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功夫高超的年轻人
    此时,宙哥的几个小弟吓得面如土色,都不敢说话了。

    甘甜冷冷道:“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还敢来这撒野?知道死怎么写吗?”

    “去尼玛的!”宙哥倒是很有底气。他艰难的爬起来,指着罗非骂道,“妈的!老子不打女人!但老子看你不爽!你有本事别走!等我叫人!”

    “哦……”罗非微微点头后,冲着宙哥挥挥手,“来,过来!”

    宙哥从没被人用这样的手势招呼过,气得脸色都变了:“你他妈敢侮辱我?去死!”

    宙哥说完,一拳狠狠打向了罗非的脸!

    罗非看得出,这厮是练过几年拳脚的,这一拳的技术含量不低……然而,罗非却还是轻松地接住了对方的拳头,顺势一拽,又一脚踢在了宙哥的肥屁股上:“滚出去!叫完人门口等着!”

    宙哥连滚带爬的跑了,一群小弟也作鸟兽散。

    这时,罗非的目光转向了李晶,他忍不住伸出手,照着李晶的脸上狠狠地捏了一把:“怂!”

    李晶撅着小嘴嘟囔道:“不想给你们惹麻烦了……再说了,那家伙好像挺有名的,我怕得罪他给咱们找麻烦!”

    “有名也得讲理。”林若心也有些生气了,道,“不讲理就跟你胡来,你还忍着,你傻啊?”

    “我……我知道了。”李晶低着头,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罗非问道:“若心,你认识那人吗?”

    林若心点了点头:“认识。他刚才应该是没认出我。他叫韩宙,是东阳集团董事长的双胞胎儿子的老二。”

    “东阳集团?天州四大财团?”罗非没好气道,“呵,真有意思。我才刚回天州多长时间,居然把天州四大财团的少爷们结交了三个了!”

    “喂!只有一个是结交了。剩下的两个是结梁子了。”林若心有情提示道,不过,她的脸上却带着一丝不屑,“韩宇韩宙,哥俩都是个畜生。得罪了也就得罪了,我什么都不怕!”

    丁薇抿嘴一笑:“对,反正有小非,我也不怕!”

    “呵呵,你们倒是想得开。”罗非轻笑道,“不过,我更想的开。走,晶晶,陪我打球去!”

    李晶不由一愣,连忙问道:“非哥,那……他们一会儿过来捣乱怎么办?”

    “一会儿再说一会儿的。现在先打球行不行?”罗非一脸淡然,“让我看看你有没有长进。”

    ……

    哈尼酒吧门外,韩宙正在气呼呼的打着电话:“权子,我被人打了!”

    听筒里传来了一个有些诧异的声音:“卧槽?谁敢打你啊?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老弟,你开玩笑的吧?”

    “谁他妈跟你开玩笑。老子真让人打了!”

    听筒里的声音有些愤怒了:“操!谁他妈干的?”

    “你来哈尼酒吧!把酒吧给老子砸了!”

    “哦,我知道了!你等多等我半小时!”

    “不,二十分钟!我必须在二十分钟之内弄死他们!”韩宙咆哮道。

    “行,二十分钟就二十分钟吧!我让兄弟们马上过去!”权哥说道。

    “啊?你不过来吗?”韩宙一阵疑惑。

    “老大叫我开会,我今天走不开啊!你放心,我让田楠过去,绝对不会坏你的事!”

    “那行,让他快来吧!”韩宙不耐烦的说道。

    韩宙刚挂断电话,黄毛就捂着脸走了过来,他的牙掉了三颗,说话都有些漏风了:“哥!咱俩不能白挨打!”

    韩宙面露凶光,道:“放心吧,我一会儿让那小子给你汤药费!对了,你掉了几颗牙?”

    “三颗!哥,我以后就成这个德性了!”黄毛说着说着,居然泪流满面了。

    “大老爷们哭个屁啊!老子不也被人打了吗?”韩宙笑骂道,“不过没关系!敢打老子的人都是活腻的了!你们等着,一会儿权子过来收拾他!到时候,我让这小子一颗牙赔你100万!要不然,他今天别想活着离开这!”

    “哥,你老提那个权哥,权哥到底谁啊?他上次来的时候太他妈威风了!身后面还不得有100多个小弟啊!”一个打着耳钉的男人问道。

    “你连朱权都不认识?”韩宙没好气道,“他是天河帮四龙之一!也是我的兄弟!当然牛逼了!100多小弟,那算少的!他要是把人叫起了,三四百都不止!一会儿你们擦亮眼睛给我看着吧!”

    “卧槽!天河帮?朱权?”耳钉男大惊,道,“哥,你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了!天河帮那可是天州最牛逼的帮派啊!哥,你的人脉太宽了!”

    “哼,小子,跟着我好好混吧,以后不会亏待你!”韩宙面露凶光,冷冷道,“那个娘们不是打了我两拳吗?今晚我要让她痛快两次!还有打小亮那小子,我今天会让他生不如死!哎,对了!有个娘们看上去好眼熟啊?”

    ……

    时间过了将近20分钟,韩宙的身边突然间停了十多辆车,从车上下来了一群男人,他们一个个腰间别着家伙,面露狰狞之色。还有不少人则顺着小河边跑了过来,也来到了韩宙的身后。

    这时,一个身材略高、瘦削的男人快步走到了韩宙的面前。这男人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眉毛很粗,长相很一般。他冲着韩宙微微点头,说话非常客气:“宙哥,我来了!权哥今天开堂主大会,来不了了。他让我跟你说声对不起,改天约你一起玩!”

