来的气味让他无法动弹。我差点就沦陷了!”胡美愤怒的说道,“当初要不是他苦苦哀求,我早就弄死他了!想不到这家伙现在居然恩将仇报了!”

    罗非听完,不由嘴角微扬道:“交给我吧,我来对对付他!”

    “不,交给我吧!”胡美目光坚定,“我不能容许任何人伤害你!”

    罗非思忖了片刻,道:“我想想……这样,去我车里吧,我车里有一种能够化解他蛇蝎血的药水。”

    胡美一时间惊喜,道:“真的?”

    “真的。你用这种药水对付他吧!”

    胡美大喜,赶紧跟着罗非走到了他的车前。

    可就在这一刻,罗非突然从她的背后出手,一记手刀打在了她的后背上!

    胡美瞪大了眼睛,挣扎着倒在了罗非的怀里。

    罗非把她抱上了车,随后关紧了车门,道:“傻女人,你喝的迷迷糊糊的,怎么对付他?还是交给我吧。算是我还给你的人情!”

    罗非说完,转身走向了楼栋。

    此时,在胡美的家里。地面上、墙壁上、涂满了蛇蝎血的痕迹,早已对自己的剧毒做好了防备措施的蝎尾蛇正嗅着胡美的丝袜,啧啧赞叹:“还是这股味道最好闻啊!你这个骚.货,居然和别的男人好上了!我绝对饶不了你,也饶不了那个男人,我要把你的男人活活化成脓血!”

    蝎尾蛇话音刚落,胡美家的窗户突然打开了,一阵阴风来袭,吹在了这个这个形容猥琐的男人的身上!他定睛一看,只见窗户上,一个男人以惊人的速度蹿了进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了他的面前,猛然间一记重拳狠狠打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