    韩宙点了点头:“田楠,你来了我也放心了!”

    朱权是天河帮的堂主,田楠是他的心腹和副手,此人办事凶狠,下手毒辣不计后果,是个狠角色。韩宙和他关系不错,曾经安排过他跑路。

    田楠扫了一眼面前的哈尼酒吧,不由冷笑了一声,问道:“哥,是这个酒吧吗?”

    “对!”

    “呵呵呵!”田楠冷笑了两声后,猛然间一挥手,“兄弟们,给我砸!”

    田楠的小弟们听到号令后,顿时从腰间拔出了棍棒,如同豺狼一般涌向了酒吧门口,都轮起了手中的棍棒!

    韩宙的脸上浮现出了志得意满的笑容,道:“呵呵,敢他妈打我?真是找死,真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的!今天老子要是不把你们弄死,老子就不姓韩!”

    韩宙很狂妄,声音很洪亮。洪亮的声音顺着空气传出去,数十米开外都能听到。

    而就在此时,他的身后传来了回应:“不姓韩?那就姓狗吧!疯狗的狗!”

    韩宙顿时瞪大了眼睛:“谁他妈说话呢?”

    “我!”不远处,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快步朝着韩宙的方向迅跑过来,这少年身穿着烟色的练功服,几乎和夜幕是一样的颜色。他长得十分帅直,脸上写满了坚毅,身材则十分结实。

    田楠看到来者不善,握着砍刀冲向了这人,不由分说就是一刀:“哪来的王八蛋!去死!”

    年轻人冷傲的笑了两声,道:“就凭你?”

    年轻人并没有闪避,只是在刀子即将落在自己身上的一刹那,飞起一脚,狠狠地踢在了田楠的手腕上!

    只听见“咔嚓”一声,田楠的手腕瞬间扭曲!

    “啊!”田楠惨叫了一声,差点跪在地上!

    这年轻人,又是一记重腿踢在了田楠的左肩上!

    田楠的身体横飞出去十多米,重重的砸在了五六人的身上,连同这五六人一起跌倒在地!

    此时,田楠的两条胳膊都抬不起来了。他气喘吁吁的指着年轻人,突然间双眼一泛白,疼晕了过去!

    韩宙也看呆了,一时间吓得语无伦次:“操!这他妈谁啊?这么能打?弄、弄死他!快!弄死他!”

    众小弟看到自己的副堂主被打得晕死过去,顿时狂怒。这群人嗷嗷叫着冲向了年轻人,很快把他包围住了!

    年轻人上下打量着他们,顿时轻哼了一声,言语中充满了嘲弄:“就这点人?上吧,我热热身!”

    众人见过狂的,可没见过这么狂的,一时间愤怒的杀上去,一通刀砍斧劈!

    然而,这年轻人双腿左右开弓,那两条腿如同金箍棒一般结实,把一个个家伙都扫得筋断骨折!

    韩宙彻底傻了眼:“操!保护我!快保护我!”

    韩宙的身后的小弟被这个年轻人打得七零八落的时候,哈尼酒吧门前也是一片热闹,一个身穿烟白条衣服的光头带着一群身穿同样衣服的小弟照着天河帮的小弟们一通暴打!这群人的功夫很高,一个个拳脚很硬,三拳两脚就把这群小弟全都打得哭爹喊娘!

    韩宙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妙。别看他们人多,可人多和战斗力强悍与否只见没有必然联系,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这些人如同蝼蚁一般脆弱!

    没多久,天河帮的小弟们被打得爬的爬,跑的跑,没有一个占到便宜!

    韩宙想跑都来不及了,光头小弟带着一大群人把他团团围住了。

    而那少年则踩着一群天河帮小弟的身体,快步来到了光头的面前,和他击了掌:“呵呵,搞定!”

    光头小弟冲着他竖起了大拇指:“兄弟,你的功夫又进步了不少。”

    “六哥,你也是。”少年笑道。

    “这还不是兄弟你教的好?”光头小弟笑道。

    光头小弟正是白五爷身边的心腹小六,而这少年则是被罗非带到了天州的陈火。过去的一个月的时间,陈火早已养好了自己的皮外伤。罗非把陈火暂时借给了白五爷,让他训练自己的兄弟们,让光头小弟等人都受益匪浅。

    韩宙看到这两个人自顾自的闲聊,根本没把他当一回事,顿时暴怒:“操!你们敢看不起我?知道我是谁吗?”

    光头小弟只是扫了他一眼,就不由冷笑了一声。突然间,他扬起了手臂,一巴掌拍得韩宙踉跄倒地:“我管你是谁?!老实待着,敢乱动一下!老子要你好看!”

    韩宙的嘴里哗哗流血,气得火冒三丈。他在家里娇生惯养,这辈子没挨过打,今天却让他尊严扫地。他指着光头小弟怒骂道:“有办事把那个男的叫出来!我他妈要弄死他!”

    “你省省吧!非哥没时间搭理你!等非哥和漂亮姐姐们打完球,自然会出来的!”光头悠悠一笑,不再理会韩